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9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书记,您这个样子确实有些不合适。虽然这里没什么外人,但到底是工作场合,这穿着拖鞋终归有些不尊重。您还是去换一下吧!”说话的,是余有为。罗贯中当着众人的面训斥梁健,他心里肯定乐开了花,不然怎么连嘴角都忍不住翘了起来。说话时,眼睛里那股幸灾乐祸的味道,浓郁得让人一眼就能瞧出来。
  梁健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跟在梁健后面的沈连清忍不住替梁健抱不平:“罗副省长,我们梁书记为了赶回来参加您的回忆,刚才是涉水走路赶回来的,鞋子湿了,这才没办法换的拖鞋。而且,我们书记已经三天都没怎么合眼了!”
  梁健眼睑下的黑眼圈和脸上的疲惫谁都看得见。可人就是这样,当他们不想看到的时候,就会看不到。沈连清话音刚落,罗贯中就冷脸训道:“你是谁?有资格在这里说话吗?”
  沈连清看着罗贯中,心中不服气。梁健回头看了他一眼,让他把口里的话又咽了回去。梁健看着罗贯中,道:“他是我的秘书,叫沈连清。他虽然在这个房间里没有座位,但这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当然有资格在这里说话!”梁健说完这两句,顿了顿,又接着问:“罗副省长突然到访我太和市,又突然召开这个会议,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宣布吗?”
  梁健忽然急转弯,让罗贯中楞了一下,回过神后,冷声道:“是有重要事情,不过跟你没什么关系。你还是先去处理好自己的形象问题吧!”
  梁健对他的驱赶不以为意,笑了笑,转身对着会议室里的众人,他仔细看了看,大部分领导岗位的人都已基本到齐,其中常委干部也基本都已到齐,除了在医院的明德之外,就只有广豫元没到。
  广豫元这两天一直在负责城东的事情。城东到这里,也并不是很远。他就算在城东,按道理现在也该到了。
  梁健暗暗将这点疑惑放在了心底,然后开口对着其余的众人说道:“既然罗副省长对我很有意见,那我也就不再影响罗副省长的心情了。不过,在罗副省长跟大家开会之前,我借用一点时间,跟大家说点事情。”说到这里,他也没去征求罗贯中的意见,直接接着往下说:“首先,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这两天的水患问题。虽然这一次的水患,到目前为止,各地的灾情都已经得到缓解,但这次水患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却值得大家的深思。为什么只是一天的大雨就让我们太和市变成了这样?是不是我们平时工作的疏忽?亦或者我们之前在这方面的工作存在了太多的问题?但无论是哪一个原因,这一次的水患过后,大家都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尤其是一些相关部门,虽然太和市位于西北部位置,雨水相对沿海较少,但不代表就没有大雨的时候。因此,我们平时相关的防汛工作,并不能松懈,对一些设施的检查和更新也要及时跟上。另外,相关企业的防汛工作也要做到位。回头会议结束后,相关部门都去准备一份接下来的防汛计划。听好了,我要实际可用的,不要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梁健说到这里,看到坐在第四排的环保局的章天宇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他的手机就放在桌面上,正大光明,十分嚣张。

  梁健眼睛一眯,点名叫到:“章天宇同志,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章天宇忽然被叫到名字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梁健后,原本紧张的神情又放松下来,懒懒问到:“梁书记叫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请你先出去一下,等我话讲完了,要是罗副省长想让你进来的话,你可以再进来,现在的话,请你从我眼前消失!”梁健直接说道。
  章天宇脸色瞬间变白,他将目光投向了坐在首位上的罗贯中。但他的期望注定会落空。他只是个小小的环保局长,罗贯中又怎么会将他放在眼中,而且梁健已经在话中提到如果罗贯中想让他进来可以在之后再让他进来,罗贯中又怎么会再开口帮他。
  章天宇恨恨地不想走,梁健朝沈连清示意了一下,沈连清立即去请他出去。章天宇出去,梁健继续说道:“接下来,我要重点说一下煤矿的事情。这一次水患,青阳县那边发生矿难,来,张启胜同志,你来说一下,具体的情况。”梁健将目光落向第二排坐着的张启胜。
  张启胜犹豫着开口,声音不大:“这次青阳县的矿难,大概遇难人数是十三个人。”
  “你说什么?听不清楚!”梁健大声说道:“你站起来,站起来说!说大声点!”
  张启胜深吸了一口气,才站起身,看了眼梁健,大声说道:“这次青阳县的矿难,总共有十三个人遇难,六个重伤,一个轻伤。六个重伤员里面,有三个以上可能会面临终身瘫痪的结局!”

  梁健听完他说的,又将坐在第三排的煤工局的一位副局长叫了起来,道:“现在你们煤工局局长的位置还空着,煤工局的事情,都是你在负责对吗?”
  该副局长点头。
  梁健道:“那你来说说,这青阳县的矿是怎么回事?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之前我有过文件,这类小型煤矿,都是应该关闭的!”
  该副局长低了头不敢看梁健,轻声回答:“这个矿现在属于一个叫威海实业的公司,当初这个公司都是直接通过省里将这些矿转到该公司名下的,所以对此我并不是很清楚。”
  梁健朝罗贯中看了一眼,罗贯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也不见变化,不知在想些什么。梁健继续看向那位副局长,继续道:“好,我们先不谈,为什么这些煤矿会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全部重新开启,既然已经开启,那这些煤矿的安全工作,应该是你的部门负责吧?”

  这位副局长根本不敢回答梁健这个问题。煤矿安全工作的不到位,煤工局的监管有着直接的责任。副局长低着头,当着这么多人的目光,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不过,梁健也没揪着这个不放,他很快就跳过了这个副局长,直奔下一个目标。
  “事情已经发生了,哪怕我今天把相关的每个人骂个狗血淋头也终究是挽回不了那些无辜的生命,和那些因此而陷入无尽痛苦的家庭。但我们可以做的很多,比如还他们一个公道,给他们一个交代!”梁健说到这里稍微停了停,这时余有为忽然插进话来:“梁书记说的公道和交代是指什么?”
  梁健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紧接着自己的话说道:“在这件事情里面,我了解到了一件让我感觉十分意外也十分愤怒的事情,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威海实业在拿下了这么多煤矿后,并未自己进行开采,而是将这些矿都承包了出去。青阳县出事的这个煤矿就是这样的例子。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对相关法律的一种挑战,同时也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事态度。因此,我决定,在这件事情上,要彻查到底,这个威海实业必须立即停止一切与煤矿相关的事情,其名下所有煤矿也都必须立即停止所有作业。”梁健说完这些,对还站在那里低着头的副局长道:“这件事就由你全权负责,有问题吗?”

  日期:2016-07-1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