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看,我就说你心里有鬼吧。你哪是什么本能?分明就是你这个漏网之鱼怕被警方抓到,才没命的跑呢。”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因为服务员已经端着托盘过来了。
  待服务员走开后,胡三道:“楚局,正是我向你提供了关键消息,乔丰年被打案才顺利告破,我也算是有功人员。功劳我是万万不敢要的,但这也可以将功被过,抵消我犯的小错吧?”
  楚天齐轻蔑一笑:“小错?差点出了人命,到现在乔丰年记忆都没有完全恢复,你作为重要中间人,这难道是小错?”说完,不再看对方,而是开吃起来。今天从家里出来,只是上午九点多在玉赤县吃了一碗老豆腐,到现在早饿的前心贴后心了,先吃饱才是硬道理。
  正要继续辩解,见对方大吃起来,胡三便也对着桌上的食物发起了进攻。
  看来今天坐的位置太对了,不但两人对话别人听不到,吃饭的声音别人照样听不见。否则,两人吃饭的动静太大,也太不雅观了。

  二十多分钟后,对饭菜的进攻结束。楚天齐放下筷子,抬起头,说道:“胡三,上次让你漏网了,这次就跟我走一趟,到局里去说清楚。”
  胡三脸上颜色微变:“楚局长,我听说那件事已经结案,咱们又是老乡,你就给通融通融吧。”
  “通融?怎么通融?你可是此案重要嫌疑人。我做为县局局长,如果仅仅因为和你是老乡,就放过你的话,那不成执法犯法了吗?”楚天齐神色一下子变得很严肃,“这样,你跟我一同回去,就按你自首处理。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我们尽量对你从轻发落,到时法院给判个一头半年就行了,顶多不超过两年。怎么样?”
  胡三的脸上顿时一副苦瓜色:“楚局长,那里边可不是人去的地方,度日如年呀,你还是饶了我吧。”
  “凭什么?少废话。”说着,楚天齐就去抓对方的胳膊。
  “等等,等等。”胡三急忙一躲,“我要是再立功的话,能不能免去牢狱之灾?”
  “立功?”反问过后,楚天齐便不再说话。
  见对方没有给自己承诺,但暂时没有抓自己。胡三又迟楞了一下,四外看了看,然后把头瞅过来,几乎贴着对方耳朵,低声说了起来。他的声音足够低,低的如果不仔细听,根本都听不到。
  过了一会儿,胡三停下来,坐直了身体,又说:“楚局,我这算是立功吗?”
  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忽然一捂肚子,脸上一副痛苦表情:“吃的不合适,肚子不舒服。”说着站了起来,走向洗手间。走出几步,又回头道,“好好跟我看着东西,不许偷跑。”说完,快步走进了洗手间。
  大约十分钟后,楚天齐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饭馆东北角那个位置哪有胡三?只有那个装东西的大包还静静的放在桌上。楚天齐走过去,打开大包看了一眼,又拉上拉链,提在手上,走出了饭馆。
  晚上七点,楚天齐坐上了通往许源县的火车,还是卧铺的下铺。
  躺在铺位上,楚天齐想着事情。
  从腊月二十七回家,到今天已经将近两周了。在这段时间,楚天齐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过问单位的事。万幸的是,在这两周内,局里和许源县都没有发生意外,一直太平无事,但他每天都不无担心。
  回家这些天,楚天齐感受最多的就是浓浓的亲情。亲情未必需要表达,但我们每个人却能深切的感受到。
  过年的年味越来越淡了,这主要缘于现在人民生活水平和各方面提高的太多,以前过年才能享受到的物质和文化,在现在日常中就经常可以享受到。缺者为贵的年代,越来越远了。

  刚刚过去的一年,每天都为工作忙碌着,经常还有好多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有时确实也很累。因此,大脑中想的最多的是工作,其它的事情就考虑的很少,根本就没那个时间,好多时候也没那个心情。就是对宁俊琦的思念,也大部分都是默默的放在心中。
  过年这些天,暂时放下了工作,楚天齐在喝过小酒之余,忍不住想起了那个藏在心中的人儿。
  想念,也仅能是想念。为了和李卫民的约定,楚天齐没有和宁俊琦通话,估计即使通话,宁俊琦也不会接听,因为她也要遵守这个约定。不能通话,那就更不敢奢望见面了。今天,上天却创造了一次绝秒的见面机会,但也仅仅是一次机会,一次很快就被军车车队破坏的机会。
  然而,虽然没有见到自己的恋人,但却因为那段追踪而与胡三相遇,听胡三讲了一些对自己也许有用的东西。可能今天看到宁俊琦的身影,就是为了引出与胡三的见面吧,这似乎是冥冥中已经安排好的。
  阳历二月十一日,农历正月十一。

  今天楚天齐起的稍微晚了一些,起床、洗漱完毕,已经八点了。他没有去吃早点,而是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后,抽起了香烟。
  一支烟还没吸完,曲刚就来了。
  进门后,曲刚抱拳拱手:“给局长拜个晚年。”
  楚天齐也一拱手:“回拜。”说完,示意曲刚,“抽一支。”
  曲刚坐到椅子上,一边从桌上烟盒取香烟,一边道:“其实不应该抽了,过年这些天抽的太多,除了烟就是酒的。”
  楚天齐深有同感:“是呀,我也没少喝酒,烟也没少抽。”然后笑着道,“不过这烟可得抽,听说国家正准备出台相关政策,要在公共场所禁烟呢,到时想抽都不能抽了。”
  曲刚已经点着香烟,说道:“我也听说了,不过这也不是一下半下的事,全国烟民可是好几亿人,哪能说禁就禁,还不知道驴年马月的事呢。”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看国家要动真格的,那一天早晚会来,尤其咱们这些当小头目的,肯定要被要求带头执行禁烟令。”楚天齐一笑,“不让吸烟的日子,难过呀。”
  “是呀,是呀。”曲刚附合过后,问道,“局长几点到的?厉剑等上你了吗?”
  “凌晨一点多。厉剑就在车站等着,他说你特别叮嘱他要提前到。”说到这里,楚天齐拉开老板台下面的抽屉,拿了一个食品袋出来,“老曲,也没什么好带的,从老家带了点当地口蘑,你尝尝。”
  “谢谢局长。”曲刚伸手接了过去,“这可是好东西,沃原地区的口蘑最有蘑菇味。在咱们这里的超市,像这种干口蘑,一斤都卖六十七呢。”
  楚天齐一笑,换了话题:“这些天辛苦你了,我在老家过年,你一直盯着这里。”
  “没什么,不辛苦。不只我带班,赵政委他们几个也都带了几天。”曲刚说,“万幸的是,没有发生什么事。不知是那帮人怕露马脚不敢了,还是在酝酿着大的阴谋?”

  “我觉得两种可能都有。春节前这一段,咱们打击犯罪抓的挺紧,他们肯定要避风头,也肯定担心被抓。不过,咱们和他们所处立场不同,这个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他们肯定还会针对咱们发难。”楚天齐道,“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论他们怎么闹腾,最终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自取灭亡。当然,我们要尽最大努力把损失降到最低,把他们的破坏活动扼杀在萌芽状态。”
  日期:2017-06-13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