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之后,归不归慢悠悠的叹了口气,随后背着双手转回去溜溜达达的向着身后的蒿子林走去。等到老家伙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一个人影突然从河水里面冒了出来。这人的半个身子露出水面。手里面紧紧的握着一柄已经出鞘的古剑,眼睛盯着归不归刚才消失的位置,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应该庆幸没有追过来。”
  说话的这人身上脸上满是烧伤的疤痕,看着就像是一滩烂泥乎在身上一样。这样的伤势一般人早就死了几个来回了,也就是他能强忍着一口气活了几年。这个满是烧伤的人。正是几年前从吴王府逃离的仇力……
  这几年来,仇力每天都在忍受烧伤给他带来的巨大痛苦。本来他也认识几个有能力消除这伤痕的修士,不过在仇力看来,这一身的伤痕就是他的奇耻大辱。只要那些直接或者间接给他造成这样结果的人还活着,他这满身的伤痕就不能消除。
  只不过他现在的修为想要正面对付归不归、吴勉这样的人,还是痴人说梦一半。当下仇力凫水到了河对岸。也顾不得身上湿答答还在淌水得衣服,就这样一步一步得向前走去。反正归不归已经离去。等到他和吴勉再回来得时候,地面上得水迹也已经干透,还是没有一点痕迹给那二人留下来。
  再往前走个几十丈,就是一片高粱地。仇力认得这里的路,只要穿过了这片高粱地,就是当年战国时期燕国的官道。到时候也不怕留下什么痕迹了,抢一匹马跑上三四天就能到达他要去的地方。只要到了那里,他复仇大计的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不过眼看着仇力已经走了一半的时候,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头从他对面的高粱地里钻了出来。冲着目瞪口呆的仇力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小家伙,这几年不见,你怎么这个样子了?之前听说你被火烧了,想不到烧的这么厉害。老人家我怜悯你,给你换一身人皮如何?刚刚死在你手上的那几十个人,有喜欢的吗?那个随从总管的人皮不错,眉清目秀的,就他了……”

  自己亲眼见到这个老家伙回身走了,怎么又绕到了这里?当下仇力的心里一阵慌乱,他来不及细想,当下催动古剑自己离鞘,对着归不归飞了过去。古剑离鞘的同时,仇力自己也挥舞着剑鞘对着面前的老家伙打了下去。
  “原来你看重老人家我的这身皮囊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指在已经飞到眼前的古剑剑柄上弹了一下。一阵清脆声音响过的同时,飞剑受外力变向,剑身贴着归不归的身体飞了过去。就在人剑相交的刹那,老家伙闪电一般的握住了剑柄,随后轻描淡写的迎着已经冲到身前的仇力劈了下去。
  仇力没有想到归不归会抓住古剑,心里虽然拼命的催动古剑飞离老家伙的控制。不过他的古剑就好像长在了归不归手中一样,对着自己的脑袋劈了下来。当下仇力在惶恐之中,急急忙忙的使用手里的剑鞘迎上去,挡住了这一剑。
  好在古剑和剑鞘都是一块神铁打造出来的,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仇力虽然挡住了这一剑,但还是被一种巨大的冲击力打的全身上下都开始猛烈的哆嗦起来,握住剑鞘的那种手脱臼,他的小腿以下已经硬生生插进了地里,看着就好像种在地理面的庄稼一样。
  好在归不归一击之后,并不着急马上来第二下。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好容易才缓过来这口气的仇力,说道:“有什么要对我老人家说的吗?不着急,这口气喘匀了再说。”
  趁着归不归没有动手,仇力将自己的两条腿从地里面拔了出来。随后将剑鞘交到了另外一只手上,擦了擦嘴角的血沫之后。盯着归不归说道:“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你这话说反了吧?”归不归笑呵呵的看着仇力,将手里的古剑剑尖冲下,这才继续说道:“你刚才杀的几十条人命又怎么算?不是你挑事在先。老人家我也懒的搭理你。”
  “你说的是淮南王手下吗?”仇力这才知道这次的祸事根源在哪里。他本来只是路过燕哀侯地宫的山下,当初在淮南招贤馆的时候,仇力就见过那位随从总管和其中的几个随从。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那些人已经认不出来他了。
  远远的见到这样的一个人走过来,那些随从都是一脸的嫌弃。众人的表情加上当初仇力对淮南王府的恨意,让他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走到了车队近前之后,仇力也不说话,突然催动古剑对着这些随从痛下了杀手。如果知道归不归和吴勉就在山上的话,仇力绝对不会那么冲动…….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当下仇力起了拼死一搏的心思。反正也这样了,倒不如豁出去。拼出死去,或许还能拼出来一条生路。
  不过仇力和现在的的归不归实力相差的太过悬殊,老家伙好像老叟戏顽童一样,将仇力的术法一一化解。还在抽空用剑身对着仇力的脸颊来上那么一下。左右脸各自抽打了一下之后,仇力的嘴里基本上已经不剩几颗好牙了。
  这还是归不归存了戏耍的心,如果真想要仇力的命。那也只是眨眼间就能做成的事。
  “不打酿!”仇力自己突然大吼了一声,只是没有了门牙之后,再说什么都颠牙倒齿,体现不出来要说的气势。
  归不归将手背了过去,笑眯眯的看着仇力,说道:“好,老人家我听你的,说吧,你想怎么样?”
  仇力先将嘴里的碎牙连同鲜血都吐了出来,都吐干净了之后,才对着归不归说道:“再打虾困也木什么疑似了,给欧一格痛快!(再打下去也没什么。给我一个痛快!)”
  归不归掏了掏耳朵之后,对着仇力说道:“之前有人和我老人家说过,听别人的话不能用耳朵,要用心。小家伙,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就你刚才这两句话,不用心真的听不明白你要说什么。”
  看着仇力怒目圆睁的样子,归不归呵呵的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放心,现在没人要给你一个痛快。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老人家回去,先给你弄死的那几个人超度一下。然后老人家我还有事情要问......”
  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归不归本来还笑嘻嘻的表情突然没来由的怔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子慢悠悠的在原地转了一圈,重新转回来之后,对着空气说道:“让我猜猜你是谁--问天楼主,是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对面的河水水面上凭空的出现了一个人。这人带着一身白色的斗篷,挡着了脸上的面容。正是几年前最后一次在淮南王府露过面的问天楼主,这个喜欢带斗篷的人现身之后,先是冲着归不归拍了几下巴掌。随后说道:“倒是是归不归。这个距离能发现我的人,你是第二个。不过这也没什么难看的,第一个是你师尊徐福……”
  问天楼主现身之后,踩着河水慢慢的走到了岸边。刚刚过来的仇力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而这位问天楼主除了鞋底那一层之外,鞋梆连个水花都没有溅上。站到了归不归的对面之后。他继续说道:“本来想让你再出出气的,不过既然被不归兄你发现了。那我不出来就太失礼了……”
  日期:2016-06-1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