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6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矛盾,但这正是这种玄术道法的玄妙之处……陆承平用的,正是步罡之法。
  天之纲维,地之纪纽,步罡之法乃是识得星曜之力才能领悟的一种深奥道术,《死人经》中有言,“夫九星步罡者,定九天之灵根,日月之明梁,万品之渊宗也。”
  简单来说,这种道法是识曜境界的风水师才能用出的一种玄术,具有莫大的威力。当然,有些天赋异禀之辈,在点穴后期就能隐约感悟并使用。而只要能感悟到步罡之法的点穴境界风水师,此后但有些许曜石,必然能晋升识曜。而相应的,有些实力不足的风水师,即便依靠曜石晋升到了识曜境界,但却并未感悟星辰之力,依然不会这步罡之法。就像徐会长、谢成华等人,以及此刻站在一旁的张秉承。

  就我来说,点穴境界之后,道炁提升太快,一直到此时,也并未领悟步罡之术,更别说用出来了。
  一步踏下之后,外层的金色光圈猛烈颤抖几下,但最终还是稳住了,并未崩溃,但陆承平的步罡却并非只有这一步。
  他冷冷一笑,左脚未收,右脚再起,口中轻声念道,“步三摄纲,三五迹禹。”
  随着他的话音,又是一脚,同样落在了外层的金色光圈上。
  这一次,随着他去的右脚落下,那金色光圈上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音,转瞬之间坍塌下来,金色光芒一闪,直接消散开来,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金光神咒,二破其一!
  我面色阴沉,屈指一弹,将指尖的纯阳业火弹至残存的那个金色光圈上,转瞬之间,一道淡红色的火芒。就将这金色光圈完全覆盖住了。
  纯阳业火虽是攻击术法,但术法是死的,人是火的,两种神咒组合到一起之后,防护威力霎时猛增。
  做完这些,我再度拿出身上仅剩的一张金光符箓,接引道炁,再度引发出金色光圈,覆盖在我身体表面。

  原本我还有与陆承平一战的心思,但看了他的步罡之法后,我直接抛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今之计,或许只有依靠真龙脉的强大恢复能力硬拖下去,才能找到一线生机。
  只可惜的是,我还是小看了步罡之法的威力,陆承平踏下第二步之后,口中又是一声轻念。
  “天地交泰,五行选奇。”
  念完之后,他双脚再度抬起,这次不再是一步两步依次踏行,而是一口气踏出五步!

  其中前四步踏在那覆盖着淡红火芒的金色光圈上,两种神咒的组合,原以为可以拖住他至少几分钟的时间,却不曾想,在这四步步罡下,火芒光圈转瞬之间就消散开来!
  可陆承平却并未停手,最后一步裹挟着先前六步的威力,重重踏在我贴身防护的那野草荒坟上,当初足以阻挡井鬼数分钟的方天扇,连一秒都没撑住,直接就在陆承平这一踏之下,陡然崩溃!
  甚至陆承平这最后一步的威力还未完全被抵消,残余的一丝力量还冲到我刚刚用出的金光神咒上,那贴身的金色光圈猛烈的颤抖几下,让我身体巨震。嘴角蜿蜒流出一道鲜血。
  等他终于停住脚步之后,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惨笑。之前我接连击败南洋道派那诸多识曜境界之人,此后还诛杀陆子峰,甚至张秉承也不是我的对手,让我忍不住有些小瞧识曜境界之人,但直到今天遇到陆承平之后我才知道,识曜境界远非我想象的那种不堪。
  之前被我击败的那些人,俱都是天赋极差,点穴之时一脉都未曾达到,而且也从未见谁用出步罡之法。这些人或许只能称之为伪识曜,而像陆承平这样,天赋绝佳,又领悟到步罡的真正识曜境界,我与之相差还是太远。
  不过陆承平此时脸色也不复早先的从容。停住脚步,微微有些感慨的说道,“我这纲禹七步,识曜之中,也少有人能挡住,不曾想,今日却被你个区区点穴之辈硬生生接下……或许我应该再给你个机会,现在你愿意入赘我陆家,还不算晚。”

  我半天沉默不语,不是我在思考他的提议,而是我在拖延时间,恢复自己的伤势和道炁。
  尽管我不认为今日还有逃生希望,但即便要死,也至少得在拼尽自己全力之后。
  良久之后,陆承平似乎终于不耐烦了,再度抬脚欲往我身前走来,但就在这时候,他却陡然停住了脚步,眉头皱了起来。
  我看到他的举动,先是一愣,然后运转道炁,细细感应一番,很快就察觉到远处有一阵澎湃的道炁波动传过来,似乎又有一个修行之人,正往这里急速赶来,而且从道炁波动的庞大程度来看,似乎一点都不逊于陆承平。

  这又是谁?
  突兀出现的变故,让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我和陆承平谁都不敢轻举妄动,静静等待着那人的到来。
  这也让我缓了一口气,此时我本就处于绝对的下风,不管来的是谁,只要不是陆承平的人,就对我有百利而无一害。
  利用这个间隙,我也加快体内道炁的流转,平复着自己的伤势。
  半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那人已经到了院子之内,停住了脚步。那澎湃的道炁毫无收敛,显得愈发清晰。
  张秉承的修为虽高,但道炁感应却远逊于我和陆承平,这时候才终于察觉到这个情况,面色一变,急促跑到窗外,探头往外面看过去,然后他身子僵住,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原本停在院子里的那人似是看到了张秉承,口中一声冷哼,一跃跳到二楼,跟我早先一样,直接从破碎的窗子钻了进来。

  等他进来之后,不管是陆承平还是我,全都呆住了。
  来的人,赫然是张坎文!
  谁也没想到,重伤逃走、被我们两拨人苦苦寻觅半月之久的张坎文。居然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瞧他的模样,道炁比往日更盛,非但没有伤势,似乎境界还有所提高。
  这时候,张秉承才终于从震惊的状态恢复过来,伸手指着张坎文,脸上露出怪异笑容,开口道,“本以为今夜撒网只能网到一条鱼,没想到还顺便搂了一只兔子,小畜生。找你那么久都没找到,没想到你自己反倒是送上门了。”
  他声音里面满是激动,但张坎文压根儿就没打理他,而是抬头看着我,满脸也都是不可思议,冲我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我苦笑一声,没提这件事,匆忙又问他道,“你伤势如何,是否都恢复了?”
  这才是我此刻最担心的问题,张坎文怎么说也是识曜中期,就算敌不过陆承平,但至少也有一战之力,在机上方才陆承平已经被我消耗了许多,接下来,我俩联手,或许能战胜陆承平也不一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