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7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人的身体要出毛病,肯定是这个系统的某个部位先出现毛病,造成整个系统不能正常运转,从而导致其他部分也跟着出现毛病。
  直到整个系统完全停止运转的话,这个人就会死去。
  但无论疾病发展到哪一步,任何一个成熟的医者,通过脉象,都能准确判断这个人的病灶在哪里。
  说白了,中医讲究的望闻关切,其根本目的,也就是找到这个病灶。
  如此,才能对症下药。

  而现在,陆羽居然判断不出苏倾城的身体,到底是哪个部分,现出了毛病。
  是他的医术不高明?
  显然不可能。
  陆羽皱起眉头,再次搭上了苏倾城的手腕,干脆闭上了眼睛,精神全力集中,第二次给她诊脉。
  五分钟后,陆羽睁开了眼睛。
  眼里,寒芒乍现。
  这是世间最深沉的冰寒和狠辣。

  苏倾城,根本就不是得病了,而是被人下蛊了!
  “蛊。”
  陆羽默念着这个字。
  蛊,是一种人工施以特殊方法,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神秘物体。
  相传为远古之时的神秘巫术,并只在苗疆流传。
  医书《诸病源候论·蛊毒候》中就有记载,“蛊者,多取虫蛇之类,以器皿盛贮,任其自相啖食,唯有一物独在者,即谓之为蛊,便能变惑,随逐酒食,为人患祸。“
  历史上,就发生过不少巫蛊案,尤其是在皇宫里面,譬如汉武帝末期发生的巫蛊案,就直接导致了戾太子被刘彻猜忌,而不得不自杀以自证清白。

  蛊这种东西,也有治病救人的功效,不过大多数的用途,都是用来害人。
  再加上养蛊之法过于血腥残酷,素来就为中原正统所不齿。
  陆羽通读过上千本医书,其中不乏在外面早就绝迹的孤本,才成就了自己当世无双的医术。
  但他也丝毫不懂得养蛊治蛊之法。
  只是知道有这玩意儿存在罢了。
  在天机宫的档案中,正宗的养蛊秘法,上个世纪就已经在苗疆失传了,所以一开始,陆羽也压根没往这里去想,直到百思不得其解苏倾城的病灶道理在哪里,灵光一闪,才把苏倾城的病症,跟蛊对应了起来。
  苏倾城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中了蛊。
  肯定是有人害她。
  这个人,会是谁?
  是苏倾城的敌人,还是他陆羽的敌人?
  前者可能性不大。
  毕竟苏倾城只是个普通商贾世家的大小姐,从小与世无争待人和善,又有谁会煞费心机,花这么多心思和代价,置她于死地?
  也就是说,对苏倾城下蛊之人,多半都是跟陆羽结了仇的人。
  会是谁?

  陆羽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响。
  心里隐隐有了几个目标人物。
  但因为跟他结仇的人太多,暂时没有办法锁定。
  “倾城,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稀里糊涂死的。你现在要好好的,永远不要放弃生存的机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给你下蛊的人挖出来,把你救活。”
  陆羽握着苏倾城的手,自顾自说着。
  虽然西医的体系,已经宣判了苏倾城的死亡,但陆羽不信这个邪。
  他能感觉得到,在苏倾城的心脉深处,还有一抹极其微弱的生机。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帮她护住这一抹生机。

  因为以苏倾城目前的情况,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这一抹极其微弱的生机,只怕要不了几天,就会熄灭了。
  那时候,别说是他陆羽,即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绝对把苏倾城救不回来。
  第四章:若有缘、若无缘(四)
  其实苏倾城现在的身体状况,跟陆羽倒也有几分相似。
  按照医理判断,陆羽现在的身体,其实也是五脏六腑的体系都被完全破坏,若是拿给西医看,绝对不会相信他还能活着,还能行走说话吃东西。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违背医学常理的事情?

  因为他心脉深处的那一抹生机,被魏文长最后打出来的那一道“诸天生死轮”给护持住了。
  这可能是古往今来,武道历史上第一个人仙的生命精华凝成的“诸天生死轮”,其玄奥超凡之处,可是有太多太多,能生生把陆羽从鬼门关拉出来,并不奇怪。
  若是陆羽能把这道“诸天生死轮”融会贯通,再打入苏倾城体内,那么苏倾城想必也能苏醒过来。
  即便他陆羽会因此而死去——要是能找得到办法——他也不会有丝毫迟疑。

  毕竟,现在躺在病床上的这个女人,是他陆羽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男人活在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
  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也可以是为了证明一些东西,守护一些东西。
  但最基本的,其实也就是封妻荫子四个字罢了。
  他现在并没有子嗣后代,那么他的妻子,就是他的所有,值得他陆羽,为她做任何事情。
  问题是——

  陆羽找不到方法。
  想到这里,他又是叹了口气。
  西医体系,肯定是拿苏倾城现在的身体状况毫无办法了。
  中医体系的话——

  他本身就是当世最顶尖的医者,连他都找不到什么办法可以护持住苏倾城的心脉,拿谁还能做得到?
  陆羽眉头皱的愈发严重。
  “媳妇儿,都是我不好,是你男人没用。你现在这个样子,算是我害了你吧。”
  “我不相信你真的是什么脑死亡了,你一定还有自己的意识对不对。你只是睡着了,睡得太沉,所以没有办法醒过来吧。没事儿的,你不要害怕,也不要惊慌,有我呢,我是谁啊,我是陆羽,我是你丈夫,我是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的陆小爷。”
  “……无论怎么样,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陆羽在苏倾城旁边说着话,他相信苏倾城是可以听到的。
  说了好一会儿,他才取出苏倾城昨天在昏迷前,留给他的那封信,细细看了起来。
  “陆郎,见字如晤。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没有办法跟你说话了,也可能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去陪我妈妈了。”
  “真的很遗憾呢。我还以为我的身体很健康,可以陪你很久很久,一直到我们都白了头发掉了牙,走路都要靠拐杖那么久。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吸食我的生命一样。”
  “两天前在讲台上,给孩子们讲课呢,读的是一首我很喜欢的诗,舒婷的《神女峰》,我记得我也跟你读过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若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然后突然就晕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惜朝已经在了,他帮我张罗着忙上忙下,我强撑着,叫他先别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这次去日本,是去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昨天,我就有些撑不住了,我就想啊,可能我是等不到见你了,那至少得给你留点什么吧。陆郎,你是我丈夫,我是你妻子。但自打我们结婚之后,就聚少离多。这里面有我的原因,也有你的原因。以前吧,我觉得是你的原因多一些。后来一个人在山里面,沉淀下来,想的时候就多了,渐渐的,也就想明白了。”
  日期:2016-11-11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