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6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愣,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反倒是瞳瞳那里心无旁骛,手中两条幽黑丝线,早在方才我俩交手之时就已经抛了出去,此时正好缠在张秉承手中那枯枝法器之上,一道浓烈黑气从那黑色丝线上吞吐出去,几乎是一瞬间,就将他手里的法器完全包裹住了。
  这张秉承倒也光棍,直接就将法器丢到了地上,伸手从身上再度摸出来一本古书模样的东西,掀开书页往前一抛,直接挡在自己的身前,然后拔腿就往门口方向疾奔而去。
  这让我更傻眼了,刚才他口气那么大。我本以为今夜要遭遇一番苦战,没想到这才一分钟不到,张秉承居然已经选择了逃跑!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家伙甚至都已经冲到了门口那里。我连忙将阴阳鱼牵引到他那古书模样的法器前,阻住那法器的遮挡,然后大声指挥瞳瞳追了过去。
  瞳瞳的速度远比我快。黑色流光一闪,她就直接追到了门前,手里的两道幽黑丝线再度甩出,直接就缠住了张秉承的身体,将其拉扯回来。
  不过这张秉承倒也不是完全的脓包,身体被拉扯回来的同时,他手中捏决,脚下猛的踏出一步,然后一股磅礴的其实从脚底升腾起来,直接崩断了瞳瞳的两条丝线,重新稳住了身体。
  但这时候我也已经追到了门口,纯阳业火已经在指尖燃起,跟瞳瞳一前一后封住了张秉承的退路。
  我嘴角一挑,正要说话的时候,那张秉承却先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我说,“果然是无知小儿,陆承平半分钟之后就能赶过来。你要杀老夫的话,还有半分钟时间,你大可试试能否在陆承平赶来之前杀掉我。”
  什么?我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凝神细细感应一番,果然发现一股极为庞大的道炁波动,正往这边急速接近!
  我面色登时大变,怪不得这张秉承,前后差别那么大,本以为他是个狂妄之辈,没想到他竟有如此心机,早先那番狂妄之语,只是在拖时间而已!
  怎么办?
  若是精心谋划一番,或是偷袭,或是偷袭,我跟识曜中期的陆承平尚有一战之力,但此时猝然之下,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加上瞳瞳也不行!

  一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张秉承家里,或许根本就是一个陷阱,自从我杀了陆子峰,救走赵老爷子之后,张秉承和陆承平就已经在算计我了。
  怪不得张秉承住在这么豪华一个别墅里面,不顾享乐,大半夜的还要坐在床上运转道炁,原来他根本不是在努力修炼,而是在努力寻找我的踪迹!
  我面色转瞬之间变了数变,此时逃跑根本无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从怀里,将准备好的金光符箓和方天扇等一众防御性质的符箓法器全部拿了出来,面对一个识曜中期。我不敢想进攻的事,只能先做好防御。
  但就在这个时候,早先一直在用尽各种方法拖时间的张秉承却对我出手了,各种法器符箓朝我猛丢过来,阻止我布置防御阵法,口中还不停的讥笑嘲讽,问我怎么不敢追杀他了。

  一时心头火起。我暂时停手,拿起阴阳阎罗笔又朝他攻击过去,可他一看我的举动,瞬间收手,再度往后面躲开。
  他是一个真正的小人,实力不怎么样,却能用尽各种手段恶心人。像只红头绿眼的大苍蝇一般。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压住心里的火气,吩咐瞳瞳尽力出手诛杀他,自己埋头继续布置防御之法。
  半分钟时间转瞬即逝,等一个全身带着庞大道炁波动的中年男子赶到房内之时,我已经布置好了两重金光神咒。两道金色的圆环将我身体四周完全遮蔽住,而在这圆环之内。还有方天扇接引出来的野草荒丘。除此之外,我指尖上也出现一豆烛火,正是威力十足的纯阳业火。
  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一口气用出如此多的术法,此时体内道炁早已干枯,我不敢耽误任何时间,手里紧握着玉环,拼命的吸收着真龙之气,惨白的脸色这才稍微恢复了一丝红润。
  而张秉承那边,虽然实力不强,但他毕竟是文山一脉的传人,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瞳瞳拼尽全力,也没赶在陆承平到来之前将其击杀。此时已经没有了击杀他的机会,我忙把瞳瞳叫了回来,让她跟我一起,躲在各种防御手段后面,尽快恢复先前消耗的力量。
  虽然她消耗的阴气不算多,但面对陆承平,能多一丝力量,就能多一丝的胜算。
  当然,我说的胜算不是杀死他,此时我已经不敢抱这种虚幻的念头,我所谓的胜算,不过是今夜从这两人手下逃得性命而已。

  就在我拼命恢复道炁的时候,陆承平却并未着急对我出手,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笑着开口问道,“你就是跟振阳有仇的周易?不错,区区点穴境界,居然能连番战胜识曜,怪不得振阳会对你如此嫉妒。”
  我顾不上接他的话,但眉头却忍不住皱了起来,陆振阳对我嫉妒没错,但他也是陆家人。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我反应过来,陆承平又道,“我陆家并非陆振阳一人之陆家,虽说他是长房,但你有大才,只要愿意加入陆家,准确的说,是愿意娶我女儿为妻,并以道心起誓,终身不背叛我陆家,我便可以向你保证,陆家与你的恩怨一笔勾销,自此之后,全力供养你的修行,助你踏上天师巅峰。周易小友,你看如何?”
  他的反应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而且这番话绝不像是他临时起意,更像是他早就做好了这种打算。看起来陆家几房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紧张。
  此时我的道炁已经恢复了一些,抬眼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若是我不愿意呢?”
  陆承平脸上的笑容愈发浓烈了,背着手道,“且不说你与振阳的旧事,但说这次,杀我五叔,坏我陆家之事。自然是死时受凌迟之苦,死后魂魄永坠九幽。”

  顺者昌逆者亡吗?好一个霸道的陆家。
  我嘴角咧了咧,“若我不想死,也不想魂魄永坠九幽呢?”
  这种绝境之下,或许假意归附陆家,此后再寻觅逃生机会更好,但我清楚的知道。陆家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不说可能还有的其他手段,单说陆承平让我以道心起誓,就不是能随便作假的。
  道心起誓,须以自己的心头血加上中指魂为引,立下重誓。誓言一旦立下之后,若再有异举。道心便会崩溃,虽不会致命,但修行境界却终身不会再有存进。
  所以,假意归附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听到我的话,陆承平脸色终于冷淡了下来,淡淡说道,“我们陆家可并非都是陆振阳和陆子峰那样的废物。你既要取死,那我便成全于你。”
  话音一落,他不再多言,抬脚就往前踏行而来,一脚直接重重踩在最外层的那个金光神咒凝出的光圈上。
  金光神咒的光圈足有一米多高,牢牢将我身体四周完全包裹起来,而陆承平抬脚之前站在地上。落脚之后同样站在地上,但不同的是,落脚之后,他的脚却踩在了那金色光圈上。
  按理来说,人站在地上,脚踩在离地一米多高的光圈上,应该身体拉扯成了一个夸张的幅度才对。可实际上,陆承平看起来还是直直的站在那里。

  日期:2016-07-16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