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7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询问之后,叶翩翩却对我摇摇头,开口说,“我们按照你说的方法,的确开启了火神庙,但我们研究了几个月之后,最后爷爷让我先回来,只带了几个天师境界的人进去了……就是我准备回来的时候,林虎忽然从火神庙里钻了出来,爷爷他们问清楚情况后,就让我带着他回来了……本来我是要送他回开封的,但他非嚷嚷着来找你,我没办法才带他来的。”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阵气馁,火神庙依然还是个未知之谜。看来只有等李老爷子出来之后,找机会问问他看。
  又聊了一阵现状,胖子听说我准备离开深圳,就盛情邀请,让我去开封跟他一起待段时间。
  原本我的打算是,离开深圳之后,随便找个地方静心修行,等点穴境界圆满之后,再想办法联系叶翩翩,看看能否弄到足够的曜石供我冲击识曜境界。现在胖子如此提议倒也正好,我略一思索就答应了下来。
  此时已是深夜,我联系前台又在隔壁开了个房间,让叶翩翩住过去,胖子则是跟我挤在一起睡了。
  等叶翩翩离开之后,胖子这家伙贼眉鼠眼的走过来,使劲儿锤了一下我的肩膀,审问的语气冲我说,“三娃,你这小子,从小就是闷声发财的性子,说说,你啥时候跟叶翩翩勾搭上了?”
  我靠在床上,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叶翩翩这种大美女,我就算想勾搭,也得有本事勾搭上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搭上她的?”
  胖子一撇嘴,“你就扯吧,我跟叶翩翩可是老相识,我可从来没见她跟哪个男的说话超过五句的,就刚才跟你说的那么长一段,她跟我都没这么聊过。更别说最后解释她带我来这里的原因那几句话,欲盖弥彰的也太明显了。”
  他这一说,我倒是愣住了,其实刚才叶翩翩说话的时候,我心里也觉得有些古怪。依照叶翩翩以往的性格,是断然不可能跟我解释这么多的。
  话题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转移了话题,问胖子说,“你在火神庙里真的一直在昏迷中。什么都没察觉到?”

  胖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显然是察觉到了我转移话题的意图,不过还是回答说,“是啊,就跟睡了一觉一样,眼睛一闭一睁,一年就过去了,我心里也有点渗的慌。”
  我点点头,斟酌了一下语气,才又开口说,“胖子,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跟我说过,你怀疑林叔还活着的事?”
  胖子他爹那事很诡异,而且牵扯到红影子和当初的那个地宫,即便是叶翩翩,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所以刚才当着她的面我一直没提这件事,直到这时候才说起来。
  胖子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坐直了身子,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我点点头,把当初重返火神庙,遇到他父亲,以及之后交谈、他父亲试图进去救他的事全部讲述了一遍,只是说到他父亲通过那个火圈进到火神庙里面的事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出来。
  胖子跟我从小一起长大,他的性格我清楚,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但他遇事儿的时候却最较真,要是他知道了林叔为了救他进了火神庙,现在却未一起出来的话,恐怕会冲动的立刻再跑回去。所以这事绝对不能现在跟他说,还是等等,看李老爷子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到时候再看情况决定是不是告诉胖子。
  听了我的话,胖子腾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拉着我急匆匆的问,“你说的是真的?你亲眼看见我爸还活着?”
  我肯定的点点头,胖子更激动了,自言自语一般又说,“他去火神庙救我了?可我出来了,他人呢?三娃,他该不会是把我救出来了,自己却没出来?”
  说完,他面色大变,烦躁的直接从床上走下来,不停的抓着脑袋,“三娃你咋不早告诉我?不行,我得回去找他。”
  一边说着。他直接拎起外套就往外面走,我赶紧一把抓住了他,匆忙劝道,“你别急啊,林叔当时就是那么一说,后来我这边出了点变故,就没再跟他联系上,究竟去没去我也不确定,但你想啊,林叔只是咱们村里的仵作,就算真找了过去,连引出火神庙都难,更别说进去了。”

  我这么一劝,胖子才终于冷静了下来,站在那里想了半晌,叹了口气,重又坐了下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刚才没把后面的事说出来,否则的话,现在肯定拉都拉不住他。
  趁着他有所松动,我赶紧又劝他说,“反正李爷爷他们现在已经进了火神庙,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咱们过去问问他,里面啥情况自然就清楚了,就算林叔万一真进去了,你要去寻他,至少也得等到李爷爷回来再说。”
  胖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经过这事之后,胖子虽然没再冲动,但人却消沉了不少,也没再说话,闷声躺下去睡觉了。
  我也躺了下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就眯着眼回想火神庙一行,忽然想起了当初火神庙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那个叫做白灵的女人的古怪举动。我忍不住问胖子醒来之后有没有察觉到白灵的踪迹。
  当初胖子跟白灵的关系走的挺近,听我一问,他立刻回答说,醒来之后,他在四周寻找过,除了他自己之外,根本没发现其他任何人的踪迹,说完他还有些奇怪的问我,为什么会想起白灵。
  这回我倒是没隐瞒他,把他们消失之后,那银瞳石像人出现,和接下来白灵的古怪举动告诉了他。
  胖子瞪大了眼,愣了老半天。才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疑惑的说当初真没看出来,白灵这人也不简单。
  接下来我俩讨论了半天这件事,但却没什么头绪,最后夜深睡下不提。
  第二日,我简单收拾了东西之后,跟胖子和叶翩翩一起,正要打车往车站去,但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徐子鱼的电话。
  电话里,徐子鱼告诉我说,她已经把自己的事物处理完了,而且也联系到了正一教龙虎山的人,对方同意接纳她皈依龙虎山。此时她正往江西赶过去,说是想在进龙虎山之前,跟我见一面。
  从认识徐子鱼以来,她好像被命运诅咒了一般,各种不幸接踵而至,而这所有的不幸当中,有部分是瞳瞳的原因,还有部分是我的原因,听到她略带乞求的话语,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我跟叶翩翩和胖子商量了一下,改了行程,先往江西去了。

  去往江西的路上,胖子跟我聊起了龙虎山的事。
  早先他跟我说过,他师门是开封占验派。道教按修行学理,划分有诸多流派,其中最大的两支为正一和全真,其中正一教便以龙虎山天师教为尊,主修符箓之道,而全真教属丹鼎派,主修金丹。
  日期:2016-07-1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