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话里嘲讽的意味很浓,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南洋道派众人齐齐哄笑出声,一个个附和着说。“是啊,你们中国人自大的很,这点小事还找我们做什么?”

  降头术跟蛊术一样,每个术法都有很强的独立性,很多时候。只有下降的降头师才知道降头的解法,其他人想解,除非实力高出下降的降头师许多才行。
  他们胡搅蛮缠的一番话,终于激怒了陈叔和,老爷子脸上涌出一阵潮红。不再提请求解降的事,反而后退一步,冷冷说道,“你们说的没错,中原玄门博大精深。解降之事,我们自行解决,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他这话刚以出口,一旁的徐会长就面色一变,小声凑到他身旁说道。“陈叔,这……似乎不妥吧?咱们这边根本没人通晓降头术,实力也不及那降头师……我知道这群南洋猴子可恨,但毕竟关乎成华兄的性命,你看……”
  他说完。那满脸凄惶的谢成华也凑了过来,一脸灰败的附和道,“是啊,陈叔,反正这一场也输了,不如就给南洋人陪个不是,让他们给我解降吧,剩下的事,咱们从长计议。”
  “糊涂!孬种!”陈叔和才刚刚平复下来脸上,转瞬又涌起一阵潮红。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这次交流赛输了,咱们还可以推说咱们广东一隅代表不了中原玄门,上报玄学会之后,征召人手再跟南洋道派较量一番,可这解降之事,他们已经把话说到了那种地步,我们若是低头,岂不是代表着我们承认中原玄门不及他们南洋道门了吗?这种事情,就是丢了性命。也不能开这个口!”
  老爷子一把年纪了,骨子里却还有悍勇之气,看事情也明白的多。可惜那谢成华却舍不得一条性命,凄惶的脸上涌出几分愤恨,看陈叔和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不光是他,就连周围的徐会长等人也大多不以为意,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们有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估计心里都嘀咕着,交流赛已经输了,低头不低头的,还有什么区别?
  他们的看法似乎没有错,匆匆休战之后,第四天的比赛上,代表内地出战的佛山分会会长刘传德,表现跟谢成华相差无几,同样是短短数分钟时间,同样是区区十数只阴魂,那鬼降师雷洋便再次下降成功,再胜一场。
  而这一次,广东分会这边的众人,甚至连愤恨都没有了,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麻木不已。
  不光是他们,就连我也满脸的阴郁,不是我失去了勇气,而是已经四天的时间了,瞳瞳依然还没有出现的迹象。
  单论实力,我有把握拼掉对方一个识曜中期境界的人。

  这不是我自大,而是我对南洋道派的术法有清晰的认识。道炁醇和,阴气尖锐,南洋道派只修阴气,表面上看似强大,但实际上根基不足,天然就有短板,哪怕是识曜后期的风水师,在功法克制的情况下,能发挥出识曜前期的水平就不错了。而很巧合的是,我目前所掌握的大威力术法中。金光神咒和纯阳神咒,都极为克制这种阴邪之法。
  至于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一来天资有限,二来他们也不会克制阴邪的纯阳术法,这才惨然落败。
  到目前为止,广东分会这边只剩下我一人,而南洋道派那边,加上这个尚未被击败的鬼降师,足足还有四人。
  对付一人我有把握,可连续对付四人……根本没有这个可能。而且那鬼降师还未被击败,接下来肯定会继续出场,面对他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天的交流赛结束之后。徐会长和陈叔和等人,再次把我们留下来,讨论此次交流赛之后,该如何向总部汇报,并请求总部征召人手,回头去找南洋人麻烦的事。

  当然,还有人说起了善后事宜,毕竟这次有媒体参与了进来,交流赛的结果不管以任何形式被报导出去,最后都会让广东分会的声名一败涂地。
  是的,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讨论善后事宜了,根本没人对我抱有希望。甚至我还听到有人感慨,说最初的时候不该大意,随意报名,要是我们深圳分会派出来的是徐会长,说不定还能拼一下这最后一场,拿一个保全面子的胜局。
  只有张坎文提议让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说说那鬼降师的法门,好让我有所准备。结果这俩人支吾半天,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反而不耐烦的说,反正也赢不了,何必做这些无用功?
  这话说的张坎文顿时大怒,张口就道,“你们两人打的两场比赛,都是几分钟内就中降告负,连消耗那鬼降师都没做到。若非如此,何至于一场取胜的希望都没有?”
  这两人脸色铁青,却讷讷说不出话来。张坎文说的是事实,而且他本身还是总会的理事,实力强横,他们不敢把张坎文怎么样,最后反倒是仇视的目光盯住了我。

  那个谢成华开口说道,“是这位周易兄弟招惹的南洋道派,现在被人找上门来,我等为了保他,力战不敌,莫非还有错了?”
  他找到了遮羞布,一旁的刘传德马上也出声附和起来。
  能正视失败的人不多,他们的话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会场上至少有一半的人开始低声抱怨,说这件事是我引来的无妄之灾。若不是我有错在先,得罪了南洋人,也不至于带来现在的后果。
  听到他们的话,我心里一片阴冷,就是同样的一群人,几天前还信誓旦旦的说着,不能让南洋人骑在我们头上,现在技不如人的时候,浑然忘了自己的豪言壮语,反而互相抱怨了起来。
  我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一把年纪的陈叔和看不下去了,他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瞪着谢成华等人,痛心疾首的说道,“输了交流赛,咱们不能再输了人!一开始的时候大伙都说是南洋道派欺负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是咱们的人有错在先?还嫌不够丢人吗?”
  说完,陈叔和怒气冲冲的直接转身离开了会场。
  原本接下来我们还要商议一下怎么给谢成华、刘传德解降的事,结果陈叔和这一走,其他很多人也跟着离开了,最后就留谢成华和刘传德两人,面面相觑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迷惘。
  降头这种东西我不算了解。但若是瞳瞳清醒过来的话,以她的天胎体质,对付这种同属阴性的鬼降术,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原本我还想告诉这俩人,但现在看来,似乎也没必要多此一举。我冲他们笑了笑,然后也跟着众人,直接离开了会场。
  回到酒店之后,我依然跟这几天一样,持续着自己的修炼。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自己还是认真准备着这一场战斗。
  只是在第二日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并且联系了一下王永军,让他安排王坤开车在深圳分会附近等着。
  做完这些准备之后,我才起身赶赴深圳分会,跟众人会合,来到交流赛的会场,正式开始这或许是最后一场的比赛。
  尽管局势很危急,但我的心思还算平静,可这平静持续了没多久,等南洋道派的人到达会场之后,我看到他们的人,瞬间心里就是一惊。
  不光是我,广东分会这边所有人脸色都是大变。呆愣的看着站在南洋道派众人中间的谢成华和刘传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