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7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在大学时候,我就研究过《死人经》上这种字体,那时候发现,这几个字虽然看起来像是篆体,但却比篆体更简略许多,跟甲骨文有几分相通之处,但甲骨文有记载的不过数百字而已,找不到参照比对,也无法确定是不是甲骨文。
  一直到今天看到这小鼎,我才确定下来,这字体应该不是甲骨文,当时我查看过许多甲骨文,两者虽有相通之处,但又能找到些不那么像的地方,而这小鼎上的“梁”字,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跟《死人经》上的字一模一样。
  《死人经》帛书是红影子从那地宫中拿出来给我的,莫非这小鼎也跟红影子,或者那地宫有什么联系不成?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心里不由一阵激动,不过翻来覆去又看了半天,除了那个字之外,其他再无有价值的线索。
  我又看了一会儿,正要把这小鼎先收到身上,留作以后研究,但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想到,这小鼎既然被张秉承如此郑重的收藏起来,那会不会是一件法器?
  法器这种东西,由于常年受到道炁温养,本身表面会有一层浅浅的光晕,普通人很难看出来。但修行之人一眼就能认出,不过这只是指一般情况,有些特殊的法器,因为材质器灵等原因,也有可能表面没有这层光晕,就像当初韩稳男曾经使用过的那件天师法器,表面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树叶而已,若不是他说,我绝对不会想到那是一件法器。
  这小鼎表面也没有道炁光晕,不过判断它是不是法器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往里面灌输道炁即可。

  只要是法器,总会对道炁有反应。
  如此一想,我接引道炁,直接往小鼎里面灌输进去。本来我只是想稍微灌输一点道炁试试反应,但不曾想,道炁才刚灌输进去,小鼎之内突兀传来一阵猛烈的吸力,撕扯着我的道炁,如同开闸洪水一般,朝着里面一股脑儿的倾泻进去。
  我大吃一惊,连忙控制着身体,试图把道炁收回来,但那小鼎的吸力却极为恐怖,任凭我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体内的道炁疯狂流逝。
  一开始我还没太担心,道炁这东西消耗就消耗了,反正我有真龙脉在手,回头洗足龙气补充就是,等到体内道炁流失了一多半,而这小鼎的吸力还没有半点停止迹象的时候,我终于有些慌了。
  道炁对风水师来说,就像普通人的气力一样,消耗一点气力没事,但如果劳累过度,对身体是有极大伤害的,而且这东西不是说有一个固定的数值,等到身体异常疲累的时候,人的精神力、寿元甚至都会转化为气力,继续支撑下去。如此一来,人甚至能把自己活活累死。
  道炁也是这样,若这小鼎一直持续吸收下去,说不定能把我活活吸干。

  大惊之下,我顾不上再思索,连忙伸手抓住了玉环,拼命开始从里面吸收龙气,迅速转换成道炁来补充。
  就这样一边补充一边疯狂消耗之下,足足过了接近半小时的时间,小鼎里面的吸力才终于缓缓平复下来,不再像之前那么迅猛,我也终于抓住机会,直接切断了道炁的接引,赶紧把小鼎丢到一旁的地上。
  此时我面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天脉之上九窍道炁全都消耗一空,头痛欲裂,身体也疲惫到了极致。
  我甚至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仅剩的身体本能,驱使着我紧抓着玉环,闭上眼,继续疯狂吸收道炁。
  足足又过了一个小时,体内道炁补充充盈,又在经脉内流转了一个周天之后,我身上的不适症状才终于消失。
  重新睁开眼之后。我看着眼前的小鼎,忍不住觉得有些惊恐。
  法器这种东西,根据威力的不同,驱使之时需要的道炁也不同,一般来说,威力越大的法器,需要的道炁也越多,而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看起来不起眼的小鼎,说他是天师法器都有可能。
  毕竟法器是要拿来使用的,一般来说,开启法器并不会消耗太多法器,接下来使用的过程中消耗的才会更多。就像当初的韩稳男一样,以区区寻龙境界,就能支撑着使用那树叶状的天师法器。
  而此时的我,足有点穴九窍修为,而且寻龙境界时,我体内就有五条道炁光柱,即便到了点穴境界,道炁也天然比别人多出许多,可即便如此。这小鼎需求的道炁我居然达不到条件!
  这简直不敢想象,根据刚才消耗的道炁总量来看,一般的识曜一星境界,体内都不会有那么多道炁,至少得到两星三星境界才能达到。

  而更恐怖的是,即便消耗了如此多的道炁,这小鼎此时依然静静的呆在我面前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我刚才拼命消耗了那么多道炁,依然不足以开启使用它!
  坐在那里愣愣的想了半天,我才弯腰把它重又捡起来,揣到了身上,准备留作以后再研究。
  不管这小鼎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有何威力,都不是此时的我能掌控的。
  说来也是奇怪,张秉承不过区区一个准一脉天赋的识曜前期境界而已,手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恐怖的玩意儿,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能大约估么着这东西是文山一脉传下来的,毕竟张秉承是血梅道人的幼子,文山一脉出了变故之后,虽说是赵老爷子继承了道统,但血梅道人亡故之前,有什么东西暗中交给张秉承也不一定。
  收起小鼎之后,我直接离开了这里,回到酒店之后,电话联系了王坤等人,让他们停止搜寻,回到酒店里跟我会合。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我留在酒店里休息,等第二天晚上,张坎文终于再次出现了,他脸上的疲惫之色更重,不过精神倒是振奋了一点。
  他没提怎么处置张秉承的事,我也没问,只是问了下他接下来还有没有什么事要做,若是无视的话,可以跟我回一趟深圳。
  这几天时间里,我心里已经寻思好了,等这里事了,我就回深圳开一个经营玄学器物、处理风水事物的店,当然。这个店面我会交给谢成华和刘传德来照看,我自己不会呆在店里,也不会让张坎文呆在那里,陆家的阴狠我早就见识过了,不会轻易给他们找到我的机会。
  之所以叫张坎文过去一趟,是想让他离开梅州散散心,不要一直困在师门变故里。

  张坎文却摇摇头,告诉我说,他手里的《正气歌》古本只有四张残页,剩余的大部分,都在文山一脉一个隐秘的师门传承之地,他要去那里,把完整的《正气歌》古本全都取出来,这也是当初被张秉承伏击,他逃走之时,赵老爷子最后给他交代的话。而取了《正气歌》古本之后,他会找个隐秘之地苦修,短时间内不会出来行走。
  日期:2016-07-1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