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13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畅神色不变:“君之所言,中华无人听闻,何况诸王之贵,还谈什么邻国之君。二王以魏主营垒未立,将士疲劳,城中有精甲十万,人思效命,恐怕轻相陵践,故而暂闭城门。待休息士马,然后共治战场,刻日交戏。”
  李孝伯轻蔑地一笑:“令行禁止,主将常事,当以军法号令,哪里用得着废桥杜门?穷城之中,复何以十万夸大?我亦有良马百万,如何?”张畅静静道:“王侯设险,怎能只用法令。我若夸君,当言百万,何必言十万,北方草原乃产马之地,无须以马匹自夸。”
  李孝伯眼波闪动,声音变得温和:“南北道路阻断,音讯不通,太尉、安北年少,主上深以为忧。若欲向江南派遣信使,当为护送。若无坐骑,我国出马相送。”
  张畅随口道:“这里小路甚多,使者晨去夕回,就不劳烦魏主。”
  李孝伯说:“我们也知道有水路,不过,似乎被白贼(指孙恩、卢循的天师道余孽)切断了。”
  张畅说:“你穿着白色衣服,自称白贼啊。”
  李孝伯大笑:“今天的白贼与黄巾、赤眉没什么不同。”
  张畅说:“我们江南没有黄巾、赤眉。”
  李孝伯说:“江南没有,这里也没有。”
  张畅说:“青州徐州,确实有贼人,只是不是白贼罢了。”
  李孝伯说:“周公握发吐脯,为何两位王爷独自尊贵?”

  张畅说:“握发吐脯,那不是对邻国之人。”
  李孝伯说:“对本国之人尚且如此,对邻国更应恭敬。并且,客人来了,主人要尽到地主之谊。”
  张畅回答:“昨天看到客人来到我城门,好像也不是十分有礼貌。”
  李孝伯话锋一转,言词尖刻道:“永昌王一直镇守长安,如今率领八万精锐骑兵,直抵淮南,寿春也是闭门固守,不敢相抗。前几天,送去了刘康祖的人头,他们都看到了。王玄谟平常之人,南国为何让他做先锋,以致奔败?我军自入此境七百余里,主人竟无一次抵抗。邹山之险,君家所凭,前锋一到,守将崔邪利躲入地窖,诸将倒曳而出,主上赦免了他,就在军中。”
  张畅道:“王玄谟南土偏将,非国之才士,不过是个前锋而已。我大军未至,王玄谟乘夜班师,以至于戎马小乱。崔邪利陷没,何损于国!魏主用数十万大军制服一个小小的崔邪利,何足道哉!入境七百里不见我军抵抗,那是太尉神算,安北圣略,这是兵机,不便相告。”
  李孝伯威胁道:“你说这些空话来和我对答,可谓是闪烁其词,由此可知已经无话可说。我主并不会包围彭城,将亲自率领大军直抵瓜步山。南方一旦平定,此城不攻自破,如果南方不能平定,这里也不是我们想要的。我大军今当向南挺进,饮马江湖。”
  张畅一脸沉静:“要去要留,悉听尊便,若虏马得饮长江,真是没有天理。”当时刘宋流传着一句童谣,说“虏马饮江水,佛狸死卯年。”卯年,就是公元451年,即来年。
  张畅的谈吐让李孝伯望而生畏,张畅将要回城时,李孝伯追上说:“长史多保重,你我相距只有几步,可叹却不能握手!”

  张畅对李孝伯说:“希望我军能很快平定天下,我们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再次相见。你如果能立身宋朝,这次将是我们认识的开始。”
  李孝伯久久凝视着张畅远去的身影,不卑不亢,尽显华夏礼仪之风,然而这种感觉却让李孝伯觉得似乎阔别了多年。毕竟,在屈身侍奉了诸胡百年的北方门阀身上,已经再也看不到这一风骨了。
  拓跋焘又向城内借箜篌、琵琶、筝、笛等器及棋子,刘义恭回答:“受命指挥军队,没有携带乐器,在此地举行宴会,使用的是本镇的歌女,有些乐器,也不错,就送给你了。”刘骏回答:“担任一方大员,对此无暇关注,前有诸王临别相赠有琵琶,可以送给你,棋子也一并送去。”
  外交战结束后,拓跋焘当即下令魏军对彭城发起进攻,焚烧南城城门,然而彭城上下同仇敌忾,魏军攻城受阻。三日后,拓跋焘怕重蹈悬瓠城覆辙,便撤了对彭城的包围,挥师南下……
  为了集结起更多的兵力,拓跋焘下令还在围攻寿阳的拓跋仁撤围赶来汇合,目标只有一个——直扑长江!拓跋焘在南下的过程中继续保持着“三光政策”,沿途烧杀抢掠,摧毁村庄房舍,在解决了军粮问题后,留下了一派千里无人烟的惨景。
  当拓跋焘军队到达淮河时,遇到了消失已久的臧质军团,臧质军团原本和沈庆之军团一样,是前往执行阻碍拓跋焘南下彭城任务的。可是如今拓跋焘撤了彭城之围,臧质也只能继续追随南下,截杀拓跋焘。

  与拓跋焘四十万大军相比,臧质目前手里只有一万人,而且是步骑混杂的。顺带提一下,后来的刘宋王朝终结者——齐高帝萧道成此时也在臧质军中服役,只不过此时的他仅仅是个中下级军官。
  臧质在盱眙城摆下阵势,依山扎营,傍水结寨,想阻挡拓跋焘。结果拓跋焘依靠人海战术,再次吃掉了这个军团,臧质仅仅带了一千残兵退入了盱眙城。当时的盱眙太守沈璞未雨绸缪,早在宋军围困滑台的时候,他就预感到战事可能波及江淮流域,所以将盱眙城修缮得和铁桶一般。
  对于臧质残部的入城,沈璞手下很多人都不支持,觉得这会增加城内负担且容易引火烧身。但是沈璞却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今天遇到的敌人非常残忍,古往今来都没有过比他们屠杀更严重的民族了。臧质所部都是我们的同胞,难道我们忍心看着他们被外族屠杀么!而且,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佛祖告诉我,这批残兵里有一个会成为我们未来的皇帝。(怕是说萧道成吧)”
  臧质顺利进了城,可拓跋焘却犯难了,由于淮南各地都坚壁清野,所以抢掠粮食变得越来越困难。为了节省时间,拓跋焘不想继续浪费在死磕淮南各镇上,而是率军继续往长江扑去。
  十二月十五日,拓跋焘率领四十万大军进抵瓜步山,与建康城仅一江之隔,拓跋焘下令拆毁居民房屋,砍伐芦苇,在滁河河口制造木筏,声言将要强渡长江。一时间,建康城内人心惶惶,百姓们都紧盯着江对面,只要魏军一旦过江,就立即逃跑。
  日期:2017-05-13 18:27:56
  虏马饮江
  其实,早在拓跋焘兵临淮河的时候,建康方面就实行了戒严。宋文帝发布命令,首都境内居民的青壮年全部征召入伍,包括帝国所有的王公大臣们的子弟。同时,刘宋全部水军守卫长江,从采石矶到暨阳,绵延六七百里。徐湛之与太子刘劭分守石头城,负责调动一切卫戍部队。
  同时,宋文帝还重金悬赏刺客刺杀拓跋焘,凡是能够斩杀拓跋焘的,封八千户开国县公,重赏布帛丝绸各一万匹,金银各一百斤;其余人员赏赐不等。为了调动一切力量抵御拓跋焘,宋文帝甚至下令西路军撤离战场,回师解东线之围。由于西路军是唯一立下赫赫战功的集团军,所以宋文帝大肆封赏有功人员,柳元景被封为为宁朔将军、京兆、广平二郡太守,同时任命庞季明为定蛮长,薛安都为后军行参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