《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上午,先是“明白人”分别给自己和曲刚打电话,过问彬彬有礼的事。听当时“明白人”的说辞,似乎并不知道连彬已经落到了警方手里。那么对方的消息来源,就很耐人寻味了。而且“明白人”也不失时机的,挑拨着楚、曲二人的关系。
  “明白人”为什么要如此上心此事,为什么要频频施压呢?他到底是代表谁?又是替谁说话呢?当时就有一个个疑问涌上楚天齐心头,楚天齐也给出了答案,但却没有一个是经过确认的最准确的。
  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杨天明汇报,县政法通知开会。杨天明只说对方告诉了开会时间,也要求了参加开会人员,但会议具体内容却只之为提。今天早上进入会场,也没有看到会议室LED屏上打出的会标,只到会议开始,主持人提出主题的时候,楚天齐才知道是关于“文明执法”。看当时人们的反应,似乎大部分参会人员提前都不知道会议内容。但楚天齐觉得时间很巧,主题也似乎很巧,不禁多了一些联想。

  会议前半段,楚天齐仅是怀疑,怀疑这个会可能是针对公丨安丨局开的。现在萧长海明确点出了“匿名举报信”、“抓人”等字眼,那事情就如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从萧长海的用词、语气可以看出,这个会议分明是在替彬彬有礼“申冤”,所谓主持正义的“包公”那就显而易见,非萧长海莫属了。
  可萧长海为什么要公开和自己唱反调,为什么要专门针对这件事,针对自己呢?
  去年发生“六.五案件”后,萧长海曾拿乔丰年被打一案说事,召集了小范围的政法会。在那次会上,萧长海不点名的指责公丨安丨局不作为,其实就是否定楚天齐的工作,当时楚天齐也很不客气的进行了回击。那次会议,看起来萧长海是替曲刚推脱责任,但曲刚是牛斌的人,牛斌和萧长海的关系又不睦,这解释不通。赵伯祥倒是和萧长海走的很近,可萧长海说的事,和赵伯祥又没什么关系。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骂萧长海抽风。

  从那次会议后,萧长海没再故意找楚天齐的茬,平时两人关系也不远不近。上次在参加完萧长海儿子婚宴回局里的途中,楚天齐遇到了突然袭击,事后萧长海还专门上门,借公丨安丨局的酒给自己压惊,两人之间曾经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可这还没几天,怎么他萧长海又抽风了?是他和彬彬有礼有某种关系,还是他在替别人出头?他萧长海和“明白人”又有没有某种联系呢,联系的纽带会是什么?

  “哗”,一阵热烈掌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楚天齐也赶忙机械的拍了几下巴掌。
  掌声停歇,楚天齐以为会议已经结束了,便合上笔记本,想着等萧长海出去后,自己也马上离席。
  “同志们。”萧长海的声音又忽然响起。
  楚天齐赶忙收住即将起身的态势,重新翻开了笔记本。
  萧长海的声音继续着:“‘文明执法’是需要我们政法人长期坚持,一以贯之的执法要求,但现在我们某些部门在某些方面出现了偏差。有偏差不可怕,但必须要正确认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必须要努力及时改正。因此,政法委决定把四月份做为‘文明执法强化月’,到时政法委会进行抽查或考核。要求政法口所有单位,从现在开始进行自查自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用伟人曾经说过的话做为今天的结束语——‘人不怕犯错误,改正就是好同志’。散会。”萧长海说完,当先起身,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注意到,萧长海在离开会议室时,看似无意的扫了自己一眼。但他并没在意,而是收拾好笔和本,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刚一下楼,曲刚快步追了上来,低声道:“局长,这是连续施压啊!”
  “哪又如何?”反问过后,楚天齐又道,“加紧审问。”
  曲刚点点头,说了声“明白”。
  停止说话,两人向停车场走去。
  自从三月十二日“文明执法专题会”后,公丨安丨局认真传达了会议精神,要求各室、科、队、所进行自查自究。
  三天后,各种自查自究的汇报材料报到局办公室,办公室又请楚天齐过目。楚天齐发现,材料上的内容全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根本就不叫事。比如:某次和百姓交谈时,说话稍微冲了一些,以后要努力改正。比如:见到领导,没有很好使用礼貌用语,以后要尽量称呼“您”,而不是“你”。再比如:假期加班,也偶有怨言,以后一定要加强“三观”教育。

  看了这些东西,楚天齐不禁好笑,好笑这些纯属就是应付差事。如果下面部门这样应对自己的要求,楚天齐早就给对方打回去,要求重写了。可这次他没有那么做,也没有生气。而是在局里做的自查自究报告中,又添了一些表决心的口号,要求办公室重新打印后,报到法政委。
  之所以这样对待这次“文明执法专题会”,并不是楚天齐对“文明执法”不重视。其实他自从上任公丨安丨局长那天起,就要求必须严格执行“文明执法”,而且还因此重罚了两起违反的事例。他自认许源县局文明执法水平,在全定野市公丨安丨系统也是很高的,在许源县政法系统更是遥遥领先。
  楚天齐这次的做法有些玩世不恭,这并不是他做人做事的风格,但这次他就这么做,就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萧长海竟然两次用党赋予的权杖,行私心之事,那我楚天齐就要让你知道,大家都不是傻子,不要弄这些小儿科。
  同时楚天齐也是变相警告对方:党给你萧长海的权利,是让你行法治之事,为依法治国做出应有的努力,而不是让你假公济私,带头搞坏风气。
  杨天明刚刚离去,曲刚就来了。

  看看屋子里没有别人,曲刚直接坐到对面椅子上,说道:“局长,那个连彬有恃无恐啊,很嚣张。不时拿什么省重点文化企业唬人,还讲出个别省领导的名字吓我们,说我们会吃不了兜着走。对于非法兼并一事矢口否认,还说他只是法人代表,具体事情有董事长、总经理负责,即使要问,也应该问他们,而不是错抓他这个法人。”
  “好多人就那样,总是拉大旗做虎皮,张牙舞爪吓唬人,其实就是外强中干,心里发虚。”楚天齐一笑,“他还说抓他抓错了?真是笑话,他是法人代表,不找他找谁?下面所有人可都是在给他连彬打工呀。至于他是不是傀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谁让营业执照上的名字是‘连彬’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