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陈文明在讲说吴信义的那些话中,并没有出现“吴万利”或“万利”这样的字眼,这让楚天齐很是疑惑,也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方向。但是结合高峰的汇报,以及陈文明的讲述,楚天齐又仔细思考了一番,他认为吴信义就应该和造假药有关。可为什么就没有二吴有接触的相关信息呢?

  二吴,都姓吴,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一个却神龙见首不见尾,会不会是……?忽然,楚天齐脑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有意思了。
  正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楚天齐赶忙掐断思绪,拿起了手机。正是刚才那个回拨占线的号码,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王总,你好。”
  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楚局,前几天我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什么意思?尽管楚天齐心中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是,是打电话了。”
  “我都和你说什么了?”对方又问。
  “说……”这该如何回答,楚天齐一时噎住了。
  对方马上接了话:“我那天喝醉了,当时正看一个电视剧,后来就睡着了。等我酒醒后,才发现给你打过电话。我这人有个毛病,总爱学电视剧中的话,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妥的,请多担待,醉话而已,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醉话?有意思。于是楚天齐也回道:“哎呀,我那天也喝多了,你我说了什么,我是一句都不记得。”
  “那就好,那就好,再见。”对方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摇摇头,笑了。他已经听出来,那天王语嫣真是替人探话或传话,说完却又后悔了。
  时间到了三月十月,关于举报信的调查组已经运行两周。在这两周尤其是近一周中,江胜男和高强各带的小组,源源不断的把调查信息汇总到曲刚处,曲刚又及时把这些信息向楚天齐反馈。
  经过对这些信息的串接,楚天齐已经对彬彬有礼文化集团公司有了一个较清晰的认识。彬彬有礼公司虽然是集团公司,虽然本身也进行经营活动,虽然是母公司,可它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实体,它就是五家子公司的联盟体。在这五家子公司中,其中两家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名称分别为腾龙、腾飞。另外三家是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名称分别为文祥、华胜、天际。
  调阅这五家公司的资料发现,在组建集团公司前,两家全资子公司仅是一家民间歌舞团和一家县级戏剧团,每家注册资金仅为五十万元。连同房屋、设施设备及全部道具等,总资产合计也仅为五百万元,这还是全部按十成新计算,如果扣除折旧,应该不超过三百万元。
  而那三家控股子公司,在独立运营时,已经注册了二十多年,每家注册资金均在三百万元以上,每家的固定资产都已超过五千万元,每年净利润额一千万元以上。可就是这样的经营业绩,同时在全省拥有较高声誉的公司,却在去年和那两家小团体组成了集团公司。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组建集团公司前,三家控股子公司,在短短三个月中,不同期的把大部分资产转到了腾龙、腾飞名下,这两家公司资产成倍增长。重新注册后,注册资金都变为了一千万元。然后集团公司应运而生,在集团公司的股权占比中,腾龙占了百分之五十一,腾飞点了百分之一十九,而文祥、华胜、天际却分别只占了百分之十。而反过来,集团却拥有文祥、华胜、天际这三家控股子公司,各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权。

  股权的蹊跷变化,已很令人生疑,而当初资产转移的手续更是漏洞百出。以现在掌握的手续看,文祥、华胜、天际几乎相当于无偿转让出了绝大部分资产,而他们获得的只是一个虚无的承诺:集团保证在五到八年上市,使公司资产比现值增值三十到五十倍。这个奇怪的交易,就好比用纸上画的一堆黄金,就换来了房屋百间,良田千顷。
  通过以上证据,再加之好多旁证,已经可以认定,彬彬有礼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去年成立时,的确对其中三家公司实行了非法兼并。这不但是楚天齐的观点,曲刚也是这么认为。
  既然已经有证据表明彬彬有礼违法,那么什么时候介入,如何介入这个案子?就需要好好考虑一番了。看着面前的这些扫描件、复印件,楚天齐陷入了沉思。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楚天齐收拢思绪,快速收起这些纸张,然后对着门口方向,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曲刚走了进来。
  看到是曲刚,楚天齐笑了:“是你呀。”

  “局长知道我要来?”曲刚关上屋门,走向楚天齐,边走边问。
  楚天齐摆摆手:“不。我以为是别人来了,刚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了刚刚收起的纸张,“你来的正好,咱俩得好好研究一下了。”
  曲刚“哦”了一声,坐到了楚天齐对面椅子上,欲言又止。
  看到曲刚的神情,楚天齐问道:“老曲,怎么了?有什么事?”

  曲刚长嘘了口气,缓缓的说:“明秘书刚给我打电话了。”
  听到“明秘书”三个字,楚天齐心中一动,但他没有说话,他知道还有下文。
  果然,曲刚接着说:“他问我,是不是在调查彬彬有礼公司?”
  “你怎么答复的?”楚天齐反问。
  “我当然矢口否认,说这根本是没影的事,我都没听说。可他却说的很肯定,还说就是咱俩操作的。”曲刚停了一下,又说,“真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可是绝对没对除了局长之外的第三人提起过,就是和调查小组的人也只是分别说了部分分解任务。”
  听曲刚说完,楚天齐笑了,他知道对方是在证明他自己的清白,同时也对此事不无质疑。

  “局长,你笑什么?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曲刚皱眉问道。
  “老曲,你说呢?如果不相信你,我会让你亲自操作这件事吗?”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听你的语气,好像是对我有怀疑?”
  “不敢,局长,我绝对不敢怀疑你。”曲刚赶忙辩解着,“只是他怎么能知道?”
  “只怕有心人啊,我也接到过一个类似电话。”楚天齐道,“比你这个电话还早。”
  “是吗?那就更奇怪了。”曲刚眉头微皱,不无疑惑。他停了停,又说,“哎,明秘书这人什么都管,和谁吃顿饭都想过问,结果计划好的事也没心情了。”
  听到曲刚后边这句话,楚天齐一楞,旋即明白了,对方指的是请客放自己鸽子的事,原来是“明白人”说了话。那不用说,“明白人”肯定还说了其它的话,这些话既涉及自己,也涉及曲刚。“明白人”代表的不是他自己吧?不用说,肯定是替别人传话。
  日期:2017-06-15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