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5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我只是随便找个问题作为攀谈的借口。却不曾想,询问之后,那人却叹口气说,“听说是灭门大祸啊,赵叔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才遭此大难,唉……”
  我直接愣住了,灭门大祸?赵老爷子没有子嗣,所谓的灭门大祸,难道是张文非和张坎文他们两人都出事了?
  这忽然而至的噩耗,让我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也顾不上管这事有没有古怪,直接又拉住这人问道,“既然是灭门,那张坎文与张文非师兄弟二人是否也遇难了?”
  那人却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你误会了,赵叔有一个弟弟两个侄子,平素都是住在一起的,这次一并遇害。至于赵叔那两位高徒,一个在京城玄学总会,一个听说前几天出门游历去了,想是没被牵连进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交流赛之初,张坎文就回到了广东,而前几天,师兄弟两人更是星夜赶回梅州,这边的人根本不知道吗?
  理了一下思绪后,我又问这人知不知道赵老爷子遇害背后的隐情。或者有没有听说过一些传闻之类的。

  听我这么问,那人飞快的摇了摇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就匆忙的离开了。
  无论先前那年轻人还是此时这中年人,说起这件事,面色都有古怪,尽管最终也没有开口。但他们的表情已经证明了,这件事背后必然有隐情。
  身在梅州分会,估计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直接起身离开了,到门外跟王坤会合之后,我自己打车先回了酒店,让王坤开着车留在这里,盯着梅州分会这边的动静。
  前几天的交流赛上,我身上常备的符箓消耗了不少,回到酒店之后,我没敢多耽误时间,连夜制作了足够多的符箓后,又用玉环内的真龙脉补足了道炁,第二天天亮之后。才又匆匆往梅州分会那边赶过去。
  走到半路上时,王坤的电话打了过来,跟我说梅州分会的人,抬着一个灵柩出了门,像是要去送葬。
  我又是一阵古怪,昨日堂奠,今天便出柩。未免太着急了些。按照客家丧葬之礼,安灵堂奠之后,须请僧道诵经烧钱做斋超度等,往往需要操办几日,才到出柩的时刻,风水师虽不须僧道超度,但停尸数日接受更多祭拜才是常例,如此匆忙出柩着实不妥,更何况,此时才是早上七八点钟,出柩送葬也是将就时辰的,哪有这么早就扶棺出门的?
  沉吟一番,我让王坤开车先跟上去,电话别挂,随时给我汇报地址,我这边也一路赶上去。

  等我跟王坤会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小时,而前方送葬的车队也已经出了城区,正在市郊一条僻静的道路上缓缓前行。
  因为市郊人少车稀,我们也不敢跟的太近,远远吊在后面,一直到送葬车队进了一处公墓之后,我们不敢跟进去,只好远远的在外面停了下来。
  停车之后,我看着眼前这座公墓,心里更是有些悲凉。作为风水师,一生寻龙点穴,总有几个相到的风水宝地给自己预备着。以便死后也能庇佑后人。可怜赵老爷子横遭大难,死后只能葬进这公墓内。
  好的墓穴风水很少,而且一处好风水中,能充当穴位的,不过只是寥寥一两处,像公墓这种,一葬就是数百上千人的地方,风水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作为风水师,死后自己都无法找到一个好的安眠处,不可谓不悲哀。
  送葬的队伍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出不来,我们只好在外面安静的等待。而王坤熬了一夜,现在有些扛不住了,我就让他去车后面睡觉,我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客家人重葬礼,下葬之时也有诸多仪式程序,不过赵老爷子这里显然一切从简了,中午时候,早先进到公墓里的车队就离开了。我躲在一旁观察许久,因为对梅州分会的人并不熟悉,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等到傍晚时候,王坤才醒过来,我们去弄了点吃的,然后重新回到那公墓外,王坤开车在外面等我,我则是悄悄潜进了公墓里面。
  尽管遍地都是墓穴,但新死之人却有不同的气息,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赵老爷子的墓地。
  到了墓碑跟前。我用道炁将四下隔绝起来,然后盘膝坐下,从身上拿出来一张昨夜准备好的符箓,准备给赵老爷子招魂。
  这是我昨天就想好的计策,不管什么原因遭逢大难,赵老爷子自己肯定是知道的,与其盲目的调查。倒不如直接招魂询问。风水师的魂魄远比一般人强大,所以招魂之时的难度也大很多,但万幸的是,赵老爷子却是个异类,并未感悟道炁进入地师阶段,只是平常风水师而已,虽然魂魄依旧比普通人强大。但招魂对我来说,着实没有什么难度。
  跟当年我给瞳瞳母亲招魂不同,当时我尚未感悟道炁,只能用死者血液残样为引,以招魂咒语外加拔线出米之法,才得以成功招魂。而现在,远不需那么繁琐,只要一张符箓便能轻松招魂。
  我手里接引道炁之后,招魂符上光芒一转,化作一片灰烬,飘落在赵老爷子的墓碑之下,与此同时,一道灰白色的光芒氤氲开来,朝着墓碑下方的封土浸了下去。
  看起来一切顺利,但几分钟之后,我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赵老爷子的魂魄并未出现,招魂符失败了,这怎么可能?
  赵老爷子新死,魂魄与肉身还有关联,此时我在坟前招魂,本应手到擒来才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出这种状况。
  思索一番之后,我心理大概有些明悟,赵老爷子毕竟是玄学界的人,虽然自己没有感悟道炁,但周遭的风水师可都是修行之人,想必给他带来灭门之祸的仇人也不是善茬。为了隐瞒什么东西,凶手怕是早就想到了招魂之法,故而用了手段,将赵老爷子的魂魄或是封禁,或是打散,直接断绝了招魂的可能。
  想明白这些之后,我忍不住有些沮丧,坐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将墓碑前的符箓余烬清理了一下,起身离开了公墓,跟王坤一道回了城里休息不提。
  第二天一早,我再度来到梅州分会这边,今天这里已经恢复了正常,没有再设灵堂,我自然也没办法直接混进去,于是我让王坤假装成了来找人看风水的。在周围的商铺里打听了半天,花了不少钱之后,才终于问出来了赵老爷子生前的寓所地址。
  接下来我俩按照地址寻了过去,梅州分会本来就临近市郊,我们走了没多久,就找到了这个地址,乃是一个市郊处的独门别墅小院。
  说是别墅小院,实际上院内房屋乃是客家传统建筑,造型古朴,更像是一个温馨农家的模样。
  因为情况不明,我让王坤在老远的地方就停住了车,然后我一个人悄悄摸了过去。
  院门并未上锁,只是虚掩着,我皱皱眉头,没敢直接推门进去,而是隐藏住自己的气息,从一旁的围墙处攀爬上去,见院中无人之后,才悄然跳了下去,朝那三层楼房走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