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08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20 14:43:52
  而就在拓跋鲜卑趋于分裂的时候,一个让他们处境更加雪上加霜的消息传来,西晋朝廷关闭了跟他们进行贸易的榷场。
  此时的鲜卑人茹毛饮血,基本上没有手工业;日常所需物品皆赖跟中原贸易所获。因此西晋朝廷此举,让草原上鲜卑们顿时陷入困境。
  有兄弟要问了,啥事儿惹得西晋不爽,搞起来经济制裁?
  其实这事儿要说冤,拓跋们是挺冤的,要说不冤,也没冤枉他们。

  这还得从拓跋这个姓说起,拓跋氏相传出自黄帝后裔;古传轩辕黄帝为土德之王,因此这一支后裔自称“黄帝之后”。黄帝既是土德王,他们又是土德的后代,便以“土后”为姓,鲜卑语称土为“拓”,称后为“跋”,遂有拓跋。
  他们有个亲戚,唤作秃发鲜卑,这一部族说来也并不陌生,还记得前文说到拓跋力微有个自己带队出去单干的哥吗?就是他:拓跋匹孤。相传,拓跋匹孤的儿子就出生在棉被之中,在鲜卑语里,把棉被叫做“秃发”;为了和拓跋力微以及拓跋氏彻底划清界限,拓跋匹孤的儿子干脆改以秃发为姓。日后,也就形成了另一只强大的鲜卑势力:秃发鲜卑。
  就在拓跋力微逐渐统一拓跋氏的时候,他那个远走他乡的哥的后代崛起了——这就是秃发树机能。
  事情是这样的——

  公元268、269年前后,晋朝西北地区连续大旱;水草退化,粮食绝收;西晋政府在惯性的二元思维下采取了分类对待的方式:对于农耕区的汉人,政府开仓放粮,赈济灾民;而对于游牧区的鲜卑人,西晋政府则不理不睬,一副任由其自生自灭的样子。
  世间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
  都是遭灾,凭什么汉人就有粥喝,我们就只能喝西北风?!鲜卑人怒了;公元270年夏天,秃发树机能在族人的拥戴下,把自家的被面扯了一块儿下来,拿根竹竿一挑,带头造反了。
  当时,负责晋国西北地区防务的是咱们之前多次提到的司马亮。
  秃发鲜卑造反,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这老爷子人不错,但是带兵打仗比他爹司马懿可差了好多,见秃发鲜卑起兵闹事,他派手下悍将秦州刺史胡烈出马镇压;然而,他还是低估了鲜卑人的战斗力。
  骑着马挥着刀嗷嗷乱叫的鲜卑人可不是好对付的,尤其是这群亡命之徒的身上还同时背负着饥饿与愤怒。两军一交手,晋军便被打了个满脸花。胡烈眼看不敌,只好率军且战且退并向司马亮求援。
  面对企图撤退的晋军,秃发树机能迅速指挥鲜卑骑兵包抄上来,将胡烈团团围在了万斛堆(今天宁夏、甘肃交界处腾格里沙漠的南侧)。
  听闻胡烈被围,司马亮着急了,他赶紧命令手下的将军刘旂率骑兵前去救援。
  不过,这次司马亮真的用错人了,刘旂是个胆小鬼,自打接到命令,这货硬是按兵不动,眼睁睁的瞧着胡烈兵败身死。
  消息传到皇宫:听说秃发鲜卑聚众造反,而且陪上了一州之长的胡烈,武帝炎哥既愤怒又惋惜;再一听说刘旂畏缩不前的行径,登时勃然大怒,要立斩刘旂。司马亮不忍心看自己的下属受难,他连续几番上书,把罪责尽数揽在自己身上,总算保住了刘旂的小命,但自己却是落得个免去一切职务的下场。
  面对此刻西北的危局,那几天炎哥都没心情坐羊车了;苦思冥想之余炎哥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自己的姑父,才华横溢人称“杜武库”的杜预。
  杜预出生在公元222年,家族虽有功于曹魏,但背景算不上十分显赫。由于自身天资聪颖且精通军事与政治,他深得司马昭的喜爱。昭昭掌权之后,更是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杜预——由此,杜预也算是半个司马家的人了。司马炎统治时期,杜预一直充当着幕僚的角色,并受命与贾充等人共同完成晋朝法律的制定。
  胡烈死后,炎哥任命杜预接替出任秦州刺史一职,并命令石鉴为安西将军,全权负责平定秃发树机能的战事。
  这一系列任命,颇有些意思,也充分暴露了司马炎用人能力上的问题。
  原来,石鉴以前就当过杜预的上司,而就在1年以前,杜预因小事得罪了石鉴,因而被免去了洛阳市长的职务。如今,炎哥又把石鉴和杜预捏到一块儿共事,这特么才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呢。
  果然,没等秃发树机能那边儿发难,石、杜二人自己先掐起来了——
  在一次工作例会上,石鉴给大家布置工作,小杜啊,都说兵贵神速。我看你也不要老在那里做什么准备了,不如给它来个出奇制胜;现在就杀过去,保准那个叫什么二秃子的屁滚尿流!
  杜预满腹经纶,不像石鉴那么冲动,心说你当我傻啊,人腿再快能快得过马腿么?胡烈怎么死的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让我愣往里填,这不是公报私仇么?
  虽然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碍于上下级的关系,杜预还是耐着性子跟石鉴解释,领导,不是我贪生怕死不想打,而是客观条件决定了现在不宜冒然出击。您看,鲜卑人此时士气正盛,而且秋天正是草长马肥之时,他们骑兵的战斗力又很强,若现在强攻只怕会以卵击石。所以我建议咱们先以防守为主,等明年开春再行反攻。
  这一番话石鉴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二人之前就有宿怨,如今我让你上场你告我还没热好身呢,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于是,石鉴便仗着自己官高一级,向司马炎诬陷杜预畏敌不前。
  这会儿炎哥的脑子里,刘旂的事儿还没翻过篇儿去呢,所以他听不得任何关于防守的言论,无论正确与否。石鉴才说了两句,司马炎就下令派专车把杜预带回了洛阳审判。
  呵呵,这个专车,有个名字,唤作囚车。
  不过毕竟是亲戚,杜预回到洛阳几番运作下来,虽然丢了爵位,却继续给炎哥当幕僚。
  再说石鉴,虽说踢走了不听话的杜预,可这一上了战场他才发现,我勒个去,原来杜预说的全在理儿上啊……

  可惜,他知道了也晚了。
  他又不敢撤,杜预啥下场他又不是没看见,现在说别说撤退,就说防守,炎哥一准儿也会派辆小车儿把他接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