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有事?”问过曲刚后,楚天齐又把头转向其他几人,“大家有上卫生间的吗?要是有的话,就赶紧去,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听老曲说。”
  众人有的摇头,有的说着“不去”。
  见众人给出了回复,楚天齐又冲着曲刚道:“老曲,你说。”
  曲刚清了清嗓子,开了腔:“我要向班子成员汇报一件事情,是关于对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调查的结果。二月十八日,县局接到举报信,信上举报彬彬有礼文化集团非法兼并文祥、华胜、天际三家文化公司。收到举报信后,经过向局领导请示,本着对各方负责的态度,组成了秘密调查组。调查组经过半个月的周密调查,已经掌握了证据,可以证明举报内容属实。因此,调查组建议,立即传彬彬有礼公司董事长邹彬接受讯问。”

  在曲刚说话的同时,楚天齐靠在椅背上,看似在洗耳恭听,其实却在关注着大家的表情。众人面上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楚天齐觉得,恐怕有人内心未必如表面那么平静。
  见曲刚停了下来,楚天齐说了话:“老曲,你是常务副局长,现在又分管刑侦和经侦,还是你先谈谈意见吧。”
  “好。”,答过之后,曲刚继续说,“从现在掌握到的证据看,彬彬有礼在兼并文祥、华胜、天际三家公司前后,相关手续及行为异常,存在与相关经济法律相背离的众多漏洞,是违法的。所以,我赞同调查组的观点,同意对彬彬有礼公司的领导进行讯问。当然,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彬彬有礼的正当权益,现在宜秘密讯问。”
  楚天齐接过了话:“老曲讲完意见了,其他人呢?”
  参加班子成员会的人,除了楚天齐、曲刚外,还有赵伯祥、常亮、孟克。虽然杨天明在现场,但他本身不是班子成员,仅是做记录,并没有发言权。

  听完局长的话,赵伯祥、常亮、孟克三人并没有答话,而是盯着面前的水杯,并不表态。
  扫视众人一周,楚天齐微微一笑:“没什么难决断的吧?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提醒过后,还是没人发言,楚天齐便直接点了名:“政委,你说说。”
  赵伯祥清了好几次嗓子,才道:“我还没想好,再考虑考虑。”
  常亮紧接着说:“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得好好考虑考虑。”
  前面两人都说要“考虑”,楚天齐便把目光投向孟克。

  孟克见轮到自己了,先看了看两位“考虑”人员,然后看向楚天齐,说了话:“如果事实果真像曲副局长讲述的那样,我同意对彬彬有礼公司进行讯问。”
  曲刚脸一红,接了茬:“孟组长,听你的意思,好像不相信我的话。”
  “曲副局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孟克神情严肃,“现在我对这件事的全部了解,仅是听你所陈述的,我没见到任何与此事有关的纸质或视频证据。所以,我要做出判断,也仅能参照你的陈述。如果让我见到相关证据,我自然不会用刚才那种表述。”
  “那我误解孟组长的意思了,不好意思。只是因为现在是在秘密调查阶段,还不方便透露更多的细节,请孟组长谅解。”说到这里,曲刚冲对方歉意的一笑。
  孟克神情还是那么冷:“我是纪检干部,能够理解。”
  楚天齐又说了话:“老曲、老孟都讲过了,政委你想好没?”

  “还没想好。现在什么纸面的东西都没有,就让讲意见,确实很难。”赵伯祥一笑,“那怕能适当提供一些,也才好做出直观判断。”
  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老曲,有能出示的证据吗?”
  “现在也仅能出示这封举报信。”说着,曲刚从笔记本封皮套取出一张打印纸,递给了赵伯祥。
  赵伯祥接过来,看过上面的内容,笑了:“曲副局长,仅凭这个,你就对彬彬有礼进行了调查?”说着,他把这张纸递到孟克面前,“孟组长,你看,只是一封匿名举报信。”
  孟克没有去接,而是在纸张上面瞟了一眼,道:“我刚才说过,我的建议,仅是依据曲副局长陈述做出的。”
  孟克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你曲刚说的属实,那我就支持。如果有偏差,那也是你曲刚造成的,我没有任何责任。同时他也表明一个态度,你曲刚别想套我,你赵伯祥也别想拉同盟。
  碰了一个软钉子,赵伯祥只得讪讪的收回了伸出的胳膊,又把那封举报信看了又看,然后道:“先不说是否有所谓的证据,也不讲证据是否经得起推敲,但仅凭这么一封匿名举报信,就去调查一个省重点文化企业,显然是违反相关规定和程序的。既然调查方式不符合规定,我想后面的步骤也就经不起推敲了。因此,我不发表意见。”

  “我赞同政委的意见。在调查别人所谓的违法时,我们却采用违反规定的做法,这是执法犯法。”常亮跟着附合。
  “政委、常副局长,虽然这是一封匿名信,但上面反映的事情如果属实,那么这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就可能关乎三个企业的兴衰,关乎几百上千名职工的权益,所以我们必须要重视。正是考虑到这是匿名信,所以我们才采取了秘密调查方式,这也是尽可能在保护各方的应有的权益。”曲刚做着解释。
  赵伯祥一笑:“老曲,你也是多年的老刑警了,怎么全是用的‘如果’、‘可能’这样的推测词语,这也太不严谨了吧?我们应该时刻牢记‘以事实为依据’这个准则,一切靠证据说话,而不是臆测。”
  “秘密调查,就是为了取得相关证据。”曲刚针锋相对。
  “取得证据的手段,也要合规合法,否则就是无效的。我想问你,你所谓的秘密调查合法吗?”说话时,赵伯祥带着不屑的笑意。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看着门口,楚天齐向杨天明示意了一下。
  杨天明马上起身,到了门口,拉开一条门缝。
  忽然,衣服口袋传来轻轻振动,楚天齐偷偷掀开袋口,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出了几个字——“连已到手”。楚天齐不禁心中大喜。

  很快,杨天明走回到楚天齐面前,轻声耳语了几句。
  楚天齐说了句:“让他们进来。”
  杨天明点头,立刻到了屋门口,冲着外面说了声:“进来吧。”
  屋门打开,一行人鱼贯走了进来,共有十多位。

  “说吧。”杨天明对着当先之人说。
  看出楚天齐是屋子里最大领导,那个当先的女人向前一步,说道:“领导,我们是华胜文化公司的员工。去年公司领导把公司好多资产都转给了一个叫腾龙的小歌舞团,致使我们被下岗,利益受到了损失,请领导给我们做主。这是我们的申诉信。”说着,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日期:2017-06-1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