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鬼使神差中,楚天齐沿着便道,向那辆汽车移动着。距离越来越近,但太阳光的反射却越来越厉害,不但看不清上面的号码,甚至都有些晃眼。楚天齐忙收回目光,直视前方,移动着脚步。
  就在楚天齐停下脚步,再次把目光投向路对面的时候,一个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那个身影正从一栋楼里出来,走向黑色轿车方向。对方略低着头,右手握手机放在耳畔,显然正在打电话。对方长发披肩,头上似乎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子,身上是一件半大款的米色风衣。尽管现在天气较冷,对方的衣服也较宽大,但依然难掩那曼妙的身姿。只是似乎那不能称之为苗条,而只能说太瘦了。
  虽然对方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大半个脸,人也消瘦不少。但整个人的气质、走路步伐,分明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宁俊琦。尤其对方左肩挎的那个黑色小包,更佐证了这一点,小包就是楚天齐送给她的。
  刚才还因为看到疑似她的身影,而激动的心跳加速,现在伊人近在咫尺,楚天齐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眼见着对方已经步到黑色轿车旁,再不说话就晚了,他喉咙一阵发痒,终于喊出了两个字:“俊琦。”
  耳旁不时有风声、汽车行驶的声音响起,这声呼喊显得微不足道,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到?就在楚天齐疑惑之际,对面那个身影忽然抬起头,向四外张望着。
  她听到了,目光都快看过来了。楚天齐又是一阵激动,举起右手,准备挥动起来。

  “呜……”,汽车鸣笛声忽然传进耳畔,紧接着一个绿色的车身出现在楚天齐视线中。
  楚天齐不由得一阵懊恼,因为车身挡住了伊人的身影,遮住了伊人的目光而懊恼。可懊恼归懊恼,当楚天齐看清眼前的景物时,又很没有脾气。现在在路上行驶的是一个车队,绿色军用卡车车队,刚才看到的不过是车队的头车,后面同样的卡车还有好多。而且卡车之间跟的很紧,根本无法通过车辆间缝隙用眼神交流,更别说到路对面去了。
  在煎熬的等待中,军车车队过完了,楚天齐的目光不受阻挡的投到了公路对面。可哪里还有伊人的身影?他看到的只是已经驶入主车道的那辆黑色轿车,看清的也只是车尾小号段的车牌号码。
  刚才本以为是上天垂怜,特意安排的一次与伊人邂逅,不想却又是一次遗憾的擦肩而过。伊人去哪了?看到自己了吗?

  带着惆怅,带着遗憾,楚天齐再次转头四顾。目光所及,他发现了一双眼神,一双正盯着自己的眼神。
  那双眼神迅速收回,眼神的主人转身就跑。
  “追”,心中喊过这个字,楚天齐转身迅速追去。
  前面之人回头去看,见楚天齐已经追了上来,便拼命去跑,边跑边向公路上望去。

  论脚上速度,论手上功夫,楚天齐自信完全能够抓住对方。但看对方有横穿马路的打算,不禁担心起来,担心对方被车辆撞到,也担心对方因此摆脱自己。于是,在后面喊道:“赶快停下,否则我就报警,你还能跑得了?快停下。”
  听到后面喊声,前面之人略微犹豫了一下,脚下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然后又快速冲向斑马线。尽管他再次加速,但刚才那么一慢,已经又缩短了两人的距离。听着后面渐近的脚步声,他马上不顾一切的斜着冲向公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人左脚踩在便道边沿,右脚已经腾起的瞬间,忽觉脖子上一紧,一股大力拽住他前倾的身体,然后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
  楚天齐右手抓着对方后背衣服,向怀里一用力,紧接着左胳膊卡上了对方的脖子。

  对方刹时全身无力,脸憋的通红,求饶不已:“楚局长,轻点,轻点,憋死我了。”
  “胡三,你跑啊,你就不怕汽车撞死你?”楚天齐把对方又向着便道里侧拖了拖。
  被抓之人,正是多日未见的黄敬祖小舅子——胡三。胡三本来就是“公鸭嗓”,现在更是哑的厉害,但仍不停的求饶:“楚局,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好啊。”楚天齐说着,把左胳膊拿开,改由双手抓着对方的肩头,“先说说,你为什么要跑?”
  稍微活动了一下脖子,胡三道:“我,我那不是怕……”说到这里,他左右看了看,“楚局,人们都看着呢,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好不好?”
  楚天齐四顾了一下,确实好多人看着他俩,于是道:“换个地方?去哪?”
  胡三用手一指对面:“去那个饭馆怎么样?我请你吃饭。”
  “饭馆就饭馆。”楚天齐说着,改由右手掐着对方手腕,左手仍抓着对方肩头,“你小子可别耍花招。”说完,推着对方走向斑马线。
  胡三没有任何反抗,连连点头称“是”,很配合的从斑马线过马路。
  饭馆位于火车站旁边,过马路后,楚天齐先到取票口取了预订的车票,然后两人一同走进那家饭馆,楚天齐也适时松开了胡三。
  由于结构原因,饭馆里面呈狭长的条状。虽说位于火车站附近,但现在不是吃饭正点,里面的客人很少。二人直接选择东北角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离门口远,离柜台远,而且头顶正好有一个播放音乐的小音箱,说话相对方便的多。
  点过饭菜,胡三抢先付了款,楚天齐倒也没有坚持。
  看着服务员已经走开,楚天齐问道:“胡三,你为什么跑?”
  胡三回答:“一种本能。”
  “本能?”楚天齐反问,“什么意思?”
  “你是条……丨警丨察局长,我是混混,我见你当然要跑。”胡三解释了自己的本能反应。
  楚天齐一笑:“不对吧,要是心里没鬼的话,你能跑?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真的是本能反应。”再次强调过后,胡三说,“去年五一假期,在省城被你逮住,你逼我承认认识赵六一事,硬说是我雇佣赵六去行刺的你。虽说我没做此事,但为了解除你的疑心,我说了自己那些天的行踪,讲了自己在乔丰年被打一案中充当中间人的事。当时我根本没意识到你这是声东击西,只想着洗掉自己雇凶杀人嫌疑,谁知反而说了你正想知道的事。
  很快,乔丰年被打一案中的四名直接凶手落网,先是二驴子、三牛子,没几天又是四狗子和五骆驼。根据五骆驼的供述,警方又顺藤摸瓜,抓住了真正的雇凶老板邹彬。就这么的,这个案子告破,我当时还庆幸跑掉了。不曾想,帮我雇佣二驴子等人的阿彪忽然给我打电话,说邹彬那方怀疑有人泄密,还说我和县公丨安丨局长是老乡。那时我才知道,你就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而不是我认为的玉赤县开发区主任。

  我当然矢口否认和你见过面,更不承认曾经透露过二驴子等人的藏身之所,但我却不敢在定野市待了,怕他们抓到我真正把柄而收拾我。于是,我离开河西省,到了外地,一直没敢回河西,更别说定野市范围了。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混,更难,有些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这次过年更是穷的可怜,这才大着胆子想到玉赤县找黄敬祖要钱,结果还没见到他,却先遇到了你。”
  日期:2017-06-1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