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2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开了无忧宫,我回到医馆,发现祝氏兄弟已经来到了这儿,正在药厅那儿跟坨鹊二老交流呢,他们比起在无忧宫的时候要活跃一些,显然也是比较专业性的人才。
  我过去招呼一声,随后离开,回到了房间里,小观音、闻铭和屈胖三赶了过来,我把无忧宫的事情跟他们说起。
  听完了我的话语,屈胖三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提到了一件事情。
  他说:“你之前曾经说过一件事情,你被囚禁于冤越一族的时候,白狼王曾经跟你说过,他跟安是一伙儿的,你之所以落入陷阱,其实是安在背地里推波助澜的结果,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会选择支持她?”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事儿,我觉得不过是白狼王挑拨离间的话语,当不得真。
  屈胖三说是么?
  我点头,说事实上这些天的时间里,安一直在带着人清洗那帮出卖我的人,我觉得应该不像。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是么,那就好。
  他不再说话。
  次日,我们四人辞别坨鹊二老,又在龙云的送行下,离开了汉城。
  至于安那里,我昨日已经辞行,倒不必再去麻烦一遭。
  离开了汉城之后,我们又与小观音分道扬镳。
  随后又是一路坎坷,我们最终抵达了小香港,这儿的管事长老已经换了人,前任的人头,在某处高高挑起的杆子上挂着呢。

  随后就是回到九丈崖,也是有惊无险。
  然而当我们赶到了附近一处小卖部,打通了黄胖子的电话报信,却没有打通,随后老鬼给自己的部下打电话,却得到了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慈元阁被查了,黄胖子现如今正在跑路。
  慈元阁是在三天之前被查封的,罪名据说是与多起文物盗窃案有关,而且慈元阁还参与了文物走私和贩卖,假货的制售以及组织了多宗暴力事件,甚至还有人命官司……
  听到这理由,屈胖三在旁边忍不住就笑了。

  很显然,慈元阁是得罪了人,而上面又没有罩得住,所以就崩了。
  慈元阁偌大的摊子,你要说清清白白,一点儿事情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慈元阁开门做生意,驰骋江湖这么多年,名声一直都很好,诚实守信,公正公平,口碑那是相当不错的,当初荆门黄家以势压人,想要蚕食慈元阁的生意,结果最终没有成功,凭的就是这活生生的招牌。
  不过既然是江湖组织,所谓的暴力事件,肯定是有的。
  毕竟江湖事,少不了那种妄图凭借武力不讲规矩的人,真碰到了这样的人,你若是客客气气的应付,估计没两天,慈元阁就得关门了。
  所以慈元阁花了重金,不但让自己阁中掌柜和伙计有着真本事,而且还请了许多大本领的供奉。

  他们甚至请了天下十大之一的黄晨曲君来当作首席供奉。
  而一字剑死后,又请了黄胖子子承父业。
  这就是震慑力。
  黄胖子不但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而且还是阁主方志龙的妹夫,不但如此,慈元阁据说还跟黑手双城有联系,双方共同投资了一个基金,专门用于帮助在最近一次战争中死亡或者受伤的军人以及其家属。
  黑手双城只是代表,事实上,他背后站着的,是宗教总局。
  慈元阁不但与朝堂之上的关系扎实,而且与王明、闻铭一伙人的关系都不错,甚至与左道都有关联,江湖之上,也立得住脚。

  事实上,慈元阁之前黑白两道通吃,来头的确很硬。
  所以行事估计难免有一些桀骜之处,就比如说当初游艇拍卖的时候,黄胖子在公海飞剑杀人,这事儿虽然法理上来说并无大碍,但落在一些人的眼里,却太过于霸道。
  当然,有的事情,不查的时候,清清白白,如同黄花大闺女,真的要整你的时候,就算你是那待字闺中的大小姐,也得给你污成勾栏中的风尘女子去。
  慈元阁这一次的遭难,估计就是跟我们的关系太过于密切了。
  闻铭黑着脸问了一会儿,然后挂了电话。
  他告诉我们,说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黄胖子,他的妻儿都去了欧洲,自己消失不见了。

  我说那慈元阁的阁主方志龙呢?
  闻铭苦笑,说他没有跑,给关押着呢——毕竟家大业大,几百口子的人都指望着他吃饭呢,他一跑,人家泼的污水也就成了真的,到时候慈元阁一关门,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吃苦头,而且慈元阁是他方家三代人的心血,他也不能就这么抛家弃业了……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方阁主的这一次劫难,是因为我们啊。”
  闻铭点头,说显然如此。
  我说我之前听我堂哥跟我说过,慈元阁每年往那基金会里投的钱,都是几千万上亿,那是花钱买平安的,这都不能够当做护身符?
  闻铭说肯定是有人铁了心要治慈元阁,说不定动手的那人,便正是黑手双城本人呢。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闻铭挠了挠头,说之前的时候,说好约定以黄胖子为中转,现在他出了事情,估计大家都一团乱麻——我在京都布置得有人,不过现在外面风声鹤唳,谣言四起,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确凿的消息,所以我想要去一趟京都,将手下的人安置一下。
  屈胖三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来,说怎么,出麻烦了么?
  闻铭点头,说对,清辉同盟的人找上门来了。
  啊?
  我使劲儿琢磨了一下,方才想起来,说那个清辉同盟,就是国内官方认定的血族同盟?
  闻铭说对,就是他们,一帮老棺材。
  我说我们一起去?

  闻铭摇头,说不用,血族的事情血族处理,这是惯例。
  他这般说,我有点儿头疼,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难道去一趟法门寺,看看陆左他们还在那儿不?
  这个时候屈胖三开口了,说我们去江阴。
  啊?
  我说去江阴干嘛?

  屈胖三说去句容,萧家大院,有什么消息,那儿也许能够得到一些答案。
  我想起陆左的父母也在句容的萧家大院呢,过去看一眼,也算是一个心安,而且他们那边,应该有杂毛小道的联络方式。
  我点头,说好。
  三人商定去处,又约定好了联络方式,离开长岛县之后,分道扬镳。
  我在南王镇码头那儿买了一个手机和手机卡,然后拨打了林佑的电话,结果打过去之后,发现居然是一个空号。

  林佑这边也出了事?
  我有些头疼,用手机上网之后,给林佑发了一个邮件,然后离开了烟台,前往泉城坐动车南下,用的自然又是假身份证,一路南下,路途自不用多提,到了金陵之后,转车句容,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天王镇乡下的萧家大院。
  院子的大门紧闭,我去敲门,好一会儿,里面方才有人应了一声,说谁啊?
  我说我,陆言。
  门开了,来的是姜宝,而后面则是萧克明的妹子肖克霞。
  姜宝是一个性格内向,话语不多的少年,据说他在拜三叔为师之前,得了自闭症,不过他与我有过在黄泉之地的共同经历,彼此倒也熟悉,瞧见真的是我,冲着我笑了笑,引我入内去。
  日期:2016-11-1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