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走到走廊下面,我就感应到了,房内有人,而且还有道炁波动,应该是有风水师在这里,而且根据气息的繁杂程度,还不止一个人。
  先前梅州分会那人说赵老爷子是灭门之祸,家人尽皆横死,为什么这时候还有风水师在他生前的寓所里?

  我更小心了。循着那道炁波动,屏气凝神的摸到二楼外面一个虚掩门前,透过门缝,悄悄探头看去。
  屋内总共有四个人,盘坐围在一起,每个人都闭着眼睛,双手抱在小腹前,瞧着模样,显然是在调动道炁做着什么事情。
  接近之后,我更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几人的道炁波动,也能判断出来他们的修行境界,这其中有两个人都是跟我差不多的点穴后期境界,而另外的两个人中,一个我能清晰的感应出来,乃是点穴大圆满的境界。而最后一个人,更是让我皱起了眉头,这人的境界我不能准备感应出来,但根据他身上浓烈的道炁波动,我大约能判断出来他是识曜境界。
  以我的修行境界,恐怕刚进到这院子的时候,就会被这些人感应到。万幸有那墨绿能量的遮掩。才能让我一路摸到门口来。
  按照玄学会的规章制度,分会之内一般只会留一个识曜境界作为会长,而且还是那种到识曜境界时年龄已经比较大,几乎没什么前行余地的人,而其他天赋较好到达识曜境界的,几乎都会调到总会,充任理事等职。一方面增强总部的实力,另一方面也能给这些人提供一个更好的修行环境。
  这种制度下,区区一个梅州分会,想凑出这样一个阵容,恐怕得是精英尽出才行。或者这几个人根本不是梅州分会的,而是本地的一些隐世玄学家族,或者隐世门派等。

  暂且顾不上思索他们的背景,我探头又看了看,发现这几人围坐的中间部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过从我的角度却是看不清楚,无奈之下,我只能潜伏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之后,那围坐的四人中,背对我的一个老者,忽然闷声痛苦的咳嗽几声,甚至咳出了一口血,好一番平复之后,才抬脚站了起来,略显气急败坏的开口说道。“那赵丁午一脉,境界最高的不过是识曜中期而已,这禁制为何会如此厉害,集我四人之力都无法破开?”
  他的抱怨声我并没有太在意,因为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围在四人中间的东西终于显露在了我面前。
  这东西我十分熟悉,而且还亲自使用过数次,乃是张文非的贴身法器,阴阳阎罗笔!

  看清楚之后,我心里忍不住一沉,阴阳阎罗笔都在这里出现了,那张文非……怕是真的出事了!
  不等我有所反应,那四人中的其余三人也同时站了起来,其中那个点穴圆满境界的中年男子接口道,“陆老稍安勿躁,那姓赵的文山一脉,数十年前前遭逢劫难,如今人才凋敝,但早年间,可是我们客家玄学界执牛耳的存在,无论术法还是法器,自有其过人之处,我们暂时破解不开这禁制,也无须恼怒,等张会长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回来之后,咱们再想办法就是。”
  张会长?听到这个名字,我心里一凝,早先在灵堂时,我听那人说灵前充当孝子的是张会长幼子,心里就有些怀疑,莫非赵老爷子遇害这件事。跟这个张会长有关?
  梅州分会会长,我以前听张文非提过,名字叫张秉承,好像跟张文非还有什么渊源,只是未曾见过面,也没什么具体印象。
  而更让我不安的则是,张文非和赵老爷子虽然是这人说的什么文山一脉。但同时也是在玄学会的人,这事若真是张秉承所为,那岂不是玄学界的内讧?
  玄学会历来规矩严格,而且张坎文还是总会的理事,张秉承只是一个小小的分会会长而已,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
  而且听刚才中年男子的意思,那个识曜境界的老者显然不是张秉承。而是什么“陆老”,梅州分会怎么会有两个识曜境界的?
  瞧这模样,怕是有外部势力介入到了这件事里。
  这时候,那识曜境界的“陆老”点点头说,“也罢,就等张会长回来再做计较吧,你们三人小心戒备着。我先打坐调理下伤势。”
  说完,他重又盘膝坐下,临闭眼之前,还开口对着那被一圈氤氲光气包裹着的阴阳阎罗笔开口说道,“姓赵的,我劝你莫要再做抵抗,你这禁制哪怕再强。早晚也有被打开的一天,现在你主动打开,我还能做主,送你入轮回。若是你执迷不悟,等将来我等强行破开禁制的时候,你便是想魂飞魄散,也没那么容易!”

  他这话又是让我一惊,赵老爷子的魂魄在这个什么禁制里面?怪不得我招魂失败,原来不是凶手做了手脚,而是他以魂魄融入禁制,要保护这件法器。
  我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抬眼再看时,那陆姓老者已经闭目调息了。
  此时这四人之中,两个点穴九窍,一个点穴圆满,还有一个识曜境界。
  三个点穴境界的人不算威胁,我一个人都有把握能解决,只有识曜境界这个老者是个麻烦,瞳瞳虽强,但毕竟刚到鬼王境界,对付阴魂不成问题,但对付风水师的话,恐怕只能勉强跟识曜前期一战。而这陆姓老者的实力我看不透,若他是识曜中期,我贸然出手,恐怕讨不到好处。
  幸运的是,此时他正在调息养伤,这就给了我机会。
  有墨绿能量的掩护。若我和瞳瞳能偷袭出手的话,哪怕这陆姓老者是识曜中期,猝然动手的情况下,重伤甚至杀死他都有可能。

  我一向不爱冒险,但此时赵老爷子的魂魄在禁制之中,这几人还说张秉承马上会回来,到时候怕是连偷袭的机会都没有。唯有此时拼命一搏,或许能将赵老爷子的魂魄救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真相大白了。
  打定主意之后,我直接把瞳瞳叫了出来,把意欲偷袭之事讲给她听,瞳瞳对我向来是唯命是从,危险不危险从来不会考虑。
  这次也一样,我说完之后,她一句话都没说,默默调动体内阴气,在双手中形成一颗幽黑的光球,然后点头对我传言道,“哥哥,我准备好了。”
  我也从怀里拿出早先准备好的纯阳符箓,用墨绿能量隔绝四周之后,又同时念出纯阳神咒,结出纯阳手印,很快在指尖凝成纯阳业火。

  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屋内除了那陆姓老者之外,其他三人也都盘膝坐下,各自恢复体内道炁。
  这正是偷袭的绝佳机会。我再无忧虑,将墨绿能量遍布自己和瞳瞳的周身,确保一丝气息都不会泄露出去之后,我带着瞳瞳,悄然往屋里摸去。
  我和瞳瞳半丝声响都没有发出,再加上墨绿能量隔绝气息,一直走到那陆姓老者身前时。那四人还都没有任何反应。
  墨绿能量对道炁的隔绝是非常完美的,但修行之人,对危险都会有本能的反应,我也不敢再往前走,停住脚步之后,手里的纯阳业火,直接朝着那陆姓老者身上按了下去。与此同时。我暗中通知瞳瞳一并动手。
  瞳瞳的动作丝毫不慢,手中的幽黑光球直接变成一道黑色的气状符箓,跟着我的纯阳业火,往那陆姓老者的额头按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