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2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桃木剑,就算是你贯足了劲气,恐怕也只能打得对方身受内伤,而并不能够夺人性命吧?都这个时候了,茅山还这般讲究,让我感觉到这天下之间的顶尖道门,未免也有一些太过于托大了。
  果然,在最开始的混乱之后,这边的人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刚刚跟着我一起过来的那帮迷彩男显然是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家伙,在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枪口扬起,然后朝着来人射击。
  砰、砰、砰……

  枪声大作,连成一片,我瞧见一瞬间就有四五个身穿道袍的茅山弟子栽倒在地,其中不乏又被爆头者,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在夜空中绽放,显得格外娇艳。
  啊……
  我听到有一声娇喝,却是茅山人群之中传出来的,却见到一个女子捂着胸口,一边痛叫,一边与其中一个全副武装的敌人扑倒在了一起。
  那女人论起修为来,绝对算是一流高手,只不过手中的桃木剑虽然伤到了几人,却并没有致命,反而给好几人缠住。
  近身交战,除了手枪,便是军刺。

  眼看着被围住,她也是发了狠,双手之中竟然有火焰冒出,将对方给染成一团火焰,然而就在这翻滚的时候,却给一枪打进了脑袋去。
  那子丨弹丨从后脑勺进入,前面出来,巨大的动能将她还算是姣好的脸翻滚扭曲,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这个人,我仿佛认识,叫做程莉来着,是传功长老萧应颜的师妹,现如今在秀女峰中,算是一号人物。
  我当初被审判的时候,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记忆中她的人还是挺不错的。
  而现如今,她却在一枪爆头之后,化作了一具没有任何意思的尸体。
  同样的场面还有不少,圣光日炎会在炮组阵地外围处布置了不少的人,在经历过了最开始的混乱之后,恢复了秩序,开始有力的回击起来。
  难道茅山就派了这么些人来,就准备拿下阵地?

  我心中好奇,犹豫着要不要出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猛然一甩手,立刻就有四五个圣光日炎会的家伙翻腾倒地,而这个时候,我也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劲射到了我的跟前来。
  这是……无影剑?
  我猛然一转身,避开了这一剑,却见我身后的地上,被那劲气轰出了一个浅坑来,末端处,还有黄色符纸燃烧之后的灰烬。
  的确是无影剑,那么袭营的人,想必就是茅山宗武力强大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咯?

  我抬头望去,却见有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落在了炮阵前方,道袍飘飘,脸色冷峻,身边还有六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古拙老者,他们每个人的灰色道袍之上,都刺着“道法归尊”的是个锦绣隶书,面容古拙,胡子眉毛几乎都连在了一起,须发俱白。
  来的人并非只有刘学道一人,还有刑堂六老。
  茅山显然是动了真格。
  这七人的加入,使得原本趋于平静的场面变得十分混乱,其中的一组炮兵阵地给游走不定的刑堂六老给直接掀翻,正在操纵得火热朝天的炮手和协同人员,直接变成了碎肉无数。
  胜利的天平仿佛在朝着茅山倒下的时候,突然间旁边传来了一阵狂笑声。
  这是好几人在笑,随后有人得意地说道:“原以为留在这个鬼地方,会捞不到什么好目标,却没有想到,刘学道和他的六条老狗出来了,哈哈……”

  又有人说道:“老狗,不错,这名字好——观明端靖天、太安皇崖天、太焕极瑶天,三位剑主,不如杀了他们,炖狗肉吃?”
  前面那人笑了,说是极,白衣秦归政,要说老谋深算,还是你们这帮人啊……
  说罢,奋力往前冲锋,势不可挡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和他身边的六老被三个人给挡住了。
  这三个人带着一副白色面具,除了狭长的眼缝之外,别无它物。
  这是一张脸孔的面具。
  三个无面人,三把长剑,宛如高山一般,拦在了茅山宗刘学道的跟前。
  而在另外一头,有一个身穿白色儒衫的男子,玉树临风,朝着这边遥遥往来,在他的身边,有三十多个身穿传教士长袍的家伙,全身黑色,将头都给罩住,看不出模样来,不过在一时之间,全部都口念咒诀,无数梵音缠绕,连成一片,却是将此间封锁。
  “唵、帕摩、无许尼夏、毕玛雷、吽呸……”
  无数的咒诀连成一片,整个天空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而一晃神之间,刘学道与刑堂六老已经跟前面的三位无面人交起了手来。
  这三位无面人,应该就是那神秘的剑主。
  我见过这帮剑主的手段,也与其交过手,甚至还斩杀过,不过大部分时间是瞧见他们身单影只,而很少有一同出现的,而即便是一同出现,也没有瞧见过他们联手。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三人联手,漫天都是剑影,尽管我在侧面处,却也感觉得到那惊人的凌厉。
  几乎是三四招会后,第一个人倒下了。
  那是一个刑堂六老之一,我记得他的模样,因为当初我就是被这些人给擒住的。

  细碎的长剑将他的身体刺成了筛子,而且还是来自于不同的剑。
  很恐怖的剑法。
  三位剑主不但将刘学道和刑堂六老给挡住了去,而且还死死压制,不断杀人,而这边的白衣秦归政,手下有九人越众而出,手中居然拿着火剑,冲向了刘学道一群人,断其后路,而其余一同参与攻击的茅山弟子,则被分割成了不同的战团,各自为战,乱成一团。
  我瞧得触目惊心,就在这时,肩膀被人猛然一撞,有一个满脸迷彩的家伙冲着我吼道:“八格牙路,你愣着干嘛?Fuck!”
  我回过头来,止戈剑陡然出来,怒吼道:“去你大爷!”
  “去你大爷!”
  面对着这个看我不顺眼、不作为的家伙,原本就瞧得一阵眼热的我终于按耐不住了。
  直到此刻,我方才明白为什么屈胖三一听说茅山有难,就毫不犹豫地带着我过来,因为即便是茅山有这样或者那样让我不喜欢的地方,但就如同你和你女朋友冷战一样,双方互相伤害,怎么样都行,但别人跑过来上她、其辱她,那就没别的说法,必须干。
  我回过头来,止戈剑陡然斩出,将这家伙的头颅直接斩飞而起。

  大概是我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了,那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飞起来的头颅表情依旧保持着愤怒,面目狰狞,瞧那模样,却是东亚人种。
  八格牙路——日本人?
  我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想法,接着没有半分犹豫,端起手中的自动步枪,朝着周围的同伴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热兵器收割生命的效率,终究还是比冷兵器强上许多,特别是在这个时候,因为整个场面的聚焦点都在三个无面人、白衣秦归政和他手下的黑袍火剑士,以及茅山刑堂一伙人身上,导致圣光日炎会的人,大部分人都是背对着我的。
  许多人一直到了生命的尽头,都不知道为什么子丨弹丨会从身后射进了,轰的一下,自己就死了去。
  日期:2016-11-1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