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5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场上众人兴奋的讨论了很久之后,我推说明天还有比斗,就早早的回去休息了。
  等回到酒店里,我把瞳瞳叫出来,跟她聊了许久,瞳瞳告诉我说,她现在是正经的鬼王修为,前些日子的沉睡中,她是吞噬了数万阴魂。才终于到达这个境界的。玉环中的阴魂本来已经所剩无几,不过现在又有了雷洋的万余阴魂补充,倒是还能支撑她快速修行。
  天胎鬼婴不光是阴气魂魄的品级上压制同境界的其他阴魂,而且修行的天赋也是极强,只要有充足的高品级阴气吸收。或者无尽的阴魂可供吞噬,瞳瞳修行的脚步就不会停下来。这也是她短短数年时间就能到达鬼王境界的根本原因。
  聊了许久之后,我又把南洋道派的情况跟瞳瞳说了一遍,今天对付雷洋的时候瞳瞳没费什么劲,但接下来的情况还不明朗。我们谁也不能大意。

  第二天一早,我刚赶到深圳分会,进去之后,就看到谢成华和刘传德两人跪在一楼的大厅之中,而陈叔和、徐会长等人都站在他们的跟前。怒气冲冲的正在跟他们说着什么。
  我有点傻眼,这俩人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想明白了要找我给他们解降,但短短两天之内,先是叛逃。然后又回来……这两人还真让人无语。
  待我走到跟前时,陈叔和正痛心疾首的对那两人说道,“玄学会可不是你们想退就退想进就进的,而且你们也别偷换概念,昨天的事什么性质。每个人都清楚。解降的事你们别想了,便是周易答应,我也不会答应。你们或是回家等死,或是找南洋道派的人求救,都可以,只是以后别轻易在广东分会这边出现。这次我就不追究什么,下次你们这些南洋道派的人再随意闯进我们玄学会的地盘,想囫囵离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叔和的话一点情面都没留,谢成华和刘传德两人原本就一脸凄惶,听完之后,更是涕泪横流,看起来悲惨到了极点。
  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他们,没有一个流露出同情之色的,这其中也包括我。
  昨天那种事情既然发生了,但凡一个心智健康的人,就不会再对这两人产生任何一丝同情。
  玄学无国界,但人有国界。

  陈叔和此时已经看到我来了,但根本没有征询我的意见,直接找人把谢成华和刘传德两人驱赶出去,然后才转过头来,换上一副笑脸,询问我对今天身体状况怎样。
  随意寒暄几句之后,南洋道派的人也来了,两边人都不再多言,齐齐走上会场。
  今日代表南洋道派出战的又是养鬼派的一个长老,名字叫纪国龙,上场之前,陈叔和暗中告诉我说,这人不过是识曜前期修为而已。
  我点了点头,看来早先的猜想没错。南洋道派此行虽然准备充分,但毕竟弹丸之地,又能有多少高手?早先的林仲和雷洋,怕已经是这群人中的最强战力了,其余人里头。很难再有识曜后期。

  若是能取得最终胜利的话,接下来还有连续三场比赛,我也不敢过早消耗瞳瞳,一开始就没叫瞳瞳出来,而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出方天扇和金光神咒等防御法器,跟那纪国龙召唤出来的阴魂交战。
  我本来就是存了消耗他实力的念头,却不曾想,这纪国龙也没什么进取心,估计也同样抱着消耗念头,跟我一直耗了数个小时,最终才在我把瞳瞳叫出来一起出手的情况下,勉强战胜了他。
  再胜一场之后,我心里反而涌生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若是南洋道派那边真的没什么厉害的人,这时候应该已经放弃了,毕竟连识曜后期的雷洋都败在了我手里,其他实力弱的人,再挣扎作用也不大。可从今天纪国龙的表现来看却不是这样,他拼命的在消耗我的实力,如此看来,南洋道派并没有放弃这场交流赛,估计接下来,还有实力不逊于雷洋的人出现!
  第七天的比赛,代表南洋道派出战的是一个穿着白袍,满身遍布纹身的干瘦老者,自称名字叫力依,是什么白衣阿赞。
  白衣阿赞这个名字我并不熟悉,还是听张坎文介绍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东南亚那边某一类修行人士的统称。跟早先脱胎于中原玄门的养鬼派和降头师不同,这白衣阿赞的法术跟中原玄学关联不大,反倒是跟藏传佛教有些什么牵连。而且这白衣阿赞所使用的法器,正是这些年流传甚广的佛牌。
  相传佛牌是泰国一些修道有成的高僧制作的东西,普通的佛牌能帮人挡灾消难。而一些修为高深的僧侣,制作的佛牌,更是具有极大威力,跟玄学界的法器类似。
  听起来有些玄乎,而且涉及宗教,等张坎文讲完之后,我有些担忧的问他说,“玄学界里佛家一贯神秘莫测,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怕是不好对付。”
  听我说完,张坎文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什么佛家,这些狗屁泰国人,嘴上说着什么高僧佛牌,但你仔细看看,那佛牌里面,封禁着的,还不是小鬼阴魂那类东西?你别被名字唬住,实际上这佛牌跟佛家关系不大,你就跟早先对付那降头师一样就行了。”
  张坎文这一说,我放心了不少,抬脚走到了会场中间。

  那白衣阿赞全身枯瘦发黑,见我走过来之后。也不说话,更没有什么礼仪,抬手就将手里的佛牌举起,放在了自己头顶上。
  我忍不住抬眼往那佛牌上看过去,那上面雕刻着一个三臂佛陀模样的神祗,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那佛陀的眼睛中忽然发出两道亮黑色光芒,紧接着,一股阴邪诡秘的气息突兀从佛牌中升腾起来,电射一般的速度,直接侵蚀到我体内。
  顿时我脑子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的撞了一下,一股剧烈的眩晕感充斥在脑海中,眼前一阵发黑,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了。
  我心里登时大骇,连忙运转道炁,拿出方天扇,准备先做防御,但诡异的是,这时能感应到道炁,却根本无法调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直接切断了我跟道炁之间的联系。
  本来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此时道炁又无法调动,我心里惊慌起来,抬脚就想往后面退。
  就在这时候,瞳瞳的声音忽然在我脑海中响起,“哥哥,我来对付这个人。”
  话音一落,我就感觉到瞳瞳从玉环之中主动出来,迎着那白衣阿赞去了。
  有瞳瞳出马。我心里的压力顿时减少许多,深吸了口气,压住心里的惊慌,闭上眼,口中默念静心咒。

  等心思彻底平静下来之后,体内道炁飞快流转,那股阴邪诡秘的气息终于被我完全驱逐了出去,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我忙朝瞳瞳和那白衣阿赞看过去。
  只看了一眼,我就放松了下来,从我闭眼念静心咒开始,到现在也不过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但瞳瞳这边,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用她那黑色丝线,将这个枯瘦的白衣阿赞双手捆缚起来,甚至他手里的佛牌也跌落到了地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