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11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玄谟不撤,横亘在山东集团军和江北集团军之间的联系便没有打破,两个集团军或可相互配合共抗索虏。可是,如今王玄谟撤退,所部再次被索虏消灭,这样一来,两个集团军就被分割开来。
  拓跋焘此时的心思没有放在山东的萧斌身上,而是率领主力扑向了彭城。与此同时,沈庆之部和臧质部突然分别从萧斌集团和中路军集团中脱离开来,前来阻碍拓跋焘南下的步伐。由于史料记载纷杂,关于沈庆之何时从萧斌处脱离已经无从确定了,大致可能性在萧斌退守山东的时候他或许并未跟从。而臧质在之前史料中一直未见跟随刘康组等人作战,并根据《宋书 臧质传》中记载,王玄谟久攻不下滑台,臧质曾上书宋文帝要求自己替换王玄谟担任攻城任务,也许臧质脱离中路军大概就在王玄谟围攻滑台前后。

  拓跋焘主力南下后,先是攻克了宋军囤积军粮的荣胡冢。拓跋焘为了炫耀武力,甚至在此推到了为秦始皇歌功颂德的石碑,用武力鞭挞着汉人的文化产物。而后,他分兵从西北,北面威逼彭城,另一路则进抵下邳,切断了彭城与淮南的联系,他预备一口吃掉江北集团军,然后再回师山东,解决掉萧斌的山东集团军,这样东路军将全军覆没。
  就在拓跋焘完成对彭城的半包围之际,拓跋仁的支援部队也到达了虎牢。在魏军生力军到达战场的情况下,中路军开始败退,魏军趁机夺取了之前久攻不下的悬瓠城。而在拓跋仁军队当中的汉奸司马楚之也趁机展开舆论攻势,诱导百姓归降北魏的有近万家。
  刘康祖的兵团在撤退过程中遭遇拓跋仁八万骑兵的追击,面对步兵和骑兵的对垒,且刘康祖手下仅有八千之兵,手下纷纷建议沿着山路撤退。然而,义愤填膺的刘康祖却断然拒绝,说道:“我奉命于圣上,志在荡平河洛,如今敌人送上门来,狗羊再多有何用,还不是被歼灭?寿阳就在后方,我们这边战事胶着,援军必然赶来!”

  于是刘康祖效仿刘裕当年,结战车为阵,并号令三军:“敢回头的,斩首,敢撤退的,剁脚!”刘康祖视死如归的决心是值得赞颂的,但是他看错了人,寿阳城内的南平王刘铄压根就没有誓死一战的决心,直到刘康祖在和索虏的交战中被消灭,寿阳方面都未曾派出一兵一卒。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能预感到了,刘康祖所部八千将士奋战索虏,斩杀魏军上万人,大战一日一夜却未见寿阳方向的援军。为了鼓舞士气,刘康祖在身受十余处刀伤的情况下,勒马在队列前面。然而一支冷箭洞穿了刘康祖脖子,使他栽下马来,剩余的宋军在失去主将的情况下被屠戮殆尽。
  歼灭了刘康祖所部,拓跋仁继续向寿阳推进。为了炫耀武力,索虏派人将刘康祖的首级呈现给寿阳城中的刘铄,并将斩获宋军的首级系于马尾,绕着寿阳城纵马三圈。更有甚者,他们还将宋军首级垒在城西,高度居然与寿阳城城墙持平。刘铄不敢出城应战,只能下令坚壁清野。
  中路军经此一役,只有龟缩在寿阳城内的刘铄以及游离在外的臧质一部。而东路军的境况也很不好,因为此刻拓跋焘已经来到了当年楚霸王营造的戏马台,距彭城咫尺之遥。这时,身处彭城内的东中路军联合总指挥——江夏王刘义恭准备弃城而逃。
  而沈庆之却建议,派出精锐的战车部队护送两王(刘骏及刘义恭)及家眷北上历城(萧斌山东集团军大本营),护军将军萧思话留守彭城。沈庆之这时候出现说明他并没有在南下途中遭遇拓跋焘的军队,并完成和江北集团军的顺利会师,但他所提出的建议却缺乏可操作性,一旦战车部队扛不住数十万鲜卑骑兵,那这两王就是出去送死了。
  这时刘义恭的长史何勖否定了这一危险的提议,他觉得全军撤退后不往南走,改为东进,到郁州田横岛(今江苏连云港附近)后,坐船走水路撤回建康城。刘义恭是打定撤离主意了,但究竟北上还是东进却犯了难。
  日期:2017-05-13 10:17:24
  南北大战(四)
  这时候,武陵王的长史张畅却反对说:“假如北上和东进真的可以实现,那下官必然赞成。可是如今城内军粮不足,百姓早生逃亡之心,只是苦于城门紧闭,无法逃离罢了。一旦出城,人心就散了,到时候还谈什么东进和北上?现在我们坐镇彭城,依靠强大的城墙和充足的部队或可与索虏一战,等待援军。如果王爷真准备逃,那么就让臣以颈血溅王爷马蹄!”
  张畅说完,武陵王刘骏也表态了,他说:“父皇委任五叔作为全军统帅,是去是留我本无话可说。可是,我身为徐州刺史,奉命镇守徐州,却让国家受辱,索虏铁骑长驱直入,已然是羞愧万分。现在再弃城而逃,实在无颜面对父皇,今日,道民(刘骏小字)愿与彭城共存亡!”

  我们需要记住刘骏这一番话,虽然后来当了皇帝后的他有所堕落,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从来没有糊涂过一次。王玄谟前锋失利以来,宋军的气势降低得很快,军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战略转移”,但是,在人人都想着撤退的时候,刘骏振聋发聩地一句话却唤回了彭城所有将士的士气和决心!
  眼看自己的侄子都说出这番话了,刘义恭也不好再说什么,外加上宋文帝派出心腹徐爱前来传达坚守的命令,刘义恭也只能死守彭城了。
  这时,拓跋焘率领部队到达彭城城下,派遣活捉的俘虏蒯应前去城下讨要些美酒和甘蔗。城上的士兵便询问:“魏主亲自来了吗?”蒯应连忙回答:“是。”城上又问:“现在在哪?”蒯应指了指,说:“在城西南。”这时城上继续问道:“这次带了多少兵马?”蒯应回答:“步马四十万。”听完蒯应的汇报,城上的士兵便去回禀武陵王刘骏了。
  武陵王刘骏听完之后欣然说道:“魏虏远来疲敝,送去两壶美酒,甘蔗百挺劳军吧。听说他们那有骆驼,可以送一些给我们见见。”
  等到第二天,拓跋焘派遣尚书李孝伯前往城下交涉,李孝伯便对着城头喊话:“魏主让我给你家安北将军捎个话(刘骏之前由于驰援悬瓠城失利已经不是安北将军了,拓跋焘不清楚状况固依旧称安北将军),安北将军可否出城一见。我们只求与安北将军会一面便不攻此城,安北将军何必让将士再受兵戈之险?骡子、骆驼等特产已经全数送来,并有一些杂物。你们可以直接去南门外领取。”
  此时坐镇彭城的第一领导人是刘义恭,军事支柱是沈庆之,可拓跋焘唯独提了刘骏的名字,想来是对于那次奇袭记忆犹新吧?虽然那次出奇兵并未对鲜卑造成重创,但敢在拓跋焘百万之师眼皮子底下搞救援行动,而且就区区千人,光凭这点胆略也好比龟缩在寿阳城中的刘铄强。所以眼高于顶的拓跋焘没有记住宋文帝的太子,没有记住宋文帝的五弟,却独独记住了宋文帝这个并不得宠的三子。

  很快,孝武帝的长史张畅作为代表,出南城与李孝伯接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