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6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怪不得刚才我说起跟陆家不共戴天之仇时,赵老爷子会有“莫要被仇怨蒙了心智”的感慨,当时我心里还有些抵触,现在看来,说那句话时,赵老爷子多半心头正在无声泣血。
  人生巅峰之时,视若至亲的师父和师弟前后双亡,自己一身修为甚至道基尽被毁去,赵老爷子的遭遇跟数月前的我多么相似,但比我更不幸的是,他没有真龙涎,此后终其一生,都无法恢复自己的天赋与修为。
  不光如此,从那之后,他以一个普通风水师的身份,承担着整个文山一脉的重压,历经二十年的艰辛。终于看到希望的曙光时,却又遭遇了最为沉重的背叛。
  而这一次,他付出的,是自己的性命。
  可是即便死,他也不能一了百了的抽身出去,还要用自己最后的魂魄,来守卫文山一脉的传承。
  赵老爷子这一生,是何等的艰辛与沉重。
  就像他说的那样,若是没有张秉承那蒙蔽了心智的仇恨,他绝不会遭受如此沉重的代价,所以他才会对我发出如此感叹。
  只可惜的是,他的话我却并不赞同,我跟张秉承不一样,他是先乱了心智,然后才生出仇怨,而我,则是无奈背负起了仇怨。
  对我来说,若能复仇,便是乱了心智又如何?

  听完故事之后,我沉默许久,最后只能幽幽一声长叹,面色黯淡的对赵老爷子问道,“这禁制,还能存在多久?”
  他是用了秘法,以自己的魂魄之力,催动的这个禁制,虽然不很清楚其中的原理,但我大概也知道,禁制消散之日,便是他魂魄消散之时。
  赵老爷子声音里面倒没有太多沉重。只是有些怅惘的说,“原本能多支撑几天的,但现在……只剩下十天左右了。”
  十天……我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跟陆家本就有仇,而且跟文非也是挚友,十天时间,张秉承和陆家来的人,我会一个一个除掉,为文非,也为我自己复仇。”
  面对一生历经坎坷的赵老爷子,临走前我想为他做些什么,但十天时间太短了,我不能让张文非起死回生,也不一定能找回重伤逃走的张坎文,或许唯一来得及能做到的,也只有复仇了。
  谁料赵老爷子听到我的话之后,声音却急促了起来,急忙说道,“你只是点穴境界,即便靠你那鬼王实力的阴魂偷袭陆子峰成功,但遇到那识曜四星境界的陆承平,你并无半点机会!”
  尽管赵老爷子只是普通风水师,但这份眼力却还在。这番话并非乱说。
  我咧了咧嘴,“总得试试才知道,起码对付张秉承我有绝对的把握,而且就算不敌陆承平,我也有绝对的把握可以逃走,不会有太大危险。”
  赵老爷子沉默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摇摇头,语气郑重的对我说,“周易小友,我现在已经是死人了,魂魄也无法存留太久,所以我没时间去看报仇,你若真想帮我,不妨帮我找到坎文,当日逃的匆忙,我有事情要跟他说,另外,这传承法器,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断了传承。”
  因为他的坚持,最后我也只能答应下来,这几天全力帮他寻找张坎文的踪迹,暂时不去管报仇的事。
  通过道炁的感应,张坎文只要出现在我周围十数米范围内,我就会有所察觉。但张坎文本身就在逃亡之中。肯定会隐藏踪迹,而且相对于十数米的感应范围,整个梅州,甚至整个广东太大了,只靠我自己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找到张坎文的可能性。
  于是我略作思索之后。还是给王永军打了个电话,问他在梅州这边,是否有足够的人手,能帮我做这件事。
  王永军还是一如既往的爽快,立刻就告诉我说,他在这边没有产业和人手。但生意伙伴很多,给他一天时间,他能从生意伙伴那里找到足够多的人手帮忙做这件事。
  我点头致谢之后,挂了电话,详细询问了出事那天张坎文逃走的地点和方向之后,我也出门赶赴现场。小心查探一番之后,循着张坎文逃走的方向,一路慢慢搜寻。
  这条路线,张秉承和陆家的人不可能没有搜寻过,他们当天搜寻尚未找到,更别说我隔了这么多天之后的行动了。
  一下午的时间,我并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第二天一早,我刚要出发再去搜寻,这时候却接到了谢成华的电话,说他跟刘传德已经在深圳会合,问我现在在哪里。
  听他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当初给谢成华和刘传德允诺的一周时间已经到了。
  我略作思索,直接让他俩往梅州这边赶过来。
  这两人怎么说也是曾经的一会之长,实力更是到达了识曜境界,此时赶过来,搜寻张坎文下落这件事,他们应该也能帮上忙,更关键的是,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有他们俩在,我的实力也能凭空增强不少。
  因为瞳瞳下在他们体内的禁制,这两人说话办事都比之前更加热情与谄媚,约定之后,他们只用了一上午时间就赶了过来,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全都参与到了搜寻工作中来。

  有了他们的参与,还有王永军安排的那些世俗之人同时动手,看起来似乎找到张坎文的希望大了很多。
  但可惜的是。十天时间几乎转瞬即逝,一直到十天期限来临,阴阳阎罗笔上禁制光圈黯淡到了极点时,我们依然没有找到张坎文的踪迹,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最后一天,我没再带着赵老爷子出去,而是静默的陪着他,坐在酒店的房间内,准备送他走完最后一段路。
  因为禁制的消散,赵丁午说话的声音已经几乎传不出来了,但依旧坐在那里,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脸上神色一会儿纠结,一会愤怒,有时候还会露出几分解脱。
  看着他的模样,我心下更是黯然,找到张坎文是老爷子最后的愿景,可惜的是,这点小事,我都没有帮他做到。
  人有回光返照一说,阴魂似乎也有,就在这天中午,阴阳阎罗笔上禁制光圈已经模糊到几乎看不见的程度时,忽然赵老爷子的魂魄直接从阴阳阎罗笔中跳将出来。看起来魂体凝实,再无方才的虚幻感。

  他叹了口气,然后告诉我说,“你应该也知道,我找张坎文是为了文山一脉的传承,经过这件事之后。文山一脉,仅剩下他一个人了……可惜的是,我这一脉历经挫折,事到如今,怕是真的要断了传承了。也罢,尽人事听天命吧……周易小友。我走之后,你且将这阴阳阎罗笔收好,自用或者收藏都可以,此外,我会告诉你一个我们文山一脉真正传承之所在,你若有心。自行去寻找也可。我只恳求一件事,等我走之后,你尽力再找下坎文,若能寻到他,尽力帮他,维持住我们文山一脉的传承吧……”

  说完之后,赵老爷子或许是自觉没有时间了,甚至不等我的回答,直接就对我开口说,“待你进入识曜境界之后,将道炁接引入这阴阳阎罗笔中,细细体悟,你会发现其中另有玄机……具体细节待你自行摸索,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我文山一脉守卫千年的秘密,也是我文山一脉背负千年的责任,将来看到那件东西之时,你自会明白其中的缘由……”
  日期:2016-07-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