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有长辈看中百里熙天资聪慧。要重点培养他,希望这个先祖姓名同音的孩子,有朝一日能再次恢复他们百里家族的荣耀。
  不过百里熙对如果做官并不感兴趣,相反的他对黄老之术和方士一门的术法反应出来了浓厚的兴趣。为此他还去过方士的宗门,想要拜师成为方士。不过当时的大方师看出来百里熙和方士一门无缘,看在他是名人之后的份上。婉拒之后礼送百里熙下山。
  虽然没有成为方士,百里熙的修道之心却还未死。当下他开始继续寻找其他的修道门派,指望在这里拜上一位名师,成就自己日后的修仙、长生不老之术。不过接连寻访到几家修道门派,都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婉拒。
  就在百里熙差不多要断了修道之心的时候,一日他在市井当中。见到了一位怪异的术士,无意当中见到了这位术士可谓鬼神之术的绝妙术法之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便要拜这位术士为师。

  这位术士倒是比那些大门派之长好说话。只是查看了百里熙的根基之后,边点头收了他为徒。虽然收了他为徒,不过那位术士却和百里熙约法三章。第一,虽然收他为徒,不过百里熙永世不可向外人透露自己师父的姓名。第二,师徒名分已定之后,他这位师父便要吃住在百里熙的家里。他也不可向外人透露家居住了外人。
  前面两条还不算是什么,要命的是第三条。他那位师尊在百里熙拜师之前,便明确的告诉他。他们俩的师徒之缘只有三十年。三十年后师徒名分作废,再相见便如路人一般。三十年后二人相见,百里熙不再以弟子的名义见礼,远远的看到这位昔日的师尊躲开不见在就好。
  当时,百里熙也是被拜师的心情冲昏了头。三十年的师徒情分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的?他有三十年的时间,让这位师尊改变初衷也不是不可能饿事情。
  当下。百里熙拜师之后,将这位师尊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除了每日三餐睡眠之外,都在跟着这位师尊修习术法。这个期间,百里熙的这位师尊在他家中无意种发现一柄当年他先祖百里奚留下来的一柄铜剑。这时已经到了要给百里熙炼制法器的时候,师尊便用将这柄铜剑重新炼制,百日之后,将本来是作为礼器的铜剑,炼制成了一柄非凡的法器。
  在炼制法器的过程种,百里熙发现自己对炼制法器的兴趣颇大。当下便请求师尊将练指法器的本事教授与他。这个让他这位师尊也有些诧异。他想不到这个天分极好的徒弟要跟他学这个,既然要学,这位师尊便将自己炼制法器的本事倾囊而受。
  百里熙修习炼器的天赋竟然远胜他这位师尊,他不到五年便学会了他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融会贯通的炼器之法。见到自己的师尊对于炼器之法真的是没什么可教之后,便才开始学其他的术法。不过就是这样,在闲暇的时候。还是精研自己之前修习的炼器之术。
  三十年的师徒之期刚刚过了一半,百里熙自己精研的炼器之法便远胜他这位师尊。虽然其他术法修习的也算不错,不过就炼器之法来说,当世可与百里熙比肩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转眼之间,三十年的师徒之期已满。他那位师尊开始收拾行囊。要离开百里熙家。任凭百里熙如何挽留,他那位师尊都是去意已绝。而且临走之时还特意的嘱咐了百里熙,不要对任何人透露他的名字。之后二人再无师徒的名分,见面已是路人。
  虽然这位师尊看似无情,不过在他走后两年,还是再次回到了百里熙的府上。竟然有一些关于炼器之法的事情,要来请教这位昔日的学生。这件事让百里熙诚惶诚恐,他的行为让这位两年前的师尊会错了意。以为百里熙不愿教授他炼器之法,这人也是心高气傲。竟然提出来不白学你的炼器之法。我用一种长生不老的法门来和你交换。最后在阴错阳差之下,百里熙也成为了长生不老之人。

  而他那位昔日的师尊得了百里熙自己精研的炼器之法后,也被自己昔日弟子的炼器之法所折服。当时的百里熙但论炼器之法,已经算得上的当世的第一人。只不过百里熙的生性比较淡薄。从他手中流传出去的法器,都被百里熙千叮万嘱不可说是何人所造所赠。
  归不归说完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之前遇到两个喽啰死尸的地方。这时候,归莱归区哥俩已经带着一群喽啰赶到了这里。见到了归不归和吴勉带着一个浑身都是烫伤的人过来之后,这一群人瞬间都围拢了过来。
  这时候,归不归已经对吴勉说的口干舌燥。也没有心情再去理会这些喽啰,只是分赴归家哥俩将两个掉了脑袋的喽啰带回去厚葬。有什么事情回到山上再说。
  回到山上之后,仇力已经多少恢复了一些意识。只不过他的记忆力还是几天之前的,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在赶路,怎么会突然间到了这里的。这里面别人仇力不认识。不过面前那个坐在石凳上的归不归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的。自己这一身的烧伤,起因也是拜这个老家伙和那个白头发的吴勉所赐。

  不过这个时候的仇力还不敢妄动,他赖以成名的古剑现在就在归不归的手里把玩着。而且仇力发现自己与古剑的联系完全消失了。面前那个老家伙手上就好像是另外一支一摸一样的古剑一样。古剑在手他都不是归不归的对手,更别说现在手无寸铁了。
  归不归第一个见到仇力的眼睛在眼眶里来回的乱转,当下老家伙笑了一下。冲着他说道:“看样子你这是明白过来了?怎么?还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想起来吗?没事,你有一天一夜的时间慢慢想,明天晚上才是你上路的大喜日子。还有时间。别上路的时候还糊里糊涂的,再把别人犯的罪再按到你的身上。”
  看着归不归嬉皮笑脸的样子,仇力分辨不出来这个老家伙说的是真是假。当下他看着归不归说道:“吴王和淮南王的恩怨已了,吴王已经死了几年,你们还把我拘来做什么?还要赶尽杀绝吗?”这几句话说的虽然也是呜哩呜吐,不过归不归也习惯了他的说法,听着也不算费劲。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见背后有一人走了过来。正是和归不归秤不离铊的白头发吴勉,这个白头发男人走过来之后,看了仇力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他这是醒过来了,说到重点了吗?”

  “这才刚刚说到吴王毙命的那一段,快了,再有个把时辰就能把这几年的事情都想起来。”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仇力的身上。随后笑嘻嘻的对着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给你提个醒,你这次是要到辽东郡的狼山,去找一个叫做百里熙的人,是不是?”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仇力惊恐的眼睛都瞪了起来。虽然他随即马上又强迫自己的心态平复下来,不过这样表情的变化又怎么可能逃得多吴勉和归不归的眼睛。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没等仇力回答,他抢先说道:“看来好像是我老人家说中了。那么你想没想起来,不久之前路过一座高山之下。见过了十几个淮南王府的老熟人?应该是他们笑话了你这一身的伤疤。然后你也突然起了杀心,操控飞剑要了这十几个人的性命,是吧?”

  日期:2016-06-1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