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2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看向石磊,没有说话,他自己却是没有感觉。
  杜晓帆回过神来,和石磊过去把李牧身上的装备飞快地解除下来,掀开他上衣的后背一看,血肉模糊一片,衣服快要掀不开了!
  “担架!担架过来!”石磊大声喊着。
  李啾啾急忙跑过去,飞快地检查了一边,后背有很大一片擦伤,右大笔伤痕累累有擦身也有流弹划过的伤痕,他的腹部在渗着血。
  “你腹部中弹了你知道吗?”李啾啾猛地抬头盯着李牧。
  李牧抽了一口烟,摇头,“没什么感觉,我穿着防弹背心呢。”
  “防弹背心被打穿了。”李啾啾嘴角抽动着。
  此时,大家都看见了,李牧身上的防弹衣不知道中了多少子丨弹丨,腹部的位置,很明显的有一个位置被多发子丨弹丨击中了同一个地方,打穿了,子丨弹丨打进了他的腹部。

  让大家恐惧的是,腹部的伤口的鲜血已经在凝固了!!!
  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中的子丨弹丨了。
  “嗯,没有防弹衣,你已经死了十几次!”李啾啾盯着李牧,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双眼模糊了。
  杜晓帆和石磊看着表情轻松像是没事人在那抽着烟的李牧,想到刚才他还若无其事的坐下来和大家抽烟聊天,他们的心就一刀一刀的像是被扎了一样痛。
  泪水无声地从他们的眼中滚落下来,滚烫滚烫的滴落。
  张伟几个人转过头去,不想让自己的脆弱叫这位硬汉看了去。他们同样无法想象,在受伤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李牧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并且还保持了这么强悍的战斗力。
  是什么在支撑着他?
  绝不是一股气,那一定是一种非常伟大伟大的信仰。
  李啾啾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小子,是什么在支撑着你,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伤势足以让你在医院躺上半年。”

  李牧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摁在泥土里,微微笑道,“是红色思想在支撑着我,我辈的理想是解放全人类,帮助美国人民脱离水深火热的生活我义不容辞。”
  “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李啾啾擦了把眼睛。
  大家此时却是看到李牧慢慢闭上了双眼,似乎睡着了。担架过来,杜晓帆和石磊挣扎着起来要把李牧抬上担架,李啾啾急忙叫人挡住他们,让专业人士来做这个事情。
  杜晓帆和石磊挣扎着,但他们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他们那双眼睛让所有人都觉得恐怖,那似乎不是人类的眼神,似乎要吞噬掉世界的万物。
  一辆陆巡开过来,陈韬和张刚一同下车,快步朝这边走来。张刚被战场的情况震惊得有些蒙圈了,到处都是裹尸袋,泰方军警在打扫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表情丰富。
  陈韬急忙走过来,看见李牧被担架抬着。
  “首长!”李啾啾急忙过来报告,“多处受伤,但没有生命危险。”
  点点头,陈韬看见了被第十三突击队的兵两人一个控制着的杜晓帆和石磊,心里很痛。这些兵,让他们心痛。

  走过去,陈韬看着他们。
  石磊哭出声来,“猎头……”
  噗咚的,石磊朝着李牧被抬走的方向双膝跪下。杜晓帆也不挣扎了,痴痴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李牧被送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很快就飞走。
  陈韬把石磊扶起来,又把杜晓帆揽过来,用力地抱着他们,“任务结束了,咱们回家,带着李牧,回家。”
  回家……
  东南陆军总医院,特护病房里,病号半躺在床上,液晶电视播放着早间新闻。根据报道,中泰警方已经破获了MGH惨案,主凶康律已被抓获,即将被引渡到中国进行公开审判。
  接着就是前方记者的第一手报道,随后是专家的深度解读,紧紧地扭住金三角复杂的环境吹得口水横飞。
  新闻上没有哪怕一个字提及到猎人突击队,所有的人员都被中国丨警丨察所概括。当然,对于这一点,包括病号在内,都是早就心里有数的。
  一如之前在西北干的那些大事,要么是武警要么是公丨安丨特警,跟他们没半毛钱关系。兵们倒是没有什么怨言,都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兵们反而还会觉得自己挺牛逼的。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病号叨叨的念出李白的侠客行里面的名句,自以为得意地露出个笑容,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此人是李牧。
  入院半月有余,已经可以自由活动。
  从金三角回来,首先在清迈那边接受了治疗,随即直接空运送回国,在西南陆军医院接受了深度治疗,一周后军机送回东南,到了这东南陆军总医院进行持续治疗和疗养。
  猎人突击队在西南的驻训任务也随着李牧和耿帅的受伤而宣布暂告一段落,两次都未能成行的和西南第十三突击队的对抗演习终于是不了了之,但各方都不觉得有遗憾,西南那边的兄弟部队第十三特战旅似乎还松了一口气。
  幸亏不对抗了,否则第十三特战旅输掉对抗,那是一点也不奇怪。
  就像李唐义说的那样,要输,也要在东南那边输,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地盘输掉对抗。
  就那么浅显而绝对无法接受的道理。
  猎人突击队赢得了心高气傲号称接受军事任务最多的西南第十三特战旅全体官兵的敬意。
  抓捕康律行动,真实的战果五十年内不会对外公布,官方也不会承认有特种部队参与其中,甚至不会承认是中方的单独行动。
  但这些之于老百姓,大家只需要知道,凶手抓住了,马上就要用法律来弄死他,就够了。
  想起来李牧也是绝对有意思,几次重大任务,自己身上穿的都是武警的服装,在那个瞬间是一名中国人民武装丨警丨察部队的一员,没有哪一次是光明正大地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战士的身份出现的。
  李牧将此视为荣誉。
  没准以后会经常和武警迷彩服打交道,反正从金三角回来之后,武警的各种地形迷彩作训服已经成为了猎人突击队每一名成员的标配,他们也是配发服装最多的兵种之一了。

  揉了揉鼻子,李牧决定要有所行动了。
  他住的病房在三楼,和耿帅的恰好面对面,耿帅的也是三楼,只不过耿帅是在轻症区,他再有一个礼拜就会被批准出院了。
  走到窗户那里,李牧拉开窗帘,身体是习惯性地藏身在窗帘后面的,只微微露出半个脑袋,尽管身上穿的是病号服。
  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冯玉叶送的估计价值在五万元以上的什么丹顿腕表,时间是上午七时二十九分。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分钟。
  七时三十分也是护士送来早饭的时间,当然,冯玉叶是会代劳的,毕竟她已经调到了这里工作,等着肚子慢慢大起来。
  时间到,李牧看见对面耿帅的病房,窗帘拉开,耿帅露出个脑袋来,打了几个手语,李牧随即回复过去一个收到。
  听到脚步声,李牧转身,便看见冯玉叶推门进来,提着早饭。
  日期:2016-07-15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