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人的术法也的确诡秘,身体被捆缚的情况下,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纹身,居然发出一层青黑色的光芒,还在努力抵抗着瞳瞳的阴气丝线。
  在瞳瞳的绝对优势下,这人并没有抵抗太久,大约半分钟后。他周身的青黑色光芒就消失不见,被瞳瞳的黑色丝线直接团团捆成了一个粽子,脸色灰败的跌坐在地上,再无抗衡之力。
  等南洋道派的人出来开口认输之后,瞳瞳这才放开了这白衣阿赞,重新回到了玉环之中。

  胜利来的还算轻松。但我心里却有些担忧,因为刚才瞳瞳回去的时候,我看到她脸上有些疲累之色,虽然她没说,但我也能感应到,这短短的战斗,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轻松。
  张坎文又是第一个走过来,伸手在我肩膀上锤了一下,笑着说,“你看吧,这什么狗屁白衣阿赞不过如此,前后五分钟你就把他搞定了,看来这人实力跟先前那几个差了许多。”
  我苦笑着摇摇头,张坎文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单论凶险,前面那几个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个白衣阿赞,虽然用时比较短,但我赢的可远远算不上轻松。
  尤其是刚一上来,那佛牌中的诡秘力量就让我中了招,万幸瞳瞳并不是那种被我豢养的阴魂,所以才会主动判断形势从玉环之中出现,帮我解开了危急,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我开口准备解释的时候,陈叔和也走了过来,他显然是听到了张坎文刚才的话,开口说道,“你别听这小子瞎说,南洋玄术自有其特长,论传承玄奥。跟我们中原玄术不能比,但论诡秘邪恶,却犹有胜之,一不小心就会中招,你虽然赢了这一场,但千万不能大意,下一场南洋那边派出来的还是一个阿赞,修为比之刚才那人更加高深,你看是不是明日再比?”
  我点点头,瞳瞳现在需要休息,我也需要时间琢磨一下今天佛牌上那股阴邪诡秘的气息。
  于是双方休战,南洋道派的人先行离开了,我也正要回酒店,徐会长这时候却忽然叫住了我,说是他们答应了记者的采访要求,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接受采访。
  我顿时哑然失笑,前几天连败的时候,玄学会的人看到记者。一个个的都没有好脸色,别说接受采访了,根本连搭理都不搭理,现在倒好,居然要我接受采访。
  我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有这精力还是回去休息的好,也能为明天的最后一战多做一点准备。
  回到酒店,我正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却忽然眉头一皱,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跟着。
  酒店是公共场所,后面跟个人不算什么大事,但我却感应到了道炁的气息,而且还是两道。于是我停下脚步,满心戒备的转头回头一看,结果发现,跟在我身后的,赫然是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

  他俩会来找我。倒也没有出乎我的预料。我冷笑一声,走到两人跟前,开口问道,“两位南洋道派的道友,跟在我后面是什么意思?”
  这俩人听到我的称呼,眼皮俱都是一跳。然后才哭丧着脸,开口哀求说,他们是来找我解除降头术的,希望我能救救他们。
  我依然还是冷笑,揶揄说道,“你们都已经加入了降头门派。还需要找我来解降吗?”
  我刚说完,两个人俱都是一脸悔恨的模样,唉声叹气的说他们是一时糊涂,被那鬼降师雷洋胁迫加入他们师门的,早就已经后悔了,希望我能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们说的可怜。但我心里清楚,这俩人多半是看雷洋死了,没了解降的门路,等南洋道派的人带他们回南洋再找高人解降,那都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事情了,倒不如来我这里搏搏运气。
  我本来是要立刻拒绝的,但思索一下之后,我开口问他们说,“若我帮你们解降的话,你们两人有什么回报?”
  谢成华与刘传德听到希望,顿时激动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说道,“只要能解降,我们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这俩人显然也是被逼到了绝路上,说完之后,甚至双双给我跪了下来。
  我沉默一番,没有直接决定。而是暗中问瞳瞳,有没有什么给人体内种下禁制的法子。
  降头术本质上也是在人体内设下禁制,从而控制人的身体,瞳瞳既然能解降,想必也有类似于下降头的法子。

  问了之后,果然如我所想,瞳瞳说她的确有类似的法子,而且比降头术要高明的多,是当初我给她那个《通神法》里面记录的禁制之法。
  得到这个答案之后,我才对谢成华和刘传德两人点点头,带着他们来到了我房间内,叫出瞳瞳,给他两人解开了体内的降头术,但同时,我又让瞳瞳把禁制种到了两人体内。
  这两人毕竟是识曜境界的高手,早先还是一会之长,无论实力还是社会阅历都是上上之选,若是把他俩控制在我的手里,以后必然有大用。这才是我答应给他们解降的根本原因。
  等瞳瞳把一切都做好之后,我在沙发上坐下,笑着对他俩开口说道,“现在你们体内降头术已经解掉了,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两人闭目感应一番,脸上顿时露出狂喜,满是激动的对我表达谢意。
  我则是摆摆手,脸上笑容慢慢冷了下来,又道,“你们刚才说过,只要给你们解降,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对吗?”
  听我这一说,两人脸上的笑容也消减了些,不过还是对我点了点头。
  我也没隐瞒,直接说道,“你们两人叛出玄学会,南洋道派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想立足也难……以后跟在我身边做事如何?”
  谢成华和刘传德笑的更不自然了,半晌之后,还是矮胖的刘传德率先点头,开口说道。“你是雏凤,又有四脉天赋,以后成就肯定远在我等之上,我们跟你做事,也不算吃亏。”
  他一表态,谢成华也坐不住了,连忙跟着点头说。“老刘说的没错,跟着你我们不算吃亏,只不过我俩之前毕竟是一会之长,手里头也有些自己的产业,若是跟你做事的话,自己的产业怕是要荒废掉……”
  他说的迟疑,但话里讨价还价的意思很明显。我笑了笑,一丝余地也没留,直接说,“我可以给你们几天时间,回去把自己的产业变卖,然后再来找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能解降,就能下降,现在你俩体内都有我布下的降头术。”
  “什么?”两人齐齐吃了一惊,脸色转瞬就又阴沉了下去。
  我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含笑看着他们。
  沉默半晌之后,还是刘传德喟然长叹一声,认命一般点点头。告诉我说,他会一周内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然后来找我。
  谢成华也无奈的跟着点了头,同样要了一周时间。
  有降头术的威胁,两人最终还是屈服了。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直接让他两人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约定一周后在这里再见面。
  他们离开之后,我就把这件事放到一遍,开始琢磨今天那个白衣阿赞的手段。
  研究许久之后,对于一开始涌进我体内的那种阴邪力量,我还是无从理解,不过有了经验,下次我提前做好防备,想必也不会那么容易中招。至于最终能不能获胜,还得看明天南洋道派究竟会派出来什么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