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做了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这已经是事实,不是陈文明能改变的。为了保全自己,为了不给楚天齐拿掉自己的借口,陈文明在周末亲自登门承认错误,解释当初的“误会”。那次见面,虽然楚天齐没给自己任何承诺,但陈文明却看到了对方想要利用自己的心理。只要自己有利用价值,那就不怕被立刻干掉,于是陈文明信心大增,就真假参半的和楚天齐虚与委蛇着,倒也相安无事。他不禁沾沾自喜:姓楚的也就那么回事,到底岁数小,还嫩的很。

  就在陈文明为自己和楚天齐关系定位为互相利用时,残酷的事实给他上了生动一课。他没想到,楚天齐竟然掌握了自己那么多事情,竟然拿到了自己的录音。他这才明白,对方根本不嫩,而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原来对方一直在暗中盯着自己,在找自己的致命把柄。于是,他不得不把两人的关系重新定位,把自己放到了从属的位置。为了自保,陈文明冒着得罪一批人的后果,在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山林纠纷一案中,出庭作证。

  自从去年八月份在县法院出庭作证,为靠山村村民胜诉立功后,楚天齐就没再找陈文明的麻烦,但陈文明在思想上一直没敢松懈。他可是领教了那个小年轻的厉害,知道那就是一个咬人不露齿的主。于是,陈文明从此便时刻对楚天齐尊重有加,过上一段时间就要汇报一次工作。
  不但积极汇报工作,就是在楚天齐面临困难,被要求公务回避时,他也没有贸然跟风声讨对方,而是冷眼旁观着。事实证明,这个策略是完全正确的,楚天齐不但没在那次倒楚风*波中跨台,反而成功领导了打击假药案大捷,声誉日隆。而坚决反对楚天齐的张天彪,却不得不灰溜溜的选择休病假避祸,这肯定还是楚天齐给了曲刚面子的结果。
  从倒楚风*波中,陈文明更清楚了一点:服从楚天齐,以求自保。于是,陈文明把对辖区村民的“友好”,作秀的更逼真,尽全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一心为民的人,塑造成一个符合楚天齐价值观的基层所领导。春节前汇报工作时,楚天齐还对自己这一作法进行了肯定,他不禁心喜不已。这次他来汇报,还是关于“为民做事”的,他又有一个新思路要讲给局长听。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陈文明放慢车速,拿出手机一看,是楚天齐的号码,不觉一楞。然后他马上把车靠边,并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局长您好,我是陈文明。”
  手机里传来楚天齐的声音:“陈文明,你在哪?来我办公室一趟。”
  “局长,我在路上,正准备去您那汇报工作,估计……估计再有十多分钟就到了。”陈文明的回答,稍微结巴了一下。
  手机里传来一声“好”,紧接着就是“咔嗒”电话挂断的声音。
  刚才陈文明本来想说“半个小时到”,想用多出的时间思考楚天齐找自己的目的,但一想不妥,便马上如实的说了。他是领教过对方厉害的,生怕刚才对方就是在试探自己,没准现在对方的奴才就在盯着自己,就等着自己撒谎呢。就因为多报二十多分时间,要是被对方抓到把柄的话,可能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也太不值得了。
  楚天齐究竟为什么要找自己呢?带着疑惑,同时心中猜测着各种可能,陈文明启动了汽车。
  大约十分钟后,陈文明到了县公丨安丨局。把汽车停好后,他快步走进了办公楼。
  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陈文明稍微平稳了一下心情,抬起右手,轻轻叩响了房门。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
  陈文明半推开屋门,探头向屋里张望着。看到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便先向对方露出了谄媚的笑容,然后点头哈腰的走进屋子,轻轻关上了屋门。
  其实刚才在听到敲门声时,楚天齐已经知道是陈文明了。陈文明基本是每隔三、四周就来汇报一次工作,有时是半个月就来一次。陈文明每次来,和别人的敲门声也并没什么明显不同,但楚天齐似乎能感受到那“笃笃”声中的谄媚,可能这就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吧。
  明知是陈文明,楚天齐便故意没有抬头,就是对方露出谄媚的笑容时,他也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但就是低头看着桌上的报纸。

  一直走到办公桌前,见对方依然没有抬头看自己,陈文明脸上肌肉动了动,陪着小心道:“局长,您忙呢?我来了。”
  “嗯”了一声,楚天齐把报纸翻到了另一面,继续看着。
  见局长这么一个样子,陈文明不禁心中打鼓:近几次来汇报工作,楚天齐虽然并未表示出热情,但也没有故意晾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是自己有什么把柄被抓到了?没有吧?自己这几个月可是小心再小心的,不但对楚天齐没有冒犯,就是对那些“刁民”也是礼遇有加的。该不会是以前的什么事犯了吧?还是有人供出了自己?是什么事呢?会是谁呢?
  就在陈文明忐忑不安的时候,楚天齐抬起头,好像才发现陈文明似的,说了话:“陈大所长来了,有什么事吗?”
  正专心想着事情,正想着对方要拿什么事“兴师问罪”,不曾想对方却问自己‘有什么事’,这让陈文明大脑一时短路,支吾着道:“我,我有什么事来着?”
  “陈大所长,你说专程找我,难道没事吗?”楚天齐再次追问。
  他叫我陈大所长?这语气不对吧?陈文明偷眼看对方,也没看出对方的喜怒倾向,便试探着问:“局长,您说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是有事。”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不过还是先说你的事吧。”
  “好,好的。”陈文明连连点头,调整了一下思路,说了起来:“秋胡镇派出所始终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牢记局长‘为民办实事’的指示,从去年九月份开始,开展了‘警民互动解决老旧难题行动’,把新靠山村等三个村列为了试点。在试点过程中,一些拖了好几年的难题得到解决,为老百姓去了心病。根据现在的试点运行情况,参照其他村的强烈意愿,派出所计划把此项工作进行推广。只是这需要得到县局的一些支持,一、我们……”

  就在陈文明正准备大篇幅汇报自己的“宏伟蓝图”时,楚天齐忽然打断了对方:“你有几个吴姓朋友?”
  听到这个问题,陈文明不禁一楞:无姓还是吴姓?什么意思?他抬头看向对方,见对方也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陈文明避开对方眼神,说:“局长,我没听明白,您能再说一遍吗?”
  “我问你,有几个姓吴的朋友?”楚天齐又重新说了自己的意思。
  “姓吴的朋友?”陈文明一边疑惑着,一边脑中电光火石的运转着。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他回答起来,“有吴升、吴有亮、吴艳红,这些都是小学同学。还有吴凯、吴佳佳、吴孟祥,这些是我高中同学,还有几个不是一班的,忘了叫什么了。再有就是局里这些姓吴的同事了。”
  日期:2017-06-1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