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5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秒钟之后,这古曼童居然一下匍匐到了地上,面对着临身的阴阳鱼,一动也不敢动。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原本站在一旁老神在在的黑衣阿赞阿拉堤也是面色大变。快步走到阴阳鱼那里,定睛看了一会儿之后,同样也双手合十,扑倒在地,口中喃喃的念着什么。
  这忽然的变故让会场中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过了几分钟之后,那黑衣阿赞终于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又看了一眼阴阳鱼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大人有九灵之力,阿拉堤不是您的对手,这一场我认输了。”
  说完,他对着那阴阳鱼图案行了个礼,然后带着古曼童,直接转身走了下去。
  阿拉堤走下去之后,南洋道派的人一下子围了过去,神色有些激愤的大声说着什么,不用听也知道,肯定是谴责阿拉堤直接放弃比斗的行为。

  可惜的是,阿拉堤根本不搭理这些人,反而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站在那里,双眼依旧朝我身上看过来,弄得我有些发毛。
  这时候,徐会长和陈叔和等人满脸的惊喜走上来,宣布了这次交流会最终的结果,然后陈叔和走过去,对南洋道派领头的林仲说道,“现在比赛已经有了结果,按照早先的赌约,你们养鬼派梁开雄一事从此不能再追究……此外,我个人这里也有一个小礼物送给你们。”
  说完。他拿着一本《玄学入门》给林仲递了过去。
  早先确定这次交流会的时候,南洋道派的人就加了一个条件,说是他们取胜的话,要送南洋道派的道法书籍送给我们,现在取胜的是我们,陈叔和倒也有心。早早准备了这种烂大街的印刷品嘲讽了回去。
  林仲自然也知道陈叔和的意思,脸色紫黑的沉默半晌,直接带着众人转身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广东分会这边的人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齐齐发出一声欢呼,张坎文等一些年轻人。更是冲过来把我围住,大声的对我祝贺,徐会长和陈叔和等上了年纪的人,也站在一旁,含笑的看着我。
  等张坎文他们情绪稍微平复之后,陈叔和走到我跟前,感慨地说,“当初你拿下雏凤称号的时候,我只以为你是个有天赋的年轻人,但现在看来,你无愧于雏凤称号,以点穴修为。力战南洋四大识曜高手,这等荣耀,足以称得上是玄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假以时日,便是把那年轻一代四个字去掉也未尝不可。”
  他心情激荡我可以理解,但这评价却着实太高了一些,玄学界里卧虎藏龙之辈多不胜数,尤其是那些隐世的家族和门派,光我知道的,就有尸阴宗和韩家张家等天才,不知道的还不知凡几,第一人的称呼,实在是不敢当。

  我咧咧嘴,没有接他的话,陈叔和倒也没有再说太多,只是邀请着徐会长等人,说晚上要摆庆功宴,大家一醉方休。
  本以为他也要叫我们同去,不过他却说我们这些年轻人跟他们这些老头子凑在一起肯定不快活,所以放我们自行庆祝。
  说完之后,他拉着徐会长等人,直接离开了,而张坎文和张文非这对师兄弟,拉着我,也直奔附近的饭馆。好一通狂欢庆祝,一直到后半夜,我才醉醺醺的回到酒店,一脑袋扎到床上,睡到日上三竿才清醒过来。
  醒来之后,我运转一遍道炁,酒劲就完全消除了,不过我也没着急起床,而是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寻思起了昨天那黑衣阿赞的事。

  从那古曼童硬生生的咬散了第一个阴阳鱼就能看出来,他们并不惧怕阴阳鱼,而第二个阴阳鱼比第一个,多出来的,仅仅只是那墨绿能量。
  很显然,那黑衣阿赞就是因为这墨绿能量的出现,才跪倒行礼并主动认输的,我依稀记得,当时他说什么九灵之力……难道这黑衣阿赞,知道这墨绿能量究竟是什么?
  按照我之前的推测,这墨绿能量乃是跟道炁完全相悖的四余之力,但我心里并不能确定,而且黑衣阿赞既然知道这种力量,那是否他也接触过这种力量?
  我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墨绿能量因太岁而来。莫非这黑衣阿赞接触过其他的太岁?

  尸阴宗一行,让我模糊的感觉到,太岁乃是岁星之尸,而四余岁星,总共只有四个,若尸阴宗那巨尸的确是太岁的话。我就已经见过两个太岁了,剩余未见的还有两个。若是能通过这黑衣阿赞,再寻到第三个太岁的踪迹,那就再好不过。
  墨绿能量根本无法修行,只能从墨珠中吸收,而我身上这个墨珠能量绝大多数都用来隔绝真龙脉气息。尸阴宗那个巨尸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接触,若是能寻到第三个太岁,说不定我就能得到另一颗供我吸收能量的墨珠。
  南洋道派的人不会这么快离开,我心里合计一番,立刻打电话给王永军,想让他帮我留意一下,那群南洋道派的人住在什么地方。结果电话打过去之后却未打通,估计王永军有什么事情忙,我想了下,又给代南州打了过去,他是王永军的助手,事情交给他办也是一样。
  事实证明,代南州的效率也很高,下午时候他就回了电话回来,不光告诉了我南洋道派一行人下榻的酒店,而且还告诉了我另外一个消息。
  他说他去南洋道派下榻的四季酒店调查房间号的时候,遇到了徐子鱼。

  刚听到这个名字,我一时还没想起来,过了几秒钟。才想起当年的往事,随口问徐子鱼现在怎样了。
  代南州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徐子鱼似乎不太好,他今天遇到的时候,徐子鱼看起来很古怪。脸上似乎有一团黑气,而且他遇到徐子鱼的时候,正好看到徐子鱼进了南洋道派那个黑衣阿赞的房间。
  我一愣,徐子鱼跟南洋道派的人怎么牵扯上关系了?
  这些年我断断续续听说过徐子鱼的消息,她现在是个很有名气的女明星,娱乐圈里经常听说有人去东南亚拜访各种高僧之类的传闻,莫非徐子鱼也是这种情况?

  这倒也能理解,但代南州说徐子鱼脸上似乎有一层黑气,这就更古怪了,当初我在电视上也看到徐子鱼眉心之处似乎有一团黑气,但当时隔着电视屏幕看的并不真切,也没有当回事。可代南州只是个普通人,若他都能从徐子鱼脸上看到古怪,那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还在沉吟,代南州有些急切的问我说,“咱们毕竟是老同学,你要不去帮忙给她看看?”
  略作犹豫之后,我点头答应了下来。徐子鱼似乎跟那黑衣阿赞有什么瓜葛。我正好也需要跟那黑衣阿赞联系,先帮徐子鱼看看情况倒也未尝不可。
  我答应之后,代南州立刻就把徐子鱼的地址告诉了我,我哑然失笑,这家伙倒是热心肠,居然早就准备好了。

  徐子鱼毕竟是明星。不是普通人相见就能见的,不过代南州利用王永军的人脉,联系到了香港那边一个娱乐公司的老总,这才安排人带我们去了徐子鱼下榻的酒店里。
  见到徐子鱼的第一眼,我眉头就紧皱了起来。代南州说的一点没错,徐子鱼的确是遇到了大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