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10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就在宋军全线胜利之际,一些潜在的问题也开始显现出来,其中最先出问题的是将帅的个人素质方面。在冷兵器时代,有时候将帅的个人素质是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正所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之前说过宋文帝摆脱世族掌兵的旧模式是一种进步,但是这批新任用的人才又是否合适,很快在战争中得到体现了。
  最先掉链子的是王玄谟,他贪婪成性,为了不损伤滑台城内的物资,他放弃火攻,面对百姓自发性的归附,他却将其拆散建制,组配到自己的亲兵之间。甚至他听闻滑台附近的大鸭梨美味,就拿出一些军中弃置不用的布匹来换购大鸭梨,要求得布者每户送上八百大梨。
  就因为王玄谟的贪婪,导致了宋军强攻滑台数月都未下,这不仅贻误了北上的战机,更引来了索虏的援军。当年九月,扩军之后的拓跋焘亲率主力南下,兵锋直指王玄谟。等到十月,拓跋焘的前军已经进抵枋头(今河南浚县),距离宋军已咫尺之遥,魏军号称百万,战鼓号角之声震动天地。
  拓跋焘命长孙真率五千精骑绕过黄河,堵住了王玄谟南逃之路。而这时候,王玄谟的探哨部队也发现了魏军主力的到达,垣护之给王玄谟写信,要求他务必尽快结束滑台的攻坚战。但是王玄谟却依然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慢条斯理地继续原来攻势。
  就在王玄谟的不以为意中,拓跋焘的百万大军终于出现了。看到数十倍于己的来犯之敌,王玄谟选择了三十六计中最聪明的做法——跑。结果由于撤退地慌乱,王玄谟所部丢盔弃甲,被索虏追杀了一万多人,侥幸活下来的也四散奔逃,不成建制了。关键王玄谟跑得时候特别不仗义,连知会都没知会下垣护之所部,可好在垣护之是水军,加上求生意志强烈,战法也运用得当,所以突围中仅仅损失了一艘小船。

  王玄谟遇敌的消息自然也惊动了后方的萧斌,萧斌命沈庆之率五千人马赶去支援。身经百战的沈庆之断然拒绝,他说:“魏军主力已到,我们也应该集团军跟进,区区五千人救援毫无作用。”但萧斌不知道是真不懂战法还是执意想让沈庆之去死,再次命令沈庆之去救援,可说话间王玄谟却逃回了大本营。
  见到丧师失地的王玄谟,萧斌气不打一处来,扬言要斩了他以正军法。沈庆之这时似乎是嗅出萧斌要整死王玄谟和自己,独掌军队另行他事的危险气息,出于保王玄谟的心思,他劝谏说:“拓跋焘威震北国,如今带了百万之众前来,岂是区区王玄谟能挡得住的?临阵杀将,无异于削弱自己,这不是良策啊。”
  而这边王玄谟被捕后在睡梦中(这居然还睡得着)听有人喊他背诵《观音经》避死,于是王玄谟立刻开始背诵经文了,第二天他被押解上刑场之际,突然传来了赦免的诏令。关于这则故事真假,我表示很怀疑,一个明天就要死的人,还能淡定地入睡么?考虑到当时佛教盛行,这或许只不过是佛教徒杜撰出来给舆论造势的段子。
  而宋文帝后来也问沈庆之,为何要劝萧斌刀下留人,沈庆之给出的回答是:“诸将败退后,都害怕因军败被追责,如果军败逃归本国,还被诛杀,大家将会逃散,况且,魏军大兵将至,不宜削弱自己。”当然,对于沈庆之的回答,我也是持怀疑态度的,作为宦海沉浮的老狐狸,他提出这一意见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自己还是值得商榷的。
  前锋军团全军覆没,眼看拓跋焘大军杀来,萧斌这时候再也坐不住了,他问计沈庆之。沈庆之给出的建议也是——跑,哦不对,是战略转移。沈庆之认为此时萧斌不进行战略转移,等拓跋焘包围了自己,那么这个集团军也会像王玄谟所部一样被一口吃掉。一旦自己也被吃掉了,那整个青州将会全部沦陷,同时,身处彭城的武陵王刘骏和相王刘义恭就将成为建康城的最后第二道防线了。

  但是,就在众将商议之际,宋文帝“严守碻磝”的指令也到了,众将决定依令而行,可是沈庆之却坚持己见,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最终结果出来了:王玄谟丧师失地有罪,戴罪立功便誓死守备碻磝,申坦、垣护之两将驻守靡沟城,而萧斌则带主力部队战略转移到历城(今山东济南)。
  日期:2017-05-05 12:53:01
  南北大战(三)
  东路军遭遇噩耗的同时,西路军由于没有遇到索虏主力,所以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宋军先后攻克弘农、陕城。尤其是刚刚归降刘宋的猛将薛安都,在阵前挥舞着一杆丈八蛇矛,所遇鲜卑骑兵皆被刺于马下。
  在西线,魏军与宋军刺刀对刺刀,堡垒对堡垒的攻杀中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由此可见,宋军的真实战斗力远没有后来齐梁陈时代的疲软。而西线战场中,柳元景收降的俘虏中竟然有数量庞大的汉人,柳元景于是质问:“过去,你们总是责备国家抛弃了你们,可是当我们王师北定关中的时候,你们却甘愿为异族效力。那么现在,我想问一问你们,究竟是国家抛弃了你们,还是你们抛弃了国家!”

  柳元景说完之后打马上前,瞥了一圈俘虏,继续说道:“现在王师杀到,对于良善的百姓我们要予以拯救,对于臣服异族的仆从我们要彻底消灭,明白么?!”柳元景话音说完,那群俘虏不知真是良心发现还是出于畏死的本性,接连说道:“鲜卑人把我们当畜生看,驱赶着我们前来送死,我们不服从就会被灭门。战场上,我们稍有迟疑也会被他们后面的骑兵踩死,这些将军你也亲眼所见啊,我们又岂敢背叛中国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啊!”

  这套说辞并没有立即得到宋军的宽恕,诸将都建议将这些二鬼子诛杀,但柳元景却不同意,他说:“如今王师北伐,我们军队留下的名声应当是仁义之师。”于是柳元景将他们全部释放,并让他们愿意回家的都发放盘缠上路。降卒听闻自己被赦免了,对宋军高呼万岁而去。
  宋军的义举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效果,关中义军趁势攻下了潼关,关中各族人民平日里苦于鲜卑人的民族迫害政策而无法反抗,这时纷纷响应,居住在山中的羌族、匈奴族部落也都前来表示归顺。
  虽然西路军政治宣传的工作做得好,加之将士用命,可是关中崎岖的壁垒以及自身部队人数的匮乏导致其进展缓慢,尤其是军粮的短缺让其无力扩大战果,反而与魏军进入了相持阶段。
  此时东线战场的形势依旧严峻,面临东路军已经分化为萧斌的山东集团军和刘骏的江北集团军,拓跋焘主张各个击破,他先是瞄准了在山东的萧斌。他命令魏军各军分道并进:库仁真率领关中之军八万骑兵从洛阳朝寿阳(安徽寿县)方向进攻;步尼公率军直扑马头;楚王拓跋建率军朝钟离(今安徽凤阳)方向进攻;阿斗泥从青州朝下邳(安徽邳州)方向进攻;拓跋焘自己则率军从东平(今山东东平)向邹山(今山东邹城)扑来。

  这个时候,吹牛天才王玄谟又莫名地做了逃兵,魏军趁机攻占碻磝。关于王玄谟为何会逃,《宋书》给出的答案是他受了刘义恭的指令,南下彭城汇合。不管王玄谟撤兵是否真是接到了命令,单从他的这一举动便是酿成大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