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9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该副局长忙不迭地点头。这时,一直不说话的罗贯中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梁书记,你这话说完了吗?”
  梁健朝他看过去,微微笑道:“罗副省长,我接下去要说的这第三件事,我想你应该也会感兴趣的。”
  罗贯中应该猜到他想说什么,眉毛一挑,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说出去的话可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梁健也挑了挑眉,道:“多谢罗副省长关心,我梁健说出去的话,从来都不会想着收回来。”此刻两人间的火花,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罗贯中盯着梁健哼了一声。梁健转过头,面向在场众人,接着说道:“这第三件事,想必大家也有耳闻,那就是娄山村地陷的事情。”
  说到这里,梁健扫了眼全场,大部分人都竖起了耳朵,眼里都有好奇。
  “这次的事情,主角是娄山煤矿的董事长胡东来。目前胡东来已经被控制在公丨安丨总局内。胡东来没有任何正规手续,私自在娄山村地底进行作业,导致娄山村发生严重地陷。虽目前来看,娄山村内并未发生什么伤亡,但胡东来的此次作业范围很大,整个娄山的面积都可能会受到影响,因此在未排除风险之前,目前禁止任何人员进入娄山范围。胡东来这一次的行为影响十分恶劣,必须严查严惩,不可姑息!”梁健说完后,扭头看向旁边的罗贯中,道:“罗副省长,我听之前去抓捕胡东来的警员说,他们去抓捕胡东来的时候,您正和他一起在九号公馆,是吗?”

  梁健这话音落下,有些不太明白其中道道的,都有了些窃窃私语。而有些十分清楚这其中利害关系的,都静静地坐着,只听不看。
  罗贯中目光一冷,问:“怎么?梁书记这是打算要连我也一起抓起来审审吗?”
  梁健道:“怎么敢?我只不过是想问问,我听说罗副省长和胡东来的关系一直不错,难道他就没跟你提过这件事?”
  罗贯中没有马上回答梁健这个问题,似乎梁健没有将娄山村地下有古墓这件事给披露出来这一点让罗贯中有些意外,让他原先的准备有了偏差。他冷着脸,沉默了几秒钟后,冷然回答:“有跟我提过。”
  罗贯中毫不避讳地承认,让梁健有些意外,但也不算太意外。场下不少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嗡嗡地说个不停,等待着梁健和罗贯中之间更加激烈的交锋。
  梁健盯着他,并没有急着往上接。他在脑海里盘算着,罗贯中到底打算以怎么样的借口来为胡东来开脱。
  两人纷纷地沉默,让会场里的众人都跟着有些紧张起来,大家也都沉默下来,等待着更加精彩的后续。
  -----------------------------------------------------------------------------------------------
  今天第二章
  这好像是一场博弈,罗贯中和梁健都在等着对方先沉不住气,先露出破绽。但,令人意外的是,先沉不住气的,竟然是余有为。
  余有为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要我说,胡东来这次的事情,说不定是有什么误会呢!梁书记心忧百姓是好事,但要我说,做事情还是急了点。这次娄山的事情一出,什么情况都还没查清楚,您就带着人去把那里给围了,还把所有人都给带了回来。这确实有些冒失了。就算胡东来真的有问题,您这不是打草惊蛇吗?而且,现在娄山村这几十号村民就关在下面的会议室里,要是相安无事倒也还好,要是闹出点什么事,那可又是一桩麻烦事。这娄山村的村民,也都不是善茬,这一点难道梁书记您不清楚吗?”余有为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脑海里想起了梁健第一次到太和来时,娄山村村民给他的那一份大礼。顿时,下面的人就交头接耳起来,像是有一百只苍蝇一下子飞了进来,嗡嗡地作响。

  这余有为素来和梁健都不是站一边的。今天罗贯中就坐在面前,他还不可了劲地逮住机会就要踩着梁健奉承一下这副省长。
  余有为如此毫不遮掩的踩低捧高,有人为梁健打抱不平了。纪委书记禾常青咳了一声,那一百只苍蝇瞬间落了地,会场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禾常青这才开口说道:“余部长这话说得有些不太对,梁书记之所以将人全部撤离出来,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这位娄山煤矿的董事长胡东来在娄山村地底作业的行为,无论其中和我们太和市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这一次娄山村的地陷是不可争议的事实。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继续作业,很可能会导致娄山村周围随时发生更大的塌陷。如果这个时候还不及时把所有人都撤离出来,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那是我们谁都没办法承担得起的责任。所以,我是赞成梁书记的做法的。”

  余有为被禾常青说得哑口无言,毕竟就想禾常青说得,娄山村发生地陷这是既成事实,谁也没办法睁眼说瞎话,说这件事不存在没发生,既如此,谁也没办法肯定会不会有下一次的地陷发生,也就是说,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如果发生问题他来承担这个责任。包括,余有为。
  但余有为是个老狐狸,又怎么会轻易认输。他立即就转移了重点,道:“梁书记转移村民,封锁娄山村周围这我没意见,但把村民都关在我们这市政府大楼里这一点我觉得十分不妥。我们大家都清楚,这娄山村村民,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刁民。这些年,闹过多少事。这一次的事情又和娄山煤矿有关,万一他们要是闹事,伤了我们楼里的工作人员,那也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和十分沉重的责任啊!”

  梁健本不想搭理他,他今天的重点是罗贯中。但余有为像是一只苍蝇,时不时就要出来在梁健面前飞几圈,还发出难听的嗡嗡声,让人心烦。梁健忍不住,开口接过他的话,道:“余部长,我要纠正你两点。第一点,我并没有将村民关在我们大楼里,只是暂时安置在我们的大楼里。娄山村那边已经不安全,加上这次的水患,政府方面已没有多余的人力和物力来对他们进行妥善安置,所以将他们留在这里,也只是权宜之策。当然,余部长如果有更合适的安置地点,你现在说出来,我可以立马让人把他们全部都转移过去。第二点,娄山村的村民也并不是刁民。他们确实在之前做了许多看似不讲道理的事情,甚至我上任那天坐的车目前还在娄山村。但很多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他们如今看似刁蛮的行为背后,到底是什么因造成的,我相信今天在座的人心里都有个数。这里我也就不多说了。对于我这两点解释,余部长还满意吗?”

  梁健盯着余有为,余有为呵呵一笑,道:“梁书记解释得很清楚,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时,罗贯中终于忍不住了,沉声说道:“我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梁健,我给你的时间也够多了,那么现在请你出去,好好整理一下你自己的仪容吧。”
  梁健没动,转身看向罗贯中,道:“罗副省长,既然胡东来跟你提过他的人在娄山村地底作业的事情,那您是不是应该给个解释?”
  日期:2016-07-18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