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0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曲刚点头,表示认同对方的观点。
  两人又就一些事情进行了简单交流,然后带着口蘑告辞离去了。
  看着曲刚的背影,楚天齐眉头微皱,他觉得曲刚似乎有些不对。
  刚才曲刚对自己的热情和尊敬,与节前并无两样,对好多事情的看法,两人也高度接近。只是有一件事,不知是对方忘了,还是有什么新情况。
  在春节前回家,临上火车前,曲刚曾经一再强调,节后要请局长坐坐,两人好好喝一顿。这种情况是人之常情,楚天齐简单客气后,也就接下了对方的提前邀请。
  刚才曲刚一进门,楚天齐以为对方肯定是既来问候,同时也征求自己出席宴请的时间。可两人谈了二十多分钟,期间也涉及到了过节喝酒、参加宴请的事,但曲刚却只字未提“请客”两字。

  难道是忘了?不可能。他可是提前许诺过,而且元宵节前正是落实这件事的最好时间,绝对不应该忘掉。那又会是什么?又有什么原因,能让他放了局长的鸽子呢?
  自曲刚来过之后,所有班子成员都分别到局长办公室坐了一会,与楚天齐简单寒暄,并提出了请客的要求。当然,这里的班子成员不包括张天彪,张天彪现在还在休病假。对于人们的邀请,楚天齐在适当保持矜持的情况下,都接受了,也给出了大致时间。同时,把自己带来的口蘑,也给了每人一份。
  这几个人的邀请,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楚天齐都必须接受,否则就是不合群,就是不给面子。如果给对方省下了这顿饭钱,对方不但不会感激,相反还会对自己有意见,骂自己不近人情。楚天齐虽然从政时间不长,但做为一把手,和这些副职之间什么时候该保持距离,什么时候又该亲近一些,他心里拎的清。
  除了班子成员外,局里的一些科长、队长、主任、所长也来向楚天齐拜了晚年,有人还提出了请客邀请。对于这些人的邀请,楚天齐一概婉拒了。大多数人都是表达一个尊敬的意思,也知道局长未必会接受,并没有强求。只是在婉拒仇志慷邀请时,费了一些口舌。最后,仇志慷在局长给了一个“以后看机会”的说法后,才做罢。
  仇志慷自从上了楚天齐的船后,简直就相当于从后娘手里转到了亲娘手里,不但调了职,级别也升了半格。当然,仇志慷也很珍惜机会,做了好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出了许多成绩。他现在已经死心塌地的要跟着楚天齐,把自己绑在了楚天齐的战车上。楚天齐也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做为己方阵营中一员大将使用和培养着。
  接下来几天,楚天齐分别参加了赵伯祥、孟克、常亮等人的邀请晚宴。在晚宴上,各家主人也找了一些合适的人员作陪,力求既有气氛,又无不便之处。这三次晚宴说不上奢华,但绝对上档次,最起码在许源县属于很高档的了。在晚宴现场,做东的人往往也“舍命陪君子”,照顾局长“吃好、喝好”。
  在赵伯祥请客的晚宴上,不但有常亮作陪,女儿赵妮娜也出席了。赵妮娜现在正在读研,身材苗挑,颜值很高,气质和谈吐都不俗。由于她和楚天齐年龄相仿,共同话题较多,谈得也较投机。在整个晚宴期间,她既表现了对楚天齐的足够尊重,甚至崇拜,但举止都很得体。整个晚宴欢声笑语不断,气氛很是融洽。
  利用女儿临时外出的空档,赵伯祥专门向楚天齐举杯道歉,为自己几次的表现不当而道歉,并做了深刻的检讨。在取得楚天齐口头谅解后,更是表态要紧跟局长步伐,当好局长的助手和参谋。面对赵伯祥的示好,楚天齐也没有托大,而是表态“互相支持”。
  该请的已经请了,该参加的也参加了,时间也过了正月十五,但曲刚却一次未提请客的事,看样子肯定是不准备再提了。

  一顿饭说明不了什么,而且酒桌上的话大都是应景这词,也未必当真,过后该怎样还怎样。但利用春节之机,请一把手坐坐,喝上几杯,这既可能乘机拉近彼此关系,加强联系沟通,也是在表明一种尊重的态度。
  说实话,请客未必就是内心真尊重对方,但表面该有的礼逊是有了。而过节不请领导的话,明显就有失礼之嫌,尤其要是放了领导鸽子,那就该称之为“罪过”了。
  有一句俗话说的可能偏激,但却有一定道理,那就是“请的记不住,不请的却能记住”。楚天齐现在就记住了曲刚,但肯定不是那种狭隘的记住,只是他认为对方的做法有违常规,有违两人现在相对融洽的关系。
  既然对方不请自己,既然对方放了自己的鸽子,那就说明对方不重视自己,不尊重自己,但曲刚平时的表现却又不是这样。在楚天齐回到单位这一周,曲刚不但对楚天齐很尊重,对楚天齐安排的工作不折不扣执行,而且尊重程度似乎加了个“更”字,似乎在弥补“放鸽子”的错误。

  曲刚这种看似矛盾的表现,让楚天齐很是不解。经过思考,楚天齐意识到,曲刚本意应该是想和自己走近,这从对方对待工作的严谨态度,执行自己指令的坚决性可以看出。那么曲刚之所以没有请自己,肯定是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是有人不想让他和自己走的太近。
  得出这个结论,楚天齐觉得曲刚之所以表现迥异,就能解释通了。他在这几天一边观察着曲刚,一边也在想着寻找合适时机,套套对方的话。
  这几天,曲刚很矛盾,也很尴尬。
  本来春节前已经发出邀请,而且局长已经接受了。如果在年后能及时提起此事,那么很可能自己就能第一个做东,排在其他班子成员之前。那么自己在局长那里就很有地位,在局里所有人那里都特有面子。
  但是,现在那几个人都请了客,听说晚宴气氛非常好,听说老白毛连闺女都豁出去了。人家是宾主尽欢,可自己连句邀请的话也不敢说、不能说,这怎不令曲刚懊恼,为自己身不由己而懊恼。
  别看请客这事看着不大,不过人们却都关注着。如果人们都不邀请,如果楚天齐都不去参加,那倒也没什么。可现在的情况是,人家都邀请了,被邀请者也都参加了,但独独自己成了另类,而且是放了局长鸽子的另类。他倒没有因此发现局长有什么不快,但干警们的议论却已经开始了,尽管给出的结论不尽相同,不过对自己显然很是不利。

  “哎……”长叹一声,曲刚又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看着袅袅升腾的烟雾,一种莫大的孤独强势袭来。
  阳历二月十八日,农历正月十八,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召开了一次中层以上干部会议。
  参加这次会议的是:局班子成员以及各队、室、科、所正、副职人员。
  这次会议重申今年的一些重要任务,督促了近期的一些事务,要求各部门、每名干警要把心态调整到位,迅速进入正常工作状态,其实这就是“收心会”。
  每年的这个时候,每个单位都会召开这样的会议,只不过在会议具体称谓上,参加人员范围上,略有区别而已。
  日期:2017-06-1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