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1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我认识他哥,晋省距离这里不远,我打了电话,他们明天就能赶过来……”吴二宝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看来这矿老板并没有发现尤小乐的死因,而剧本也正按照他们规划的套路在走着。
  “那行,你给尤小乐的哥哥打电话吧,另外你们几个这几天都不要上工了,工资按双倍发……”
  处理起这一类的事情,梁大平算是轻车熟路,回头他会让财务准备一笔现金,等尤小乐的哥哥来了之后,把那些现金堆到他面前,梁大平不相信尤小乐的哥哥会不动心?
  “谢谢老板,尤小乐可是个苦命孩子,您一定要让他走好啊!”吴二宝很努力的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在梁大平的宽慰下,带着那两个年轻人走出了房间。
  “徐工,找个车把那个叫吴二宝的给送出山吧……”
  在吴二宝等人离开之后,梁大平对徐工说道:“这会天色晚了,你交代下司机,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别这件事还没解决又出了事情,另外让司机在外面等一天,顺便把死者的哥哥给接过来……”

  “我晓得的,你放心吧……”徐工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老板,这次要赔多少钱?”
  “按照事故标准来赔偿吧,回头我给财务打个招呼,马上就过年了,别再折腾事了……”梁大平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在年前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所以梁大平也想快刀斩乱麻的给解决掉,否则这个年怕是都过不素净。
  “好,我明白了,老板,我先安排那人出山吧……”
  徐工点了点头出了房间,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主管矿上安全工作的一把手,徐工也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把后续问题给解决好。
  “方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走,咱们去小食堂先吃点东西吧……”回过头来,梁大平看向方逸,说道:“几位别嫌招待不周,等明儿出山了,我请几位好好品尝一下咱们晋省的美食……”
  就算今儿方逸他们不来,梁大平也是准备到城里去的,毕竟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正是他跑关系的时候,别看梁大平身家雄厚,但方方面面他都要走访到,甭管遗漏了哪一家,那明年一准会被找麻烦的。
  看到徐工走了出去,房间里就剩下他们几个人之后,方逸忽然开口说道:“梁老板,吃东西不急,不过你处理这件事的方式,我有些不赞同……”
  “嗯?方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眉头一挑,从一个生意人的角度而言,在矿工自己操作不当出现意外伤亡之后,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换成个黑心的煤老板,怕是连死者家属都不会通知,直接扔煤炉子给火化完事。
  “我的意思是,梁老板你应该报警,而不是私下里赔钱……”方逸开口说道。
  “报警?”

  梁大平闻言嘴角撇了一下,看了一眼方逸,耐住了性子说道:“方先生,按理说死了人我是应该报警的,不过这次死亡是意外造成的,不算事故,如果报警的话,我的损失会很大的……”
  梁大平处理这一类的事情多了,他知道只要报了警,各级安全部门立马会闻风而来,别管是意外还是事故,自己这煤矿首先就要进行安全自检,别说年前了,怕是年后都甭想开工。
  且不说这些天停产整顿的损失,就算是事故原因搞清楚了,煤矿的责任不大,那梁大平也要真金白银的给各级部门上点供,光是这些钱,估计就远远超过对那死者家属的补偿了。
  俗话说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也是很多私人煤矿宁愿赔钱也不愿意走官的原因,梁大平也是如此,明明只需要花费几万块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他没必要上赶着往里面砸个百十万啊。
  方逸看着一脸激动的梁大平,缓缓的说道:“梁老板,如果那个死者,不是死于意外或者是事故,而是因为别的原因死亡的呢?”
  “别的原因?什么原因啊?”
  梁大平闻言怔住了,一时半会居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可是亲眼见到了那人头上的伤势,这明明就是被石头给砸出来的嘛,话说在地底几百米的深处,坑道里的确是经过会脱落下来一些大石的,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意外。
  “他的后脑,有钝器打击的痕迹……”
  方逸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想要抓住尤氏兄弟和吴二宝这些人,方逸需要梁大平的配合,所以在屋内没有其他人只会,方逸将自己的发现给说了出来。
  “什么?那……那人是被打死的?”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只感觉一丝凉气从心里油然而生,在这炉火烧的很旺的屋子里,他竟然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
  梁大平当初从一个下井挖煤的穷小子,奋斗到了现在的亿万身家,可以说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但从方逸口中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这并非是梁大平胆子小,话说干煤矿这行当,谁手上都不会太干净的,梁大平抢下这连山煤矿,那也是付出过血的代价,这些年见多了因为矿难而死的人,按理说死上这么一个人,梁大平是不会如此震惊的。
  但梁大平当年也是从井下挖煤过来的,他深知在地底几百米人心的那种紧张和惶恐不安的感觉,所以在工作的时候,矿工们往往都会将身边的同伴作为一种依靠,就算是只能听到同伴的声音,都能慰藉到他们那孤寂的心。

  所以遇到有人在井底杀害自己的同伴的事情,梁大平真是从心底发寒,他并不是怕死人,而是害怕那下手杀人的凶犯,这究竟需要多狠的心,才能对同伴下如此毒手呢?
  “方先生,您能确定,那人是死于他杀吗?”一阵血气涌上了梁大平的面孔,害怕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愤怒,如果方逸所言是真的话,梁大平恨不得能将那几个人给活埋掉。
  干了这么多年的煤矿,在方逸点破了那人的死因之后,梁大平自然一下子就想到了他们杀人的动机,无非就是想利用死人从煤矿上骗到一笔钱,而要是没有方逸这句话,那几天之后这些人就能得逞了。
  “确定,不仅后脑有钝器打击的痕迹,右眉骨上也有一处……”方逸点了点头,他刚才检查的很认真,旁人看不出来的东西,放在方逸眼中却是无可遁形。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我要宰了这几个王八蛋!”梁大平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也顾不得在方逸等人面前装斯文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就要往外走。
  “哎,我说梁老板,你可别冲动……”方逸一把拉住了要往外冲的梁大平,开口说道:“梁老板,事儿可不能按你说的办,要不然你可是也犯法了……”
  方逸之所以等徐工找人送吴二宝出山再说出来这件事,就是想看看究竟是谁扮演死者家属来到煤矿,到时候就能将他们给一网打尽了,否则现在出手,一准会打草惊蛇被外面的人给跑掉的。
  “奶奶的,不宰了他们,我也要先打他们一顿啊,哎,方先生,你倒是放开我啊……”
  日期:2016-11-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