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14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拓跋焘在瓜步山上修筑了行宫,“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恰恰说的是这一景。那么,此时魏军兵力大致有多少呢?百万肯定是假的,《魏书》有处细节是说六十万,但根据李孝伯一本正经地说四十万,那基本在四十万左右。加上后来拓跋仁的部队,总兵力不超过五十万,又在战斗中损耗不少,如今大致在四十五万左右。
  但是,拓跋焘也很清楚,面对重重战舰封锁的长江,自己想要依靠竹筏渡江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劫掠来的粮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所以,拓跋焘目前只能做的是依靠炫耀武力来迫使宋文帝割地求和。
  这时,宋文帝也登上了石头城,窥视魏军阵容,他看到黑压压一片的魏军,面露忧色对江湛说:“北伐之计,赞同的少,如今百姓劳累怨恨,不能不心生惭愧,给群臣平添了忧愁,这都是我的过错。”又说道:“檀道济如果还活着,岂能让胡马来到这里!?(使檀公在,胡骑安能济此耶?)”也许,这个时候,宋文帝真的对当年诛杀檀道济有所悔恨了。
  很快,拓跋焘派出了使者求和,宋文帝试探性地派使者回访接洽,拓跋焘便在大帐里拉出11岁的孙子拓跋濬对宋文帝使者说:“我率天下之众来此,不是为了建功立业,而是为了和宋主永结秦晋之好。如果宋主能将公主许配给我这孙儿,那我也会把女儿嫁给你们皇三子武陵王。到时候两家和好,匹马不复南顾。”

  面对拓跋焘开出的条件,宋文帝召开了廷议。群臣认为能化干戈为玉帛是好事,一致同意求和,但江湛却反对说:“索虏无信义,不论骨肉亲情,即使答应了他们日后他们也不会有所顾忌。”
  这个时候,太子刘劭当场就爆发了,指着江湛的鼻子破骂:“现在三王(刘骏、刘义恭、刘铄)被困重围,你还敢在这提反对意见!?北伐失败,丧师失地,如今必须斩杀江湛和徐湛之以谢天下!”宋文帝这时候发话了:“北伐是朕的主意,江、徐二人不过是附议罢了。中州天下决不可分,朕与索虏势不两立!”宋文帝放弃议和,颠覆了拓跋焘妄图搞“两个中华”的阴谋,在名义上讨不来承认,那只能为下次大战留下伏笔了。

  求和不成,拓跋焘还是得撤,于是他在瓜步山摆下庆功宴后便于第二天离去。魏军一撤,宋文帝便宣布建康城解严,这次北伐的失利不仅让刘宋积累了二十年的“元嘉之治”为之一空,战前允诺给百姓的还款更让刘宋末年陷入了巨额财政赤字。在索虏铁蹄蹂躏下的淮河两岸也变得支离破碎,千里无人烟,而于宋文帝本人,因为这场战争,他在百姓心目中崇高的地位轰然倒塌。一言以蔽之,“一呼百应的时代已然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众声喧哗。”宋文帝之后,南朝再也没有达到元嘉时代的国民凝聚力,即使后世的梁武也未能幸免。

  然而,最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宋文帝戒严期间的一个举措,开启了潘多拉木盒,使得后世的南朝陷入了血腥得皇室内讧中。就在拓跋焘兵临瓜步期间,他下令赐死了已经废为庶民的四弟刘义康,开了南朝宗室自相残杀先河。

  而拓跋焘在北返途中再次经过了盱眙,只不过,这次他想不到自己会在这小城下碰一鼻子灰。
  臧质,我们的老熟人,经过之前的描述,我们基本对他的印象定格在不安分的外戚,丑陋的外表下包含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当然,记忆犹新的莫过于参与过孔熙先事件和被拓跋焘吃掉了整个兵团。
  对于这个手下败将,拓跋焘自然不会放在眼里,打听到盱眙城内只有三千人马,于是拓跋焘以“劳军”为名,要求臧质和太守沈璞进献美酒。也许是之前在彭城和瓜步的交涉中,宋军给了拓跋焘太多的面子,以至于让他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忘记了自己是侵略者,反而自以为是贵宾。
  很快,臧质的“美酒”送上来了,拓跋焘揭开坛子正准备喝,一股子尿骚味扑面而来。拓跋焘看了看,觉得是嘘嘘,闻了闻,发现很可能是嘘嘘,尝没尝不清楚,反正最后肯定这是嘘嘘。
  怒不可遏的拓跋焘下令四面围住盱眙,士兵人海战术齐上,一定要攻破这座小城。开战前,拓跋焘还给臧质送去一封恐吓信和一把宝剑,信中说:“我派出的攻城军队非我国人,城东北的是丁零人和匈奴人,城南的是氐人和羌人。假设丁零人死了,正可减少常山之贼;匈奴人死了,正好减少并州的贼寇;氐人、羌人死了,也就减少关中的贼寇。你但杀无妨!”拓跋焘毫不避讳地再次在信中提到了自己的种族灭绝计划,而且这个计划从他实际操作起来可谓是屡试不爽,外族人就在这一次次征战中人数逐渐减少,最后匈奴人没了,丁零人没了,氐人没了,羌人几乎也没了……

  就在拓跋焘还沉浸在自己成功的种族灭绝计划中时,臧质的回信也发过来了,“格老子的,无耻的人见多了,像你把无耻写脸上的我头回见。你仗着自己是四条腿走路就屡屡侵扰我国,知道王玄谟为什么不跟你打么?江南的小子都知道‘虏马饮江水,佛狸死卯年’这句话。我们撤退就是让你饮上长江水罢了,如今天要亡你,你劫数难逃!现在你小子犯我手上,我又岂能让你活着跑回桑干川?你小子走运,那是被乱兵所杀,不走运,嘿嘿被我活捉。到时候,我就牵着一头小毛驴,捆着你送往菜市口砍头。至于我,烂命一条本就不打算活着,如果老天不显灵,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你小子的兵力和才智比得过当年的苻坚么?你安心攻城莫走,粮食不够吃,我供给你。所送刀剑已收下,是不是想让我挥刀斩了你!”

  拓跋焘看完臧质的回信,气得浑身发抖,怒吼着下令制造一张大铁床,把刀尖锥尖朝上镶在铁床上面,恶狠狠地喊道:“攻破城池,抓住臧质,让他躺在上面。”臧质也不示弱,将拓跋焘炫耀的信件誊抄了几千份,射给了攻城部队前军中的外族人,并对他们说:“你们都抬眼看看吧,佛狸把你们当畜生,你们都是中国人,何苦为外族卖命呢?”顺带臧质还明码标价——“斩佛狸人头,封万户侯!”

  日期:2017-05-13 18:32:29
  硝烟散尽
  紧接着,魏军一波又一波地发起对盱眙城的进攻他们用钩车钩住城楼,想将城楼钩塌,城内守将则用铁环制成巨型锁链拴住钩车,数百人呐喊着向后牵引,钩车无法后退。等到夜里,守军从城内悬下木桶,桶内藏着壮士,将钩车的钩子砍掉,并将钩车缴获。第二天,魏军又用冲城车猛撞城墙,但盱眙城墙土质细密坚硬,冲车每次撞击,仅仅撞落数升城墙上的泥土。
  眼看不凑效,拓跋焘下令魏军强行攀登城墙,部队轮番上阵,掉下梯子再重新攀爬,无人敢退缩。守军拼死苦战,杀死魏军一万多人,魏军尸体堆积得与城墙那么高。战斗异常惨烈,魏军强攻了整整三十天,却一直无法攻破城池,还折了大将长孙真。

  这时候,军中疫病盛行,细作还传来消息说宋文帝已经命令彭城的江北集团军全线出击,切断魏军归路,实现关门打狗。拓跋焘惊骇,焚烧攻城器具后仓皇渡过淮河退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