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饶有兴趣的对那些鬼降阴魂看了半天之后,瞳瞳似乎觉得无聊了,这才拿起玉环,随意的一个挥舞,站在她身前的大片阴魂,瞬间就消失了。
  整个过程速度极快,估计除了我之外,根本没人能看清瞳瞳是把那些阴魂收走了。远处盘坐的雷洋脸色一喜,估计是以为瞳瞳对那些阴魂出手了,连忙又从那青铜魂鼎中召唤更多的阴魂出来,填补这些空白,继续指挥着阴魂给瞳瞳施压。
  我差点没笑出声来,看着样子,雷洋是想用阴魂的庞大数量来耗死瞳瞳,但瞳瞳只是用玉环来吸收阴魂而已,说句不好听的,他这举动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不管他有多少阴魂,瞳瞳绝对来者不拒,有多少收走多少。
  听说鬼降师需要长时间的积累阴魂才能提升境界,实力跟自己手中的阴魂数量完全成正比。
  我真的很担心,这一战之后,雷洋的实力还能维持在什么境界。
  接下来会场上的战斗变得很无聊,雷洋召唤阴魂的速度很快,可瞳瞳用玉环吸收阴魂的速度更快,仅仅几分钟之后,雷洋的速度就跟不上了,会场上的阴魂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消失。
  等最后会场上连一只阴魂都看不到的时候,雷洋的双手终于颤抖了起来,也不再召唤阴魂了,而是双眼呆滞的看着瞳瞳,整个人都似乎变得痴傻起来。
  瞳瞳倒也不着急,依然站在那里,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我刚才足足动用了万余阴魂,便是一个天师。也得皱几下眉头,可现在,短短十几分钟,万余阴魂全都消失了,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雷洋沉默半晌之后,终于崩溃了。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瞳瞳,疯狂的咆哮着。
  还不等瞳瞳和我有所回应,那雷洋似乎蓦然想到了什么,口中又喃喃道,“是了,不惧怕鬼降阴魂,肯定惧怕我的飞头降,你这贱婢,给我纳命来!”
  话音一落,他盘膝念诀,圆瞪着双眼的头颅猛地一下脱离身子,冲着瞳瞳就飞了过来。
  降头术比之瞳瞳的天阴体质,差距颇多,更别说此时雷洋本就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是瞳瞳的对手?
  瞳瞳双手一引,两道黑色丝线从指间涌出,朝着空中一挥。直接缠住了雷洋的头颅,还不等他挣扎,那两道黑线上涌出一缕黑色薄雾,直接将雷洋整个头颅都包裹了起来。

  几乎是一瞬间,雷洋头颅的口中发出一声惨嚎,然后七窍之中皆有黑色血液疯狂的奔涌而出。
  与此同时,雷洋那远在数米开外的无头身上也剧烈颤抖起来,浓黑色的血液从身体的无数毛孔中钻出来,很快浸透的周身衣物,朝着地上四处流淌。
  仅仅半分钟之后,半空中那雷洋的头颅就化成了一个漆黑骷髅的模样,跌落到地上再无动静。而远处的无头尸身,更是化成了一大摊腥臭浓黑的血水,身上数个瓷瓶以及那个青铜魂鼎,叮当一下落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看到雷洋这结局,我心里也是暗暗一惊,不过我明白,这并非是瞳瞳下手狠辣,而是因为降头术本身的局限。
  越是凶戾的降头术,凶险就越大,尤其是那飞头降,操纵脑袋离开身体,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刚才瞳瞳不过是用天阴之气隔绝了雷洋脑袋和身体的阴气牵连而已。并未直接下杀手,谁知雷洋就直接整个人化成了血水,呜呼而亡。
  这也是南洋邪术的通病,威力相较于温和道炁来说,还算巨大,可修行的风险也极大,就不说战斗之时,就是平时修行时,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忧。
  眼睁睁的看着雷洋死在了会场上,南洋道派的众人反倒是住口了,老半天都没人开口说话,所有人脸色都阴郁到了极点。
  尤其是今天刚刚宣布叛逃到南洋道派的谢成华和刘传德,这两人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我略一压抑,然后就明白过来,这两人叛逃南洋道派之后,身上的鬼降多半还没有被解开,而此时雷洋身死,这鬼降术,似乎已经无人可解了。
  当然。刚才瞳瞳就已经解过一次雷洋的鬼降,帮他两人再解一次也没什么难度,但可惜的是,叛逃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我让瞳瞳回到玉环之中,然后抬脚走下会场,回到了广东分会的众人之中。
  而那边南洋道派的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两个跟雷洋装束相仿的人走出来,收敛了雷洋的残尸和遗物,然后那个养鬼派的长老林仲走出来,面色低沉的跟我们商议今日休战,明日再战的事宜。

  从交流赛开始到现在,每一天都是我们广东分会主动提议休战,这还是南洋道派第一次主动申请休战。
  徐会长和陈叔和他们自然点头应允,南洋道派的人这才灰溜溜的从会场离开了。这一次,他们没有大声喧哗,没有出声嘲讽,到门口的时候,面对一群兴奋的香港记者,也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接受采访,而是用最快速度直接离开了。
  等南洋人消失之后,张坎文一下子跳到我跟前,伸手使劲儿在我肩膀上锤了一下,大声说道,“你小子好样的。一个识曜后期的降头师,就这么被你打败了!”
  他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雷洋可是识曜后期的降头师啊,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玄学界里估计要炸开锅。
  当然,我自己倒没什么自得,与其说是我战胜了雷洋,倒不如说是瞳瞳。而且这也是因为雷洋降头师的特殊身份,换成一个中原玄门的识曜后期风水师,我和瞳瞳加起来都不够人家一顿揍的。
  对自己有清醒认识的同时,我心里还有一丝隐忧。

  当初陆家的人废了我修行根基之后,看似恩怨已经完结,但此时,陆振阳若是听说了今天的事,会不会再对我动手?
  虽然有李老爷子的庇佑,但上一次陆家能把我的人生彻底毁掉,下一次就同样能做到。
  原本此次南下之时,我就想好了,以后一定要低调。起码在解决掉陆家的忧患之前,但不曾想,一次交流会,让我再度站到了风口浪尖。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后悔的,只能以后自己更加小心一点。
  不光是张坎文,陈叔和、徐会长,甚至广东分会的所有人,都走到我跟前,群情振奋的对我开口庆贺。所有人的悲愤都一扫而空。甚至纷纷畅想起来接下来的比赛。
  南洋道派的人俱都是识曜境界,但识曜后期的雷洋,几乎已经算是巅峰修为了,连他也被击败了,接下来。南洋道派还有什么人能与我一战?
  所有人心里都是这种想法,俨然忘记了早先的教训。只有我心里还有些惶恐,按照现在的局势来说,南洋道派的确没有能跟我抗衡的人,但怕就怕万一南洋道派出现一个修炼正统玄门术法的人。也不需要识曜后期,只要有识曜中期修为。到时候没有了瞳瞳的特殊压制,我一个点穴境界,加上瞳瞳刚刚到达识曜,境界还未稳定下来。几乎是必败的格局。
  不过这话我也没法跟别人说,只能自己暗暗警醒。
  日期:2016-07-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