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7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惜朝擦了擦眼眶,点了点头。
  本来还想问陆羽,到底是谁会对苏倾城下毒的,不过见自己师父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个压抑的火山,也就没敢问。
  再说了,就算他知道了,在此事上,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顾家再有钱,说穿了也只是个商贾世家。
  在许多事情上,都是有心无力。
  到了此刻,顾惜朝也不得不承认,陆羽是比他更适合做苏倾城丈夫的男人。
  因为许多陆羽可以帮苏倾城承受的东西,他顾惜朝是绝对做不到的。

  一路无言,到了长征医院。
  一行人直奔特护病房。
  门外围着一群医生护士,另外还有些熟人,基本都是苏家的人,以苏玲珑为首。
  “陆羽……”
  苏玲珑脸色也极为难看,见陆羽来了,上前叫了一声。

  “玲珑姐,叫大家都撤了吧,我是倾城的丈夫,既然我回来了,那我妻子如何,自然有我一人全力承担。”陆羽跟苏玲珑说道。
  陆羽不喜欢苏家的人。
  这个苏玲珑当然知道。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回头去跟苏家的人知会了一声。
  却有一个小年轻站了出来,走到陆羽面前,怒声道:“姓陆的,你凭什么赶我们走?倾城姐嫁给你的时候,可是好好的。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当的哪门子丈夫?倾城姐若是死了,我们苏家一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羽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脑海里有些印象。
  似乎是苏倾城的一个堂弟,叫苏远帆来着。能力还是有些的,正经常春藤名校毕业的海归,现在应该是在帮着苏玲珑打点家族产业吧,算是苏家第三代中少有的、有些能力和见识的非纨绔子弟。
  “远帆,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给你陆姐夫道歉?”

  苏玲珑怒声道。
  “道歉?玲珑姐,我凭什么跟他道歉?他就是没把倾城姐照顾好!”苏远帆眼红脖子粗,咄咄逼人模样。
  陆羽低着头,咬着牙,拳头握紧,然后又松开。
  “远帆,倾城毕竟是你表姐,她现在这个样子,你心里有怨气很正常。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你扯。”
  陆羽眯着眼看着苏远帆,“现在,我的妻子在特护病房,我连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要进去看看她,所以麻烦你把路让开,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押后再说。”
  “哟呵,姓陆的,你还挺冷静的啊。”苏远帆冷冷一笑,“我就不让你了,怎么的吧。”
  “去-你-妈-的!”
  陆羽没有说话,更没有动手。
  动手的是王玄策,这个五短身材、有着满口大黄牙的男人,如一条疯狗一样扑了上来,直接将身高足足有一米八的苏远帆撞飞了足足三米远。
  天知道战斗力只有五的王师兄,是怎么爆发出这么骇人力量的。
  苏远帆这种愣头青,压根就不认识王玄策,也不知道下九流状元爷在这个江湖上意味着什么,无端被王玄策揍了,自然得还回去。
  跟在后面的郭破虏和高长恭怕王玄策吃亏,连忙赶了上去,去发现压根就不用。
  王师兄生猛的一逼。
  冲上去拳打脚踢,直接就把苏远帆怼翻了。
  王师兄一边踢一边骂,“操-你-妈-的,给脸不要脸。没我家阿瞒,你们苏家人现在全都在****。你以为苏倾城现在这样我家阿瞒不难过?你们难过,再难过能有我家阿瞒难过能有我家阿瞒苦?给点颜料就想开染坊?阿瞒宽宏大量,以德报怨,老子可没他这么好的气量,再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灭你们苏家满门!”
  王师兄骂的越起劲,踢得就越用力,只把苏远帆踢得满脸是血,哀号不止。
  只踢得苏家人上下全都面面相觑,却硬是没一个敢上前拉架的。

  有两个护士见着了,本想着来制止,见王玄策满脸凶狠的样子,也是吓得呆在一边,大气儿不敢多喘一个。
  陆羽连忙将王玄策拉着。
  真让他这么踢下去,直接将苏远帆踢死了都有可能。
  王玄策见陆羽来拉他,也只得不踢了,就是一口粘稠的口水吐在苏远帆身上,骂骂咧咧道:“去-你-妈-的,今天算你这小赤佬运气好,下次再他妈嘴臭,老子削死你。”

  苏家一群人,悻悻然的走了,只有苏玲珑留了下来。
  递了一封信给陆羽。
  “陆羽,这是我在倾城衣兜里面发现的,应该是她昨天还没有昏迷的时候,偷偷写的,她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是一般的风寒感冒,所以留了这封信给你。”
  陆羽伸手接过,没有立刻打开,而是仔细折叠好,放进了衣兜里。

  “王师兄,麻烦你跟小郭、长恭了,帮我在门外看着,甭管是谁,别要进病房,我先去看看倾城,跟她好好说说话儿。”陆羽无比平静的说道。
  “阿瞒,这个你放心,有你师兄我在这里,没人敢来找茬,也没人敢欺负你。”王玄策点点头,郑重说道。
  陆羽拍了拍王玄策肩膀,自己独自进了病房。
  病床上,苏倾城在那里静静躺着,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外,跟睡着了没有什么两样。
  陆羽踮着脚尖,尽量没有发出声音,走到了苏倾城身边,坐了下来,就好像生怕惊扰了她的美梦一样。
  他拉着苏倾城的手,先帮她把了把脉,然后眉头忍不住皱在了一起。
  脉象微弱紊乱,微弱不应指如浮数之极,至数不清;脉在皮肤,如虾游水,时而跃然而去,须臾又来,伴有急促躁动之象。
  这是典型的无根之脉。
  只有必死之人,升级完全涣散,才会有这种脉象。

  而且无论胃脉肝脉还是肺脉,都杂乱无端到了极致,脉率无序,脉形散乱,如屋漏残滴。
  这意味着五脏六腑的阳气,都已经衰败不堪,神气也以涣散。
  除了还有心脉深处,还有浅浅一抹生气之外,其余全是死气。
  难怪中医会判断苏倾城已经死亡。
  即便是以中医的观点,也近乎可以认定有这种脉象的人,整个人已经有大半个身子进了鬼门关,药石无救。

  陆羽是苏倾城的丈夫,自己本身又是当时顶尖的医者,对于自己妻子的身体状况,当然不是一概不知。
  事实上,他很清楚苏倾城的身体。
  虽然看起来很柔弱,却因为保养极好,毫无不良生活习惯,而健康得很。
  五脏六腑都充满生机,精气神也极为圆满,绝对不是如林妹妹一般娇袭一身是病的病美人。
  也就是说,苏倾城的身体,虽然称不上强壮,却绝对是韧性十足的。

  绝不可能突然患什么绝症。
  也正是知道苏倾城身体底子其实极好,陆羽才放心她一个人在西部山区支教。
  距离两人上次相见,才过去两个月不到。
  到底是什么病,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将苏倾城的身体,摧残到这般惨淡模样?
  最疑惑处,是陆羽根本不能判断苏倾城的病灶在哪里。
  这是极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人体是一个有序运转的系统。

  日期:2016-11-1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