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15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军途径彭城时,诸将纷纷请战,武陵王态度尤为激烈,但刘义恭不从。第二天,宋文帝命令彭城守军截击魏军的诏书送到了彭城,此时,魏军已经走远,刘义恭这才命令镇军将军司马檀和之向萧城方向追来。魏军闻讯,将随军俘虏的一万多南方百姓悉数屠杀后,仓皇离去。宋文帝听闻魏军平安返境,极为恼怒,斥责江北六州的刘宋守军。其中下诏责备彭城宋军未能及时在魏军北返途中拦截魏军,降刘骏为北中郎将。

  我想此刻的刘骏内心是崩溃的,可没办法,这就是政治,任何事中都有干实事的人,也有背锅的人,可很多人干了实事也难逃背锅的命运。
  此次南北大战,前后持续半年,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然而,参战双方在这场战争中都蒙受了相当惨重的损失。

  《宋书 索虏传》如是记载:“自江、淮至于清、济,户口数十万,自免湖泽者,百不一焉。村井空荒,无复鸣鸡吠犬。时岁唯暮春,桑麦始茂,故老遗氓,还号旧落,桓山之响,未足称哀。六州荡然,无复余蔓残构,至于乳燕赴时,衔泥靡托,一枝之间,连窠十数,春雨裁至,增巢已倾。虽事舛吴宫,而歼亡匪异,甚矣哉,覆败之至于此也。”
  《资治通鉴》虽然寥寥数笔,但鲜卑人的野蛮行径也跃然纸上:“南兖、徐、兖、豫、青、冀六州,杀掠不可胜计,丁壮者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盘舞以为戏。所过郡县,赤地无余,【春燕归,巢于林木】。自是邑里萧条,元嘉之政衰矣。”
  淮河沿岸百姓十不存一(如果根据刘宋的户籍资料来看,江淮一带在此次大屠杀中,人口损失近百万),千村万落被夷为平地,春天飞回的燕子再也找不到故巢,只得在树上筑新巢,一条树枝上竟一连筑了十几个鸟巢,春雨一过,鸟巢压断树枝,掉到了地上。而暴虐的鲜卑人行为比日本鬼子更恶劣,斩杀俘虏比赛,枪挑婴儿取乐,泯灭人性到了不可复加的地步。
  当然,魏军在战争中兵力也损失较大,在与刘宋部队局部战斗中讨不到便宜,陷入刘宋人民战争的汪洋之中更是遭受了重创。《宋书》称:“焘凡破南兗、徐、兗、豫、青、冀六州,杀略不可称计,而其士马死伤过半,国人并尤之。”兵力折损近半应该是比较贴切的情况。范文澜也评价这次战争说:“鲜卑人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死伤,此后害怕同南朝作战。”这句话明显是说过头了,但这次南北大战却打出了南北双方半个世纪的和平是毋庸置疑的。因为直到孝文帝亲政前,双方虽然局部战争不断,但北魏却再也没有动过全面南征的心思。

  战后,宋文帝根据参战诸员的表现,依次进行了赏贬,臧质升任为雍州刺史,萧斌被免官。刘骏在降为北中郎将后,不久再被启用,升为都督南兖州、南兖州刺史,镇守山阳。此后不久,刘骏又升迁为都督江州、江夏西阳,晋熙新蔡四郡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而领导西路军取得辉煌战果的皇六子随王刘诞不知何故,降职去担任了会稽太守(不排除宋文帝试图让其进行政务历练)。
  此外,南北大战后鲁爽协同弟弟鲁秀反水魏军,带了一千多家汉人百姓南归刘宋。宋文帝宽仁远怀,没有让徐湛之等人算旧账,并依据之前和鲁轨接洽的约定,册封鲁爽为司州刺史。拓跋焘得知这事后,狂性大发,派人掘了鲁爽父祖的坟墓。

  不过,癫狂的拓跋焘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存活了。北归的来年,北魏政局动荡,太子拓跋晃意图阴谋发动叛乱,结果遭致拓跋焘废杀。而后,暴虐无度的拓跋焘死于内宦宗爱之手,结束了他罪恶而又血腥的屠夫一生。
  拓跋焘死后,宗爱迎立拓跋焘幼子拓跋余即位,然半年后拓跋余又被宗爱弑杀。经过一番动荡,皇位最终落到了废太子拓跋晃儿子拓跋濬的头上。看过神剧《锦绣未央》的观众想必不会对这个皇帝陌生,因为随着他的上台,一代女雄——文明冯太后也走向了历史前沿。
  而刘宋方面,宋文帝在拓跋焘死后发动了他执政时期的第三次北伐,也是最后一次。刘兴祖吸取了前两次争河南而无功的教训,建议自山东进兵河北,堵塞太行山诸隘口,将北魏遏制在山西以内。若河北甫定,则河南自然落入宋军之手。宋军若在抵达黄河之后,进攻河北,北魏形势就很危险,魏主须亲自率军抗击,刻不容缓。不过,宋文帝觉得此策太冒险,予以否定,第三次北伐也最终功亏一篑。

  经过刘宋王朝政治倾轧和南北大战的洗礼,在动荡与纷乱中成长起来的刘骏正在缓步走向历史大幕的中心。在“刘义隆时代”日暮西山过后,他将用自己的双手接过帝国的权杖,书写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篇章!
  日期:2017-05-20 21:36:48
  第三章 夺来的帝位
  太祖被弑(上)
  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这一年于刘宋王朝是有着刻骨铭心记忆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宋文帝这颗照耀帝国三十年的“红太阳”突然陨落了,而后很多人的命运也在那一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南朝的路该往哪走,成了困扰后世南朝诸帝最头疼的问题。

  这一年的大事我们还是先聚焦在已经升任为江州刺史的武陵王刘骏身上吧,对于刘骏来说,任何错失自己都是要负责的,任何升职自己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刚刚升任为江州刺史后的他,便迎来了新一轮艰巨的任务——讨伐山越。
  元嘉二十七年,南北大战后,宋文帝威信一落千丈,以前不安分的野心家和山越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司马黑石、庐江叛吏夏侯方进在西阳(今湖北黄冈)五水,煽动群蛮,自淮河、汝河一直到汉水、长江之间,山越四起,反抗官府。当年十月,宋文帝命令沈庆之率领众将前去讨伐,命令豫州、荆州、雍州各派军队,受其节度。
  而这时候,与沈庆之战区毗邻的江州也有山越闹事,武陵王刘骏因而也带领群僚,投入到了对山越的作战中。在此期间,宋文帝又发动了元嘉年间最后一次北伐,沈庆之所部和刘骏所部由于还在征讨山越过程中,于是便未能参与此次战斗。
  北伐结束以后,宋文帝就将注意力集中到讨伐五水蛮上了,而另一方面,縁江蛮族趁刘宋北伐失败,府库空虚之际,举族兵数万发动叛乱侵犯江州。元嘉二十九年(公元452年)十月,宋文帝派遣沈庆之率领各路人马前往讨伐,到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年初,他又下诏命令江州刺史武陵王刘骏率领各路军马,与沈庆之会合,武陵王刘骏推进到五洲(今湖北浠水)。
  与沈庆之合兵后的刘骏军力大涨,很快这对老搭档便双剑合璧,击破了元嘉年间山越的最后一次大暴乱。打那以后,山越大规模的暴乱鲜有发生,即使发生也很快就被弭平了。然而,宋文帝却没有时间对此表示欣慰了,因为就在同年,他就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太子刘劭和次子刘浚联合砍死了。
  提到这件事,史书一贯将其称为又一场“巫蛊之祸”,熟悉西汉历史的朋友肯定会记得汉武帝晚年的那场“巫蛊之祸”。那场“巫蛊之祸”导致唳太子刘据被杀,皇位最终传承到了汉武帝小儿子刘弗陵手中。刘宋这边也一样,酿成了惨烈的皇室内讧,只不过不是老子杀儿子,而是儿子杀老子,顺带延伸出弟弟杀哥哥满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