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58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老头子说话的声音异常难听,尤其是嘴角还挂着相当邪毒的笑容,瞅着颇为别扭,轻飘飘的和我说道:“昔年,太祖下葬,大萨满曾占卜未来,说数百年后的今日,会有一个命运无法揣度之人来到这里,不可与之交恶。遂,大萨满留下一尊金身塑像,说如果我们与此人为敌,那金身塑像就会流下血泪。二十年前,祁岚腹中胎儿被抱走的那一刻,先祖金身塑像流下血泪,那时候我就知道,慢待了祁岚,和祁岚腹中那胎儿结下死仇,并且让那孩子活着离开这里,其实就是个错误,那孩子肯定最终会把先祖预言中的不可揣度之人带来这里的!前不久,那孩子重返族中,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来了所以,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几百年前的人,预测到了我今日的到来?
  林青降世,和祁氏家族结下私仇,于是那金身就落下血泪?难不成那金身还知道我和林青有关系,与林青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这也太神了吧?
  一时,我都愣住了。
  结果,这时候,那老头子又狞笑了起来:“知道先祖预言中,一旦与你结下死仇,让我们怎么做么?他让我们干掉你!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
  天下之大,奇闻异录当真不少,
  只听闻有道门之人窥破阴阳命理之术,最终走出了神相一门这个分支,从来没有听说过原始萨满教的还懂这个,
  据我所知,原始萨满教,特么压根儿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求而出现的,就是太古年间那些洪荒怪兽对人类的威胁太大了,人类想方设法的对付那些野兽,进而诞生出来的这样的一个联盟,
  说它是宗教,其实并不确切,
  因为宗教是要讲教义的,总有一些核心的灵魂的理念,

  譬如道门,讲究的是无为而治,顺其自然,曾经一度影响过皇权,在西汉初年的时候,帝王们为了休养生息,尊崇黄老学说,安静平和,这种思想在民间流传甚广,几乎快成为一种理念了,如果延续下去,最后可能会像西方的天主教一样,直接和皇权成为不可分割的东西,最后形成政教一体的那种模式,可惜后来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打破了这种格局,但道教其实是有理念的,
  再比如佛门,其实也有自己的主张,他们主张众生平等,否定宿命论的其实,认为人有天命,但却不希望人尊崇天命,要改命,改命的方式就是行善……
  还有天主教,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讲究一个神爱人,也是带着教化的意思的,一直影响着现在的整个西方世界,
  唯独,原始萨满教,没有任何教义,它其实就是一个组织,就像赶尸人一样,一个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技术的组织,
  这样的组织其实是纯粹的,手段很单一,我实在想不通它们当中怎么会出现神棍,而且一算一个准儿,,
  前面就已经说的,人的命理之中,有定数,有变数,大衍之数还有个遁一呢,更别说人的命理了,比那大衍之数要复杂太多太多了,每个人的未来都会有无数种走向,现在的随意一个动作就可能会引起巨变,
  所以说,人的出身等定数以及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比较容易推算,可要是算未来,那就是痴人说梦,谁也算不出个准事儿,
  结果百多年前的那位萨满竟然算出了这一条,
  这原始萨满教,复杂的程度似乎是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啊……
  不过现在也没工夫追究那金塑的秘密,我的眼神更多的还是凝聚在了那盘坐在屋中的老族长身上,略一沉?,不禁冷笑着扬起了眉脚,淡淡道:“这么说来,你摆下这阵仗其实就是在等着我自投罗网,然后拉着我一起同归于尽了,”
  “此阵,要布置至少需三天三夜,”
  祁氏家族的族长淡淡说道:“从那个林姓女娃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准备了,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布阵了,做的特别仔细,生怕出了一点岔子,到现在光是布阵就布了整整六七天的时间,甚至,连族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怕你进村感受到风声鹤唳的气息,掉头离开,真的可谓是煞费苦心了,如今你终于进来了,你觉得还能走得出去,听听外面的惨叫声吧,我是牺牲了整个祁氏家族的族人才终于把你给等来了,”

  “值得,”
  我冷笑:“你们的族人死光了,灭了我又有什么用,,”
  “先祖说过,你如果死了,祁氏家族会有血脉留下来,总会有遗漏,可如果你不死,太祖宝藏将重现于世不说,我们祁氏家族也会死个干干净净,”
  祁氏族长淡淡说道:“我没有更多的选择,走到如今,先祖预言已经实现了一半,我选择相信他,”
  “狂妄,”
  我喝道:“你这村子里连一个天师级的高手都没有,就算是你自己,也没有达到天师级吧,而我一行五人,全是大天师,你拿什么来和我斗,”
  “那就试试,”

  祁氏族长脸皮子抽搐了一下,盘坐在?黢黢的屋子里怪笑了起来,一口洁白的牙齿露出了大半,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抢眼,再配合着他那形象,甚至都带上了些许狰狞的味道,一字一顿的说:“谁告诉你原始萨满教的人战斗靠自己的,,”
  我心中一动,想了想他们的特点,心中有了一些不安,此时我基本上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也就懒得和他继续废话,大吼一声,身上杀气当场爆发,站在门口直接一刀朝他斩去,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家伙其实就是这大阵的阵眼,刚才我虽然在旁敲侧击的询问事情的因由,但其实也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来观察这大阵的端倪,咱也不是菜鸟了,一旦碰到这种情况,深知不能靠蛮力取胜,得找到关键处才能破阵,我也仔细感应过了,这地下荡漾着一股子让我不安的气息,与祁氏族长有关系,他心口的血每一次掉落在地上,那种让我不安的气息就更加强烈一分,
  这摆明了就是告诉我那祁氏族长其实就是这大阵的关键之处,根据我的猜测,我想这大阵可能是一种类似于血祭的大阵,

  找到关键处,我就不客气了,杀气如虹,霎时绯红色的就朝前方湮灭而去,
  没有试探,没有保留,上来我就是倾力一击,
  轰,
  这老房的卧室与客厅间的隔断墙壁霎时间被斩裂了,乱石纷飞,

  不过,我的杀气竟然没有冲到屋子里,在我刚刚出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卧室里面镌刻的那些神秘符文亮了一下,然后一层淡淡的红色血雾就一下子将整个卧室都笼罩了,其实就是很薄的一层血雾,仅仅是稍微能影响一点视线罢了,结果却愣是挡下了我的倾力一击,杀气与之碰撞的瞬间,发生了惨烈的爆破,反冲回来的气浪甚至都推得我连续后退了四五步,
  “哈哈哈……”
  祁氏族长一看到这一幕,当即狂笑了起来:“你觉得如果我没有任何底气的话,敢坐在你一个大天师的眼皮子底下,你把我想的未免也太白痴了,实话告诉你,我既然敢在这里等着你,就不怕你当面下手,这祭灵阵是我原始萨满教传承无尽岁月的守护大阵,无视一切攻击,除非你有那天尊的手段,否则休想打破大阵伤我一根毫毛,”
  祭灵阵,
  我看着那血雾缭绕的卧室,蹙起了眉头,心说这原始萨满教果然有不同凡响之处,这祁氏族长看起来绝对是没有天师级的道行的,却能设下圣人奈何不得的大阵,果真有两下子,
  日期:2017-01-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