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的时候,问天楼主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的挺着脖子等死的仇力一眼,怪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说我们一百多年前,也同住一栋楼。看着那个面子上。这个人让我带走。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怎么样?我求一次人不容易,千万不要驳了我这个面子。”
  “没问题……”看到了这人出现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意更盛,同时他握着古剑的手指也紧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人就在这里,带着他走吧。这世上也就两个人值得我老人家卖个面子,一个是席应真,那个爸爸我真惹不起。另外一个就是楼主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仇力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问天楼主将这个人带走。
  “不归兄,你这样真的让我有些不好意思。”问天楼主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要走过去的意思,怪笑了一声之后。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的胆子有点小,而不归兄你手上的古剑杀气太重。这副皮囊是我在附近临时得的,靠他实在不敢紧接不归兄你。如果伤在你的手上,附近还没有可替换的皮囊。那就太难看了……”
  说到这里,问天楼主很是为难的跺了跺脚,随后继续冲着归不归说道:“不归兄,这样好不好?你把手里那柄剑扔过来,手里抓着点东西。我的胆子才能大一点。要不然的话,我真怕过去带仇力走的时候。你失手这柄剑自己劈过来,不管是伤着我还是伤着他都难看……”

  “好”归不归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干干脆脆的将手里的古剑对着问天楼主扔了过去。只是老家伙好像是失了手,古剑早早的落了地。如果这时候找人用尺子量一下,就会看到这柄古剑正在两个人中间。
  “老了。真是不中用了……”看着掉在二人中间的那柄古剑,归不归干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算是差不多了吧,你也不用担心这柄剑会自己劈过……”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仇力突然向着古剑落地的方向扑了过去。他身体作出动作的同时,远处的那柄古剑也跟着有了反应。“嗖!”的一声向着仇力的方向飞了过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仇力已经再次握住了自己的这柄古剑。随后仇力快走了几步,站在了刚才古剑落地的位置,对着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二人大声喊道:“个样好不好,梨门两格动手,碎硬了欧就跟蛰碎狗(这样好不好?你们两个动手,谁赢了我就跟着谁走)”

  “真是难看……”问天楼主看着仇力的样子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不是有事要问他,这么难看的人我不会让他继续干扰我的目力。不过现在……”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问天楼主的身体突然从原地消失。就在他消失的同时,对面的归不归脸上露出来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后这个老家伙的身体也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这两个人消失的同时,仇力已经感到大事不妙,当下他握着古剑回身就跑。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使用五行遁法,只求归不归和问天楼主先打起来。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才可能会逃出升天。
  不过和料想的不一样,仇力的身子跑出去不久。身子突然一僵,还保持在奔跑状态下的仇力身子横着就飞了出去。就在他摔出去的一刹那,问天楼主突然出现在仇力的身边。他伸出手来抓住了仇力的衣领,一声怪笑之后,带着仇力一起再次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笑声还没有停下,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嘭!”的一声,已经消失的两个人再次现出身形。不过这时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平衡,分别向着两个方向摔了出去。随后,归不归出现在了仇力倒地的位置。他从还处于僵直的仇力手上拿过了短剑,随后看着问天楼主倒地的位置,笑嘻嘻的说道:“这怎么话说的?老人家我本来还想送送你的,谁能想到撞到一起了。不过不是我老人家说你,你这次选的皮囊真是差了许多。也就是比上次的那一滩碎肉能强一点,那么多好皮囊都哪去了?还是说你看不起我老人家,好东西都去招呼大方师了,这样的次货才想到老人家我……”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论起术法来,不归兄你还在那位大方师之上。如果不是来不及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失礼。不过这个人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带走,不管使用何种手段……”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问天楼主已经向着归不归这边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脚下的野草便枯萎的一大片。与此同时,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变的好像死人的肤色一样,死灰死灰的不说,还散发出来一阵一阵的恶臭,归不归顶着风都能闻到。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就在问天楼主走了五六步的时候。归不归终于作出了反应,他一手握着古剑。另外一只手揪着仇力的衣领。拖着他慢慢的倒退,老家伙和问天楼主保持着一样的节奏。那个带着斗篷的男人进一步,他便拖着仇力倒退一步。
  这个过程中。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两个人都不说话。两个人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进一退之间,已经将要说的话都表达了出来。这个局面僵持了没有多久。归不归的背后几十丈远的地方出现了河水的拐点。按着这个方向不用多久,归不归和仇力两个人就要掉入水中。
  就在这个时候,问天楼主突然停住了脚步。盯着归不归说道:“不归兄。考虑好了吗?这条河是下游上万人的饮水。我不在意他们的死活,你也不在意吗?上万人一起毙命,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非兵祸死这么多的人还真是有些壮观。”
  “他们又不是老人家我的子嗣,干嘛要我老人家替他们操心?”归不归冲着问天楼主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就当他们的命不好吧,生死由命,谁知道这些人里面,有谁会投胎在帝王家的?皇帝受命于天,不过运气好的话也能争争诸侯王什么的。塞翁当年都说过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好,那样说来,下游的人命我们俩各占一半。”没等归不归说完,问天楼主已经开口打断了老家伙的话。这句话说完之后。继续向着归不归的方向走去。没有多久,归不归已经拖着仇力推倒了河边。感觉到河水打湿了自己的鞋之后,老家伙这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冲着跟着他停下脚步的问天楼主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开口说道:“老人家我受累问一下,你带着他走要干什么?他现在好像活鬼一样,半夜起来看见铜镜都能把自己吓晕过去。术法马马虎虎也就是那么回事,我老人家就不明白了,他身边就算有点爱人肉也烧没有了。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看得出来,问天楼主也不想把归不归逼得太紧。他礼貌性的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有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找了他一百多年。最近得到一点消息,那位朋友的下落你手上的仇力知道。只要说出来那位朋友的下落,我也不会难为他。”

  日期:2016-06-1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