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9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站了起来,干杯,喝完。
  门被推开了,众人看着门口,推门进来的竟然是刘静。
  刘静来这里干嘛?
  而且,她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我看着刘静,问道:“你干嘛。”

  她进来后,关上了门,说道:“我跟着你们来的,然后找到了这里包厢。”
  看起来我们众人都没有欢迎她的,因为她们都觉得刘静是邝薇的人。
  众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刘静。
  我说道:“过来我旁边这里坐吧。”
  卓星说道:“她是邝薇的人!刀华的狗!”
  一群人都骂了起来。
  我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但她其实是我的卧底,在刀华身旁的卧底。”
  到了今天这一刻,只能说出来了。
  刘静过来我身旁,拉了凳子,然后小心翼翼的坐下,搂着腰,好像腰很痛的样子。
  我问道:“怎么了。”

  刘静说道:“我刚才被刀华的人打了。”
  我问道:“怎么回事。”
  刘静说道:“她找了人,让我在你水壶里下药,那个药可以致人脑萎缩,我不愿意,她们的人就打了我。”
  卓星等人都吃惊了起来。
  我说道:“靠!这刀华竟然那么光明正大的干了。”
  刘静说道:“她才不光明正大,她让人偷偷找我上楼去谈的,我不同意,就打了我。说要找人去我家闹。”
  我说道:“行,让她闹嘛。”
  刘静说道:“我有些担心她们找人来找我父母麻烦。”
  我说道:“这问题我会解决,先吃饭吧,一会儿再谈这解决的事。话说,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刘静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我问道:“怎么打的。”
  刘静说道:“三个人围着,用警棍打的,我抱着头躺着,她们又踢了我。”
  我说道:“走吧,那还是先去医院吧。”
  刘静摇摇头:“我真的没什么事,就是有点痛。”
  我说道:“那也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啊。”
  刘静说道:“真没什么。”
  卓星也让去医院检查一下,刘静坚持说不去,说没事。
  还端起酒杯和我们喝酒,卓星就敬了酒刘静,说以前误会了什么之类的话,还有谭可也敬酒,大家开始吃喝起来。

  卓星说道:“这刀华一直都在压制压迫我们,现在闹成这样子,她更想着要置我们于死地了。手段越来越残忍,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啊。”
  我说道:“大家都想想办法吧,如果有什么好的提议可以提出来,随时找我。我们的确不能坐以待毙。”
  谭可说道:“我们以后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我说道:“上帝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大家没看出来吗,刀华已经越来越疯狂了,我看她的好日子也不远,关键是我们要顶得住她的攻击。监区里的女囚们已经不是她的天下,她管不了那些女囚了,只能管她手下的一群狱警和管教的愿意跟着她的狗们,这些人你们也知道了,贪生怕死不足为患。”
  谭可说道:“要是那天在仓库里被打死的不是邝薇,而是刀华就好了。”
  众人都附和说是是是。
  接着,众人开始轮番敬酒我,我一个一个的喝过去,说是一人一杯的,结果她们却成了一人三杯,都敬我三杯。
  我刚开始没多想,喝就喝吧,结果喝到了十几杯后,咽不下去了,但是还有一半的人,说喝了她们的不喝我们敬的酒,其实我不喝也没什么的,但还是硬撑着喝。

  她们也说不用喝了什么的。
  刘静来了一句:“我帮张帆喝。”
  她们问道:“你不行,你是她什么人你帮他喝。”
  姑娘们开着玩笑。
  刘静说道:“女朋友!”
  刘静一说是我的女朋友,在坐的她们全都震惊:“看不出来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地下情啊!”
  刘静说道:“以前不是女朋友,现在挡酒暂时是女朋友,等下就不是了。”
  一帮人切了一声,然后继续要我喝酒。
  好吧,喝就喝吧,我就强撑着,全喝了一圈过去。
  喝了之后,我借口去了洗手间,去了洗手间后,我进去了洗手间,就是一顿狂吐。
  吃的全呕出来了。
  一人三杯啤酒,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喝了五六十多杯酒。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喝下去的,吐出来的时候,真的是一泻千里,如水龙头般开到最大涌出来。
  吐了个满脸是泪水。
  然后我扶着墙走出来,去洗脸,漱口。
  找纸巾的时候,有人给我递过来了纸巾,是刘静。
  因为这里的洗手池是男女共用的。
  我擦着脸,擦嘴擦手,说道:“谢谢。”
  刘静说道:“别喝那么多酒。”
  我说道:“没事的。”
  刘静说道:“其实你不喝也没关系。”
  我说道:“本来开始说喝一人一杯,结果一开口说喝三杯,那就只能一人三杯,不然不公平,让大家觉得我什么。”
  刘静说道:“这没人怪你。”
  我说道:“没事没事的。”
  刘静说道:“难受吧。”
  我说道:“醉了。”
  刘静说道:“我说帮你喝你也不给。”
  我说道:“扫了她们面子。”
  刘静扶着我回去了包厢里面。
  她们都喝了有点多,有的还要回去上晚班,就开始陆陆续续的走人。
  不过有几个还在逗我,说真的和刘静在一起了吗什么的。
  我看看刘静,她一听这玩笑,竟然有些开心的样子。

  陆陆续续的都走完了,然后我们也离开了。
  刘静搀扶着我离开的,我虽然把酒给吐了差不多,但是还是感到天旋地转的,一出去饭店外面,感觉更加不行,都不懂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刘静问我道:“你住在哪啊。”
  我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
  刘静用力的搀扶着东倒西歪的我,说道:“我扶不动你了,走,过去那边才有车。”
  我说道:“我走不动了,找个地方睡觉吧。”
  刘静说道:“去哪。”
  我说道:“哪里酒店去哪。”

  然后刘静扶着我,走了一小段路,去开了一间房,她去登记的时候,我就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沉沉的晕死睡过去。
  接着,我不知道谁背着我去了房间,反正应该是男的,很有力气的,然后把我放在床,盖了被子,整个人完全的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真正的喝挂。
  次日醒来,隔着窗帘,看到外面似乎阳光明媚。

  我坐了起来,喝了那么多啤酒,喝醉了早上醒来竟然没有头晕,那酒看来还是好酒。
  我拿着床头柜上的一瓶水过来喝。
  这瓶水还有酒味。
  是我昨晚喝的水。
  可是我对昨晚的印象是一点都没有了啊,是和她们喝了酒后,刘静扶着我的,然后就不知道然后发生的事情了。
  看看墙上的时钟,中午十二点多了。

  已经严重迟到,不是迟到,而是旷工了。
  想爬起来,但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日期:2017-01-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