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9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好苍蝇遇上狗,秦书凯正心有所想,吕嘉怡就主动送上门了,这让黑夜中的男人一下子显出几分亟不可待来。
  吕嘉怡今晚的确是有事要跟秦书凯商量,这电话里还没说两句,那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好在,听他那话里的意思是马上就到自己的住处来,因此只能对着电话莫名其妙的摇摇头,转身换上自己满意的睡衣候着。
  半小时的功夫,秦书凯到了,吕嘉怡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就赶紧把门打开,今晚她要跟秦书凯说的事情,一时半会还没想好从哪里开口呢,正好他来了,总要把两人说话的气氛搞的融洽些才能开口。
  秦书凯带着满身的酒气,一进门就把女人搂在怀里上下啃起来,吕嘉怡心里有些许嫌弃,见秦书凯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也不好拒绝,只好半推半就的顺着他的意思,两人退着步子来到客厅的沙发前。

  眼前背后有了垫底的东西,男人趁势大胆起来,索性伸手扒开女人的衣服,想要先来个痛快,把心里憋着的一团火给熄灭再说。
  吕嘉怡伸手挡住说,别,别,我这还有正事要跟你说呢。
  此时的男人,哪里还听得清女人到底要跟自己说些什么,顾不得女人到底是何感受,在男人的眼里,这泄欲的工具就躺在眼前,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用力的撕扯和阻挠之间,女人渐渐处于弱势,也是,一个女人哪里是一个壮年男人的对手。
  男人总算是得手了,三下五除二就把女人身上的武装全都卸除干净,一边往下扒拉的时候,嘴里还一边抱怨着,这在家里,还穿那么多的负累干什么?
  天地良心,为了让自己能顺利住男人的眼球,今天的吕嘉怡除了里头的三点外,外头不过是随意的披上了一件简单系带子的薄纱样睡衣罢了。
  到了男人手下,身上这点可怜的装备不过是三五下的功夫就被扒拉一空了,竟然还嫌自己穿得多,这男人今晚是在哪里吃了火药过来的吗?竟然心急到如此地步。
  秦书凯一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吕嘉怡家客厅的沙发上,厨房里传来吕嘉怡叮叮当当做饭的响声。
  他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心里不由叹了口气,这都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了,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在单红贵胸前两个大圆球的挑逗下,竟然就失去了分寸,昨晚上对吕嘉怡竟然动了粗,也不知道这娘们心里会不会责怪自己。
  秦书凯起身穿好衣服,正好吕嘉怡端着做好的早饭走进客厅,见到秦书凯起来,顺口招呼说,赶紧的,洗洗过来吃饭吧。
  秦书凯听吕嘉怡话里的口气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里不由一阵轻松,昨晚上他做的的确是有些过了,毕竟吕嘉怡现在早已不干那一行了,她若不是对自己有几分情义,估计不会忍受自己那么蹂-躏她的身体。
  带着几分歉疚心理,秦书凯一副夸张的口气说,哎呀!还真是看不出来,咱们的吕乡长还有这等本事呢,这早饭做的,五星级酒店的高厨也比不上啊。
  吕嘉怡斜了他一眼说,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住你那张嘴,赶紧吃吧,吃完了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呢。
  听了这话,秦书凯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心里盘算着,不会是昨晚自己的粗鲁弄伤了这位,今天要弄点好处补偿吧。
  仔细一想,得,反正是自己干出来的好事,自己负责就是了,不就是钱吗?多给女人买点礼物意思一下倒也两清了。
  吕嘉怡见秦书凯并不动筷子,只是看着自己,忍不住笑道,你这是秀色可餐呢?还是压根就不饿?
  秦书凯伸手拿起筷子说,都不是,我在想今天送点什么礼物给你。
  与其等女人自己开口,不妨自己先主动说出来,反正一样花钱,给女人的感受可不同,一个是主动挨宰,一个是被动花钱。
  吕嘉怡立马明白了秦书凯心里所想,忍不住笑的花枝乱颤道,你这都什么心思?我说过要你表示歉意吗?你跟我又不是一两天的交情了,如果是头一回见面,你敢乱来,别想太多了,你也不嫌累的慌?
  被吕嘉怡这么挑开了那层窗户纸,秦书凯是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心说,算了吧,既然我猜错了,那就只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倒是要看看,你吕嘉怡又想要从我这里得什么好处。
  抱着兵来将挡的心理,秦书凯慢悠悠的吃着吕嘉怡的爱心早餐,吕嘉怡则在一旁殷勤伺候着,要不要添饭,喝牛奶之类的问个不停。
  秦书凯吃饱后,刚把筷子扔下,吕嘉怡的漱口水就端过来了,这让秦书凯有些不习惯,他开玩笑的口气对吕嘉怡说,你今个把我当老佛爷样伺候着,不会是真有什么难事要求我帮忙办吧。
  吕嘉怡殷勤的伺候到现在,等的就是秦书凯这句问话。
  她笑眯眯的把吃饱喝足的秦书凯拉到沙发上坐下后,自己随即坐在他的大腿上,柔声细语的对秦书凯说,那个,我今天还真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秦书凯看着她那堆满假笑的脸上问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吕嘉怡说,昨晚上,贾仁贵给我打电话,让我通知你,他想要跟你见一面。
  话没说完,吕嘉怡感觉到秦书凯的脸色慢慢冷下来,原本搂在自己腰部的那只大手也无声的滑落下来。

  吕嘉怡赶紧解释说,秦书凯,我只是个传话的,见不见面的,你自己决定。
  秦书凯冷眼看了吕嘉怡一下说,吕嘉怡,你是猪脑袋吗?你是不是恨不得我早点死啊?你心里只有那个贾仁贵,所以一心想要帮着他,是不是?
  秦书凯这几句话明显是有些说重了,吕嘉怡的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自从接到贾仁贵的电话后,她内心的纠结又有谁能理解,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依附在有权势的男人身上,获得一些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
  不管是贾仁贵,还是秦书凯,把自己拥在怀里风流快活的享受自己身体的时候,嘴里一个个说的跟蜜糖一样。
  可一旦遇上事情了,一个个立马原形毕露起来,在官场混了几年,吕嘉怡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世面的,她明白自己的凄惨身份,对于贾仁贵和秦书凯来说,自己都不过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偏偏最可怜的是,自己这颗棋子是有一颗敏感的心的,对利用自己的贾仁贵和秦书凯都是有着不同的复杂感情的。

  吕嘉怡噙着泪说,秦书凯,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并不能代表你的意见,我只是起到一个传声筒的作用罢了,你要是不想答应就不答应,跟我发什么脾气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