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你也有朋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咱们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你说出你朋友的名字。我让仇力把地址告诉你。怎么样?看在当年老人家我在你楼下卖命的份上,也算给我来人家一个台阶。你是知道的,我老人家最要脸皮,出来这么远再空着手回去实在是不好看。吴勉那张嘴你也是领教过的,他不咸不淡的给老人家我来上两句。老人家我一时想不开,用这把古剑抹了脖子。用你的话来说。那就太难看了……”

  听着归不归胡说八道的说了一大通,问天楼主始终没有插嘴。一直等到面前的这个老家伙说完,他开口说道:“本来我也只是要一个地址而已…...”这句话说完之后。问天楼主顿了一下,对着还处在僵直状态下的仇力说道:“把给你古剑那个人的藏身地址告诉我,说出来,我不会为难他,更不会再为难你。”
  问天楼主这几句话说完的同时,仇力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再次恢复了自由,不过仇力却好像还在僵直状态下一样。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直到问天楼主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之后,他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站在对面的问天楼主,说道:“不用找他了,那个人已经兵解,尸体还是我一把火烧了,骨灰重新归入了尘土……”
  “兵解了?”问天楼主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当下他盯着仇力的眼睛。看了半晌之后继续说道:“那就告诉我那个人的兵解之地,用你的灵魂来和我说,不可以让我闻出来一点谎言的味道。”
  问天楼主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仇力的眼睛也跟着直了起来。就见他的胸口来回起伏,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过了半晌之后,一个直愣愣的声音:“百里熙在辽东郡七十里外的狼山上……”

  “狼山?”问天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仇力继续说道:“那么说来他没死是吧?那么大的狼山,我怎么把他找出来?”
  “谁也找不到百里熙……”仇力继续痴痴的说道:“他是狼山之主,如果他想见你的话。会主动出来。别找百里熙,你找不到他的……”
  “狼山之主”问天楼主点了点头,在他的术法之下,仇力应该不会再说假话。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问天楼主也不再纠缠归不归。他身上本来已经死灰的肤色再次变得红润起来。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归兄。我想之后应该不会在狼山上见到你和吴勉吧?”
  “那里天寒地冻的,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了那种风寒了。”归不归冲着问天楼主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出来转了这么一大圈,还是觉得寿春城好。在外面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我们那位淮南王殿下了。”
  说到我们淮南王殿下的时候。归不归故意的将‘我们’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说出来。不过那位问天楼主好像没有听懂一样,最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打扰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该回去了。这身皮囊是临时拼凑的,再不离开的话就要难看了……”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淡。最后一个出唇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归不归的面前。
  看着问天楼主彻底消失之后,归不归才轻轻的出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看背后奔流而过的河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老人家我走下去。他真的会把瘟毒到河里吗……”
  说完之后,归不归将头转过来。将手里面的古剑收回到了仇力的剑鞘里面,这时候的仇力眼神还是直勾勾的,虽然是站在地上,看过去却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这次归不归倒是省了事,伸手抓住了仇力手里的剑鞘。好像拽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向着河对岸走过去。
  两个人度过了河之后,归不归继续牵引着仇力向着对面的蒿子林那边走过去。就在他牵引着仇力走进蒿子林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重新退了出来,随后歪着脑袋向着旁边七八丈远的蒿子林那边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正蹲在那里,嘴里面叼着一根草棍。眼睛看着的方向,正是刚才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一进一退的位置。
  如果不是从斗篷里面露出来的一绺白发,归不归还以为那位问天楼主又回来了。当下,老家伙苦笑了一声,对着那个蹲在地上的男人说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没有多久,从仇力从水里浮出来的时候吧。
  说话的男人正是本应该走了另外一条岔路的的吴勉,听到了他在这里待了好一阵子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那个时候你不出来,老人家我理解。不过刚才带斗篷的出现之后,你还不出来帮手,这个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吴勉抬起眼皮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用他那特有的语气慢悠悠的说道:“我出现他的瘟蛊就消失了?瘟蛊上身之后,死在哪里都是瘟行千里的。到时候下游那万人就不是你们俩一人一半了。是我们三个三一三十一。”
  “连瘟蛊你都知道”吴勉的话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老家伙有些意外的看了面前这个白发男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以为你会看成尸毒。想不到你还有这个见识。”自从被燕哀侯续上了术法之后,归不归在吴勉的面前,说话也慢慢有了底气。
  不过老家伙也不敢在吴勉面前摆谱摆的太过。他明白自己这点术法也是过眼云烟,而且燕哀侯已经有了油尽灯枯之状,下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再给自己续上。想要靠徐福留下地图里面的宝贝解除自己身上的封印。最起码还有二十多年不能得罪面前这个白头发。
  “当初我是始皇帝的宫廷方士,瘟蛊什么的我也是知道一点”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将目光转遇到了归不归身后。那个好像白痴一样的仇力身上。下巴冲着这个男人仰了一下,随后说道:“瘟蛊我知道一点,可是百里熙就是一点都不知道了。这个百里熙和春秋时的秦相百里奚不是一个人吧?”
  “虽然此百里熙非彼百里奚,不过两个人还是有些渊源的。”归不归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冲着吴勉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出来也有一阵子了。再不回去的话,就要吓死我那俩宝贝孙子了……”
  由于仇力之前被问天楼主拘了魂魄,还没有清醒。两个人不能带着他使用五行遁法回到地宫当中,当下只能靠着脚力,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向着地宫的方向走去。一边走着,归不归一边将问天楼主要找那位百里熙的典故说了出来。
  春秋时期。秦穆公用五张黑羊皮赎买回来一个逃奴,此人就是后世辅助秦穆公奠定秦国霸业的一代名相--百里奚。百里氏一族至此在秦国扎根兴盛起来,族人世袭官职三百余年不衰。直到秦惠公时期开始慢慢没落。

  仇力口中的百里熙就出生在这个时候,他还未成年之时,因为族中长辈参与到公子夺嫡当中选错了太子,在新君登基之后,被褫夺了世袭的封爵。自此族中以无人在朝中为官,后来又因为族中的长辈闹着分家。诺大的一个大家族瞬间分崩离析,百里熙还未成年便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局面。
  日期:2016-06-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