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他的话音。阴阳阎罗笔上,那周围氤氲的光圈已经彻底消失了,而赵老爷子的身影也逐渐越来越淡,直至最后变成透明一片,消失在空气之中。
  等彻底消失了踪迹之后,我隐约听到了老爷子最后一声呢喃。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赵老爷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接着他最后一声呢喃,轻轻把这段文天祥的《正气歌》全文念了下来。
  整个华夏历史上,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民族脊梁的。唯有文天祥一人!
  而赵老爷子,作为文天祥玄学传承的文山一脉后人,虽未经历大浪淘沙的时代变迁,但仅在师门的传承之中,赵老爷子一生忠义,无愧文公之后。
  他不光继承了文天祥的玄学传承,更继承了文天祥那一身浩然正气!
  站在酒店的狭小房间中,我对着那黯淡下去的阴阳阎罗笔,深深的鞠了一躬。
  等抬起头时,我的目光之中已经冰冷一片,自古英雄难过的不是美人关,而是小人关。赵老爷子辛苦操持一生,历经重重磨难,所求不过维持文山一脉的传承而已。据他所述,文山一脉遭遇重创之时。整个南方玄学界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扶持文山一脉度过危机,可谁也料想不到,最终文山一脉会毁在张秉承这个自己人的手里。
  张坎文虽说逃走,可一个重伤垂危的人能逃到哪里?历经这十数天的搜寻,或许赵老爷子临走的时候心里还揣着希望,可我却深知现实的残酷,张坎文多半也已遭遇不测。
  我叹了口气,将阴阳阎罗笔拿在手里,心里回想着赵老爷子临走之时的那番话。
  他说要把这阴阳阎罗笔赠予我用。可这是文山一脉的传承法器,我怎敢据为己有?

  略略思索之后,我把谢成华、刘传德、王坤三人一并叫了过来,安排他们继续在梅州以及周边一带搜寻张坎文的下落。
  能寻到张坎文的下落自是最好,我会把这阴阳阎罗笔送还于他,并尽力帮助他重振文山一脉。若是实在找不到张坎文,我也非迂腐之人,阴阳阎罗笔我会拿来自用,但与此同时,我也会给赵老爷子师徒三人一个承诺,我会杀掉张秉承,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张秉承只是准一脉天赋,识曜前期实力而已,跟徐会长、谢成华等人实力相差不大,俱都是识曜之中最弱的一个层次,即便没有瞳瞳、谢成华他们的帮助,只我一人,就有与他一战的实力。
  报仇这事,宜早不宜迟,更何况。此时陆家的人也在这里。我虽然没有实力去京城找陆振阳,挑战整个陆家,但既然他们来到了广东,那就不能怪我先收点利息了。
  安排众人继续搜寻张坎文的同时,我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梅州分会,在门口静静等了一天,到傍晚时分,我看到一个点穴中期修为的人从里面出来之后,悄悄尾随了上去。
  待到一个僻静之所时,我随手一张禁锢符箓就将他控制住,带回了自己住的酒店里。
  点穴中期的修为,在各玄学分会中,已经足以担任理事、副会长一类的职务,经过一番审问,这人很快就把张秉承的住所地址、这几天的行踪等事完全吐露了出来。
  根据他所说,张秉承这些天很少在梅州分会现身,唯有十天前的时候,他和陆承平一起来到分会这里,召集梅州分会的所有会员,调查赵丁午和张坎文等人的人际关系--京城陆家的人狙杀文山一脉之后。并未隐藏踪迹,梅州分会的人多数都知道陆承平等人。
  从时间上推算,他那次调查,多半是因为我杀掉陆子峰,救出赵老爷子那件事引发的。

  不知道他这番调查最后能不能调查到我身上。不过这也无所谓,跟陆家本来就是死仇,多不多这一桩,实在没什么不同。
  除此之外,昨天张秉承又出现过一次。这次他只是一个人,到梅州分会之后,召集了十数个点穴境界的人,就在梅州分会里面,摆出了一个招魂阵。
  招魂之法。本来十分简单,即便是我未到地师境界时,也能依靠一些玄学道具事先,以张秉承的修为,想招魂只需一张符箓即可。之所以特意摆出一个招魂阵,是因为他要招的,正是张坎文之魂。
  招魂术与搜魂手印一样,施法者只能对修为不及自己的人使用,若是对实力相仿或是超出自己之人,根本用不出来。当然,玄术自有变通之法,招魂阵就是一种集合众人之力,对实力高强之辈招魂的方法。
  张坎文是识曜中期,张秉承那边,实力最高的陆承平,不过也是这个境界,根本无法对他使用招魂之法。这种情况下,想要招魂,唯有摆招魂阵一法。
  说来也是运气好,我随意掳来的这个人,恰好是昨天摆招魂阵的十数位风水师之一,所以才会知道这诸多内情。
  只是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心里猛的一沉,魂魄多数情况下。只有死时才会离开身体,而招魂术,更是只有对死人才会生效的术法,张秉承既然要招张坎文之魂,那是否意味着,张坎文已死?
  还没等我想明白,那人却又跟我说,招魂阵摆了一整天,但最后却失败了,根本没有招来张坎文的魂魄。
  他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张秉承组织这个招魂阵,名为招魂,实则只是为了确认张坎文是否还活着而已。招不来魂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张坎文死后魂魄被拘禁在某处。要么就是张坎文没死。而结合早先张坎文从他们的狙击中逃走的事情一并分析,多半张坎文此时还活着才对。
  想明白这件事之后,我心里顿时大定,只要人还活着,就什么都好说。
  原本我只是想得到张秉承的住址。以便暗中对他下手,不想却收获了意外之喜。将这人重新禁锢之后,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皱眉思索起来。
  既然张坎文没死,那我是不是要先放一放报仇之事,先尽全力赶在张秉承之前找到张坎文?
  一番思索之后,我却摇了摇头,找人这种事情随机性太大了,即便我全力去找,最后是什么结果也实在不好说,为了保证张坎文的安全,反而我更要早些对张秉承出手才对。
  只要杀了张秉承,不管我能不能找到张坎文,他都会相对安全许多。而在张秉承死掉的情况下,只剩陆承平一个外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搜寻张坎文的下落了。
  不过这样做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容易打草惊蛇,张秉承死掉之后,陆承平很有可能会觉得事不可为,然后离开梅州。那样的话。我报复陆家的事情都只能暂时搁置到易胖了呃。

  仔细斟酌一番之后,我决定还是先保证张坎文的安全更重要一些,陆家的仇不急于一时,更何况陆承平是识曜中期境界,而且还是陆家天骄,身上指不定就有什么保命的东西,在没有完全准备的情况下,想杀他的困难性实在有些太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