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5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饶是如此,徐子鱼也不至于沦落到像现在,魂魄被阴气侵蚀,三魂尽皆不稳,寿命只剩不足半月的模样。这中间肯定还有别的什么问题。
  追问一番,最终徐子鱼才告诉我说,邓蒙找到她之后,发现胎儿已经被制作成了古曼童,顿时大怒,这两年来,他一直疯狂的折磨徐子鱼。而且用她的身体,给那些小鬼养魂。
  徐子鱼的声音很平静,说的好像也只是一件很平淡的事情,但我知道邓蒙是什么人,这看似平淡的表述后面。徐子鱼究竟收到了怎样的折磨,根本难以想象。
  找到了事情的原因之后,我就没再多问,转而想办法给徐子鱼处理身上的问题。
  她魂魄上的问题很棘手,即便是我,也没有完全根治的法子,思索一番后,我还是让瞳瞳出手,将徐子鱼魂魄中阴气抽离出来大部分,然后连用数张符箓暂时稳定住了她的魂魄。
  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法子。能帮她将寿命延长到半年左右,而真正的治本之法也有,那就是徐子鱼必须自己修习道法。
  阴气入了魂魄,唯有两个法子可解,其一,控制魂魄中的阴气,引为己用。其二,用自身道炁温养,逐渐消磨掉这些阴气。
  仔细思索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徐子鱼。并且跟她说,为今之计,她必须退出娱乐圈,放弃自己的事业,转而开始修行。而且修行的地方也有两个选择。

  其一是香港道门养鬼派,这些天一直跟养鬼派不对付,所以我对养鬼派的修行之法也颇为了解,养鬼派豢养阴魂,自身魂魄必须强大的一定程度,才能坐到对阴魂的绝对控制,而且养鬼派的修行之法偏向阴邪,正适合徐子鱼如今的条件。
  其二是道门正统正一教,全天下最为中正平和的道家流派,修习之后,消磨魂魄中的阴气可谓是十拿九稳,唯一缺憾是,道门正统,术法艰涩,此时入门,半年内是否能有所成。实在不好说。
  至于玄门一道,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玄学入门太难,当初我从开始研习玄学,到最终入门,也足足用了数年时间,徐子鱼现在显然没有这个时间了。
  当然,无论养鬼派还是正一教,都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但徐子鱼作为一个颇有名气的明星,在当今这个社会,想要皈依道门,远较普通人容易的多,这点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听完我的讲述之后,徐子鱼怔怔呆了一会儿,忽然问我说,“你修习的门派,应该在大陆吧?”
  我一愣,点点头说,“我算是在大陆吧,不过皈依之后,过的是青灯古佛,皓首穷经的生活,大陆还是香港,位置实在没有什么区别。”
  实际上正一教作为道门正统,跟养鬼派这种阴邪宗派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只不过在我看来,这是在不算太严重的事,就没有多提。

  徐子鱼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最终点头道,“正一教是龙虎山吧?我想办法试试能不能联系到。”
  做出选择之后,就代表这件事已经确定了下来。
  徐子鱼掐灭了手里的烟蒂,坐起身来,告诉我说,接下来她要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还要跟家里联系,大约需要半个月时间,到时跟正一教那里联系的结果也应该出来了。
  我点点头,给她留了两张净心安魂的符箓,然后就要起身告辞,不过临走时候,我忽然想起那黑衣阿赞的事,又停步问她为何会跟那黑衣阿赞有联系。
  徐子鱼说那黑衣阿赞阿拉堤就是当年给她制作古曼童之人,她这次是听其他信徒说阿拉堤来深圳。专程过来拜访他的。
  说完这些,她略作沉默之后,又道,“本来我是想请阿拉堤上师诛杀邓蒙的,现在倒也不用了。”
  她的声音还是跟之前一样平静,但越是平静,越隐藏不住对邓蒙的刻骨恨意,我叹了口气,没再说话,跟代南州一道离开了。
  告辞徐子鱼之后,我让代南州一个人先回去,自己则是往黑衣阿赞阿拉堤的房间去了。
  南洋道派的人此时对我肯定恨之入骨,但就凭他们的实力,就算动了什么歪心思。想留下我也不大可能。所以我也没想太多,直接走到了阿拉堤的房间门口。
  今天我是抱着友好态度来的,按照玄学界的规矩,我特意散开墨绿能量的隐藏,放开自己修为,在门口站了数秒钟之后,才伸手敲了敲门。

  很快房间门就开了,阿拉堤站在门口,似乎早就知道我要来,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反而用蹩脚的汉语,有些恭谨的笑着问道,“你来了?”
  看着这个满脸满身刺符的黑袍泰国人,我总觉得有种很诡异的感觉。似乎他能把我的一切都看透。
  略微失神之后,我朝他拱拱手,也没说话,抬脚直接走了进去。
  阿拉堤邀请我在套房外面的茶室坐下,给我分茶之后,自己浅酌一口,感慨道,“你们中国的茶道非常好,我在泰国时,师父每天给我煮茶,不让我喝冰茶,只能喝热茶,还讲中国茶道的故事,从小就对中国非常仰慕。”
  我也学着他的模样,捻起一杯轻薄如蝉翼的品茗杯,吞咽一杯后,想应和他两句,无奈我对茶道实在没什么理解,只能干笑着说,“中国人的思维里,万物皆有道,我们修行是问道,品茶也是问道,触类旁通,或可对修行有所增益。”
  随口掰扯两句,阿拉堤却好似喜逢知己,眼中流露出异彩,慌忙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我师父也经常这样跟我讲。”

  看他的模样,我心里更是古怪。早先交流赛上,不管是香港养鬼派的人,还是后面那降头师,修习的都是跟中原玄学一脉相承的道法,人也是侨居海外的华侨。却一个个对大陆玄门抱着敌意,反倒是这个泰国人阿拉堤,似乎颇为仰慕中原文化。
  又品茗数杯,阿拉堤主动开口提及那墨绿能量之事,开口道,“大人今天登门拜访,应该是为九灵之力而来的吧?”
  我点点头,虽然称呼不同,但照那天的情形来看,他口中的“九灵之力”,就是那种墨绿能量。
  “大人是圣子,已经获得九灵之力的认可,阿拉堤愚钝,尚未获得九灵之力认可,大人若有疑问,阿拉堤恐怕回答不了。”阿拉堤恭谨的又说道。
  听着他的称呼,我总觉得别扭的不行,忍不住问他说,“你为何称我为大人?圣子又是什么意思?”
  阿拉堤笑道,“在我们大王宫,若能获得九灵之力认可,就是圣子,而圣子地位很高,自然要称大人。”
  他这一说,我更确定了,这个什么大王宫,定与太岁有联系。

  略一思索,我又问道。“那你们现在的圣子有几个人?”
  阿拉堤摇摇头,“我师父是以前的圣子,从他成为湿龙婆后,大王宫便再无一个圣子。大人若是什么时候到我们大王宫观摩九灵之力,到时大王宫必然以圣子之礼欢迎。”
  他这话又把我说糊涂了,忍不住问,“我不是你们大王宫的人。也可以去观摩九灵之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