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8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宋文帝最不宠幸的儿子,刘骏或许早已对这个结局有所了解,而此次事件似乎也让他开始认识到,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只有更努力,获得更多的成就才能改变不被皇帝宠幸的命运。
  不过这次突袭对于刘骏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在一个人的眼中,他记住了这个刘宋皇子,记住了这敢于只带千余人就能只身突入自己千军万马铁桶合围的方阵中的安北将军。
  悬瓠城下,灰头土脸的拓跋仁来到拓跋焘面前。拓跋焘骑在马上,正眼未看拓跋仁一下便问道:“敌军多少,你们死伤多少?”拓跋仁面有难色地说道:“敌军不足两千,我军阵亡……阵亡三千。”“真是笑话啊!我堂堂数万鲜卑儿郎居然只被数千人击斩了三千余人!”拓跋焘转而看着拓跋仁说:“守彭城的是谁?岛夷还有此等人才?”
  “据说,据说是刘义隆的三子,安北将军武陵王刘骏。”拓跋仁应答着。拓跋焘咀嚼着刘骏的名字,突然笑道:“彭城远距千里,居然敢解此地之围,而近在咫尺的寿阳却按兵不动,刘骏,呵,没想到刘义隆还有这等儿子!罢了,把攻城器械烧了撤兵吧。”拓跋仁不解:“陛下,何故?”拓跋焘摇了摇头:“大军顿于坚城之下月旬不克,师必溃矣。放心,我们还会回来的。”
  考虑到此时宋文帝已经从寿阳方向派遣宋军主力北上了,拓跋焘明白再留下去只能是损失惨重,于是在斩杀多名将领推责后,他下令烧营撤退。此次悬瓠战役宋军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宋文帝为了嘉奖陈宪的顽强死守,将其加封为龙骧将军,领汝南新蔡二城郡守。但是,此次拓跋焘对淮河两岸边镇的破坏是毁灭性的,淮西六郡人口锐减,许多村庄被索虏夷为平地。

  而拓跋焘北返后,还不依不饶地写了封信讥讽宋文帝,称呼其“趁火打劫,掳掠边民,结果反倒在这次南征中损失惨重。”还扬言宋文帝要想息事宁人,需割让长江以北所有领土给北魏。最后,癫狂十足的拓跋焘还说自己有符咒,可以千里之外咒杀宋文帝。
  当宋文帝收到拓跋焘的书信后,他终于明白:这人怕是真疯了。对于打仗成疯的战争狂人来说,唯有武力破灭他的一切,才能让他彻底忏悔自己所犯下的过错。上世纪前苏联就是如此对付希特勒的,如今宋文帝也准备打醒这个老佛狸!
  于是,宋文帝召开廷议,讨论北伐事宜。朝臣中立刻分成了两派,以丹阳尹徐湛之、吏部尚书江湛、彭城太守王玄谟、尚书吏部郎袁淑等人为首是主战派。以太子刘劭、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护军将军萧思话、左军将军刘康祖等人为首是主和派。
  这边我们有些好奇了,因为主战派里除了王玄谟算是稍微知道点兵机的,其他都是清一色文人。而主和派却糅合了当时刘宋军界里的实力派,当然,这边还得解释下,所谓主和派并不是真心不想北伐,只是说一致认为该推迟北伐。
  这些将领之所以都赞成推迟北伐想必是从刚刚的悬瓠城之战中总结了经验教训,认为此时的刘宋军队各方面素质还达不到开启南北大战的指标。但是,垂垂老矣的宋文帝实在无法按捺住心里“封狼居胥”的豪情壮志了,他立刻反驳说:“北方人民在索虏的高压之下,处处都是揭竿而起的起义,我王师一旦杀到,他们无不望风归降。此时多拖一天便是多消磨一天他们的耐心。”
  宋文帝这番说辞有些一厢情愿了,是的,北方人民确实有期待着宋军北伐的,但这并不全面。在局部地区,尤其是北魏的核心地区——山西和河北一带,那边的民众已经高度胡化了,誓死效忠鲜卑索虏,后面我们会提到。
  沈庆之依照自己的行军经验再次给刘义隆浇一盆冷水,他说:“我方主力是步兵,而敌军是骑兵,正面迎敌根本无法相抗,当初檀道济两次征讨都无功绩,到彦之将军也是失败而回。王玄谟说他仅靠青徐二州接济就能担当北伐主力,这纯粹是痴人说梦,他的才干比不过檀公,也比不过到帅,只不过是徒增败绩而已。”
  但宋文帝却不以为然,说:“前番两次北伐失败是有缘由的,檀道济是养寇自重,到彦之是突生眼疾。而你说的索虏倚仗的弓马之便也并非没有战胜的可能,现在是夏季,正是我们舟舰利用水系大展神威的时刻,等我拿下滑台虎牢,持重进兵,到时候索虏又能奈我何?”沈庆之还想争辩,可宋文帝却不耐烦了:“你小子烦不烦,烦不烦?要论战去找江湛和徐湛之去!”
  听宋文帝不想再和自己理论了,沈庆之也只能无奈地说:“这治理国家得找对方法,稼穑之事当问农夫,绣红女工当问婢女。陛下你现在要北伐索虏,居然问策的是一帮白面书生,这样怎么可能成功呢?”
  沈庆之这么不识时务,宋文帝也不恼,而是哈哈大笑,看来北伐的刺激让他现在也进入到了一种癫狂状态之中了。同样癫狂的还有大江彼岸的拓跋焘,听到宋文帝要北伐,他又修书一封,称:“两国升平已经很久了,可你总是那么贪得无厌,多次诱我边民,所以我才去你边境烧杀抢掠。先有盘古后有天,鲜卑健儿还在前。我是代表天命的象征,你又岂能来我桑干川和中山?倒是我可以怜悯你久居江南的困惑,和你易地而居。不过你已经五十岁了,据说还没出过远门,如何比得了我们马背上长大的民族?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今送上十二匹白鹿马还有毛毡、药物等。你来的话,如果缺乏马匹,可以乘坐;路途遥远,也许会水土不服,可以吃药。”

  日期:2017-05-05 12:45:18

  南北大战(一)
  又是一通狠话,拓跋焘说话的时候因为癫狂说得有些语无伦次,而同样癫狂的宋文帝倒也看懂了这信的意思。
  他没有功夫和拓跋焘耍弄嘴皮子,而是下令全国进行紧急总动员,准备调集所有兵马,一举夺回当年的失地。
  而就在刘宋朝廷如火如荼地准备北伐之际,癫狂之下的拓跋焘却将三朝老臣崔浩处死了,一同被杀的还有崔浩所在家族——清河崔氏,以及他的姻亲范阳卢氏、太原郭氏、河东柳氏全族。此次事件牵扯人员之广,杀戮官员之重都是创了纪录的,史称“国史之狱”。

  而事件的起因很简单,就是拓跋焘让崔浩撰写北魏国史,要求实事求是,结果崔浩确实也实事求是了,还把撰写完的史书刻在了石碑上。然后有意思的事情来了,老百姓闲的没事去就开始去看这些国史,而国史的内容当真比小说还刺激啊,什么“拓跋家不是皇帝种啊,而是大汉奸李陵的野种啊”,什么“拓跋珪**小姨妈案”,什么“清河王杀爹案”……一通通事件虽然是实事求是了,但却搞出事情了。

  拓跋焘也是要脸的人,那为了自己那张脸,他只能用崔浩的人头来祭奠啦。当然,表面上看是一桩“文字狱”案件,而实际上则是北魏内部汉人集团和鲜卑集团内讧之下的一次大爆发,经过那次事件,北魏朝堂上汉人高官为之一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