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8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也就算是了了。
  毕竟人都死了,这些事情,不说就是走个过场,也顶多就是后来者求个心安,相信魏文长在天有灵,也不想把自己的葬礼弄的太过繁复铺张。
  正在此时,却听一个声音说道:“慢着!”
  声音来自墓园下方,攒动的人群里面。
  陆羽眉头微皱,因为这声音不大,他便没有理会,开始念悼词。
  “伏维上也,噙泪静思,悲伤之景,久久萦绕,既慰逝者,作文乃哀哀而祭。”
  “与君相识相知,缘于天意,非世人所能为,天意相识,即为吾师,相处二十余时辰,君便传技能之道,倾授处世之理,吾受之颇丰,受用至今,深受感激……”
  “君去也,飘飘乎,君之灵魂奔赴苍冥;渺渺乎,至师至朋之音容笑貌渐远渐行……”
  悼词陆羽亲自写的,当然称不得文采斐然,也就是文理通顺罢了,执的是弟子礼,也是陆羽跟王玄策商量后的结果。
  毕竟国人最重传统,要是没个名分,他陆羽凭什么给魏文长披麻戴孝送终?
  “慢着!”
  悼词才念了个开头,声音又响起了,这次声调加大了七八分,近乎墓园的人都听到了,陆羽也不能再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只得将祭文放下。

  “姓陆的,你知道假仁假义四个字怎么写的?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给八爷养老送终,我呸!旁人要么被你的假仁假义蒙蔽,要么极端你江海少帅的凶名,不敢多说什么,不过老子彭连海可不怕你!你这个欺世盗名的虚伪之徒!”
  那个声音继续响起,直接就开骂了。
  这人是典型的公鸭嗓子,嚎起来尖锐刺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陆羽目光一扫,发现了此人,是个约莫三十出头的汉子,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子。一双灯笼眼盯着陆羽,猩红骇人,好似陆羽跟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阿瞒,要不要叫长恭偷偷把他做掉?”

  王玄策贴近陆羽,压低声音道。
  在这种场合,这个大汉在这里胡说八道,典型就是来搅局的,甭管他是故意还是受人蛊惑,都有取死之道。
  王玄策从来就不是什么慈悲为怀的人。
  或许陆羽还要信奉一点以德报怨,王玄策可是从来信奉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的。
  一言不合,宰掉个把人,对王玄策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事儿。
  在认识陆羽之前,王玄策带着纳兰元述,可是杀人放火烧杀抢掠刨人祖坟无恶不作的。
  “师兄,今儿是八爷的葬礼,咱能不动刀兵,就尽量不动。”
  陆羽摇摇头,摆摆手,示意王玄策不要冲动。
  他盯着那个络腮胡子大汉,淡声道:“这位兄弟,你说我陆长青是欺世盗名之辈、假仁假义之徒,不知道道理是从哪里来的?”

  第七章:群英会(一)
  络腮胡子彭连海冷笑道:“姓陆的,你倒是挺会装傻。老子为什么说你欺世盗名、假仁假义,你自己还不清楚?”
  陆羽凝声道:“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清楚。”
  旁人也是疑惑不解,纷纷开口。
  “喂,姓彭的,陆少是什么人,大家伙儿都清楚,说白了,那就是咱江海的英雄,咱华夏的英雄。”
  “对啊。若陆少帅都是欺世盗名、假仁假义,这世界上还有真英雄,还有真仁义?”
  “姓彭的,你是北方人,你们北方武林一直瞧不起我们南派人物,现在看到南方出了个陆少帅,压了你们北派一头,所以你是心里不服,故意抹黑陆少帅吧?”
  “就是,一定是这样的。姓彭的,今天你要是不说一个子午卯丑出来,别想从这里离开。什么玩意儿,也敢抹黑陆少帅,也敢到八爷的葬礼上来捣乱!”
  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指责唾沫这个叫彭连海的大汉,替陆羽出气。

  若说在陆羽日本之行以前,有人抹黑陆羽,倒不会有这么多人帮他说话,毕竟那时候,哪怕东南武林一代,也普遍认为陆羽是个扫把星,是他害死了许多人,更有甚者,还有人说他跟日本人勾结,是个天字第一号大汉奸的。
  不过日本之行过后,这些声音就全都消失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尤其是现在这种网络时代——陆羽虽然没有可以宣传,甚至刻意低调,但他在日本所作所为所言,也渐渐的在华夏修行界,尤其是南派武林传开了。
  现在的他,声望急剧攀升,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便是当年的李凤年也弗如远胜。

  若是陆羽真应了江伯庸的话,要做东南一带武林盟主的话,相信也是振臂一呼便是从者云集的事情。
  在这种时候,一个北派武林的人物,在武林神话魏文长的葬礼上,诋毁重伤陆羽,肯定是要引起公愤的。
  彭连海只是冷笑,满脸阴毒讥讽,盯着陆羽。
  陆羽摆摆手,示意大家伙儿不要激动。
  主要是彭连海这个样子,确实挺欠揍,他怕大家憋不住群起而攻之,直接把他人道毁灭了。
  毕竟今天是魏文长的葬礼,不宜动刀兵,陆羽也不希望真出什么乱子。

  最为关键,是他心里光风霁月,也不怕彭连海的这种中伤。
  他陆长青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算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从来不屑于做什么欺世盗名的事儿。
  更不是什么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蝇营狗苟的奸佞小人。
  彭连海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冷笑道:“你不知道?呵呵,陆少帅可真是贵人多忘事,那我问你,魏八爷唯一的儿子魏小北,是怎么死的,死在了谁的手里?”

  他冷笑着盯着陆羽,“陆长青,你口口声声说,八爷待你如子,你也奉八爷为师为父。那我再问问你,这世上可有兄长杀掉弟弟的道理,有斩断自己师父唯一血脉的仁义?”
  彭连海这话说的可丝毫不隐晦。
  就是再说一件事情——
  魏小北是陆羽杀的!
  在场之人,知道魏小北死于非命的人倒是有,但还真没有人知道魏小北是死在了陆羽手里。
  “姓彭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北怎么可能是陆羽杀的?”
  说话的,是个同样披麻戴孝、白衣素缟的俏丽女子,正是江依依。
  江大小姐是魏文长的义女,自然是要来参加葬礼的。
  她当然知道魏小北是陆羽杀的,不过这种场合,怎么可能承认呢?便不等陆羽说话,就开口帮陆羽辩解,一边给王玄策递眼色,意思是叫王师兄派人把彭连海给处理了。

  王玄策给高长恭递了个眼神,高长恭抿了抿猩红嘴唇,眼眸里寒芒一闪,就要出动,却被陆羽拦住了。
  王玄策顿觉不妙,低声道:“阿瞒,别冲动,这事儿认不得。”
  “师兄,我既然敢做,我就敢认。”
  陆羽摆摆手,环视一圈,正色道:“诸位,这姓彭的说的不错,八爷之子魏小北,确实死在了我的手里。”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面面相觑,气氛瞬间变得极为诡谲。

  “呵呵,姓陆的,你倒是敢作敢当。不过你认不认都没关系,老子这里可是有你亲手杀了魏小北的证据。”彭连海冷笑道。
  日期:2016-11-1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