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1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步天涯。
  啊……
  我感觉到了对方强大的实力,却是没有半分犹豫,也朝着前方一步跨越而去。
  砰!

  眼看着两人就要相撞的一瞬间,松熊拍出了一掌来,而我却使用了地遁术。
  两人交错而过,并没有半分接触。
  松熊的一掌打在了空处,而我则出现在了他刚才所站着的位置。
  而这时间,则几乎都是一瞬之间。
  两人都是向前跨了一步。
  啊……
  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之声,而我瞧见倏然转身过来的松熊双目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迸发出了一抹寒光。
  他刚才用的,不是地遁术,而是缩地术。

  看上去好像相差无几,但事实上,一种是五行遁术,而一种则是神通。
  论高明,自然是松熊的手段强一些,因为他在冲前的那一瞬间,能够将所有的势能携带,化走了他攻击的手段,不过从结果来看,两者表现出了的结果却是一般无二的。
  他伤不了我,我也没有奈何得了他。
  这是一次试探和比拼。

  松熊扬眉一笑,说身法不错。
  他转过身来,又朝着我快步走来,这一次他并没有使用缩地术,自然也没有随之而来的恐怖势能,我不想无休止地躲猫猫,于是足尖一点,人也冲了上去。
  两人瞬间交手,拳来交往,噼里啪啦,攻守之间,颇成章法。
  拳脚手段,需要有碾压性的力量和法门,方才能够瞬间分胜负,而双方在交手十几个回合,彼此都不露出破绽,使得两人都在僵持。
  砰!
  在两人又一次的对掌之后,我们一起往后跃去,松熊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难看起来。
  他看着我,说怎么可能,你的身体怎么会宛如钢铁一般硬?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不会将我的秘密告知于他,而其实这事儿并不难,之所以硬如钢铁,不光需要灌足强大的气劲,而且还需要与之对应的结实身体。
  很多修炼硬气功的人,能够将身体某些部位修成铁板一般,也就是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
  但我的这手段,却比那些硬派气功更强。
  我用的法门,其实就是大易容术。
  事实上用“大易容术”的名字来形容这法门,并不合适,因为它在改变人体某处结构之上的手段,给想象力插上了翅膀。
  我在一瞬间,让与敌方接触的部位聚集高强度、高密度的组织,再配以强大的气劲,这就是我的秘诀。
  而手段,是这几天与闻铭交手之时想出来的。
  我称之为“陆氏金钟罩”。
  两人继续交手,松熊与我拳脚相击,越打越难受,梆梆作响,就仿佛打在了铁块之上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施展起了大虚空术来,神出鬼没。

  这个时候,不但是松熊,就连其余大荒山来客脸色都变得严肃认真起来,而到了最后,被我连着追打的松熊往怀里一摸,居然拔出了一把九节铁棍来,猛然一抖,却没有想到在那一瞬间,我的止戈剑也出手了。
  一剑斩。
  铛!
  止戈剑与对方的九节棍交击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彼此双方的撞击之处扩散而来,而就在我们准备再一次交手的时候,却有人喊住了我们:“停下吧?”

  出言者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额头之上还长着一颗眼睛。
  这人一开口,松熊收起了攻势。
  我也是收放自如,止戈剑瞬间收回了乾坤囊中去,站在不远处,抱着膀子,横眼看着对方。
  松熊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却是拍起了手掌来,说道:“领教了,果然厉害。”
  我这时方才平静地说道:“其实松长老并没有猜错,诛杀钊无姬的并非我一人,另外还有两个朋友……”
  松熊服了软,语气一下子就好了许多,说不管如何,阁下的手段都让人刮目相看,当真是厉害非凡——对了,我听安族长说起,犬子被人冒充之事,还是你提出来的?
  我点头,将坨鹊二老跟我说起的事情,以及与白狼王的周旋,一一道来。

  听我说完之后,松熊咬牙切齿地说道:“轩辕野以及白狼王一伙人,居然杀害我儿,老夫松熊,与他们势不两立!”
  他悲恸地说完之后,又朝着我躬身行礼,说犬子尸首,还请帮忙找寻……
  荒域是个荒蛮无道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实力至上的地方,只要你有本事,就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
  我与松熊的拼斗并没有多么酣畅淋漓,在无忧宫中,众人之前,两人其实都保留了手段,这一点越到后面,却是越能够感觉得出来,不过即便如此,两人的底子和基本盘都差不多了解,知道这些之后,倒也没有再撕破脸皮争斗的必要。
  松熊在通过感激我揭穿白狼王真面目的事情,与我缓和之后,主动为我介绍起了刚才喊停的那个三眼少年来。
  这人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正是那落日一族的少族长金乌鸦。
  我上前,与其拱手相见,双方相互见礼。

  真正碰面,我立刻感觉到这一位并非是什么人类,而是某种妖物——或者说他应该是某种异兽化身成的人,联想到他的名字,我隐约能够猜测得到,它或许是古代洪荒时期的金乌神兽。
  金乌又称三足金乌,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鸟,相传它是驾驭日车的坐骑,又称“踆乌”,居于日中,有三足。
  更有传说讲金乌其实就是太阳的化身,后羿射日,射的就是这金乌鸟。
  当然,那些都是传说,并不足以为信。

  除了金乌鸦,他还给我介绍了祝千秋、祝万代,这两位来自于嵩阳一族的兄弟俩,名字里都透露着一股子的劲儿,马屁拍得震天响,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到底是一个多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人物。
  对于有真本事的人,无论走到了哪儿,都是受人尊敬的,这些从大荒山上下来的客人,倒也没有了之前莫名的疏离,与我相谈甚欢。
  聊了一会儿天,便有饮宴。
  宴席之上,蚩野代安祝酒,众人一片和睦,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大荒山上,生产力低下,自然无酒。
  若论酒,荒域之中,当属华族最为有名,松熊和祝家兄弟年纪大一些,还知道节制,那三眼少年郎则是对于酒物爱不释手,一杯又一杯,不一会儿便喝了一大坛子的酒。他喝多了,整个人就开始发飘,脚步轻浮,脸上红晕浮动,隐然之间,竟然有一只巨大的金色巨鸟从后背浮现而出来。
  好在他随行的人第一时间发现,赶忙上去,拍打几下,将这灵体收回体内去。

  而即便如此,那少年郎依旧脚步轻飘,居然越席而出,走到了主席台前来,朝着安拱手,痴痴地笑道:“族长貌美如花,年华正盛,不知道可有婚配?”
  安正在劝酒,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回答道:“安专心族内事务,倒不曾考虑此事。”
  那少年郎一拍大腿,说人伦大欲,乃天道至理,阴阳调和,方才通达彼岸,我曾闻族长乃青鸾天女,地位甚高,凡夫俗子,焉能与你相配?在下不才,金乌之后,倾慕族长风姿,不知道、不知道……
  日期:2016-11-1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