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4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似简单的举动。其中却蕴含着极强的气势,便是站在会场边缘的我,都感觉心里头一滞,仿佛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压到了身上,感觉无比的沉重。
  那修鬼显然也感觉到了。第一时间就把手里的八卦镜举了起来,与此同时,它身上的粘稠黑液也疯狂的朝着八卦镜上涌上去,试图抵挡张坎文这一击。
  一个简单的拍击,一个简单的抵挡。碰撞到一起时,却发出了惊天的一声巨响。
  随着巨响,会场中间甚至还翻腾起了一股气浪,把附近站立的几个修为低的风水师都掀翻到了地上。
  等这气浪平静下来之后,众人抬眼一看。张坎文口中喷血,萎顿的瘫坐在地上,原本拿在手里的那个笏板此时也丢在身边的地上。
  而修鬼那边,更是直接不见了踪影,地上只留下一滩黑水。还有一个已经明显碎裂开来的八卦镜。
  再看那个黑胖的养鬼派长老林仲,他此时比不张坎文强到哪里去,口鼻之中鲜血长流,虽然硬撑着没倒在地上,但显然也已经没了再战之力。
  这一战的结果终于出来了,修鬼魂飞魄散,张坎文和林仲双双受到重创,皆无再战之力,两人居然打出了一场平局。
  南洋道派那边的骄狂之色终于稍微收敛了一些,很快就派人过来跟徐会长他们做了商议。最后双方都确认了平均的结果,然后约定来日再进行第三战。
  等南阳道派的人全都离开之后,我们广东分会的人站在那里,每一个人开口说话。
  尽管张坎文的平局给我们挽回了一点尊严,让南洋道派没再像昨天那样肆意张狂,但每个广东分会的人都知道,张坎文已经是我们这边最强战力,连他也败下阵来,其他又有谁可以再跟南洋人争斗?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南洋那边除了林仲之外。也再无其他高手存在。
  但可惜的是,第二天上午,南洋道派第二个人才刚站出来出生挑战,徐会长和陈叔和等一众人全都阴沉了脸。
  我出声一问才知道,这个自称是降头师的南洋人,赫然是识曜后期的修为!

  而张坎文,也不过才是刚刚触碰到识曜后期的程度!
  如果说昨天张坎文失去战斗力之后,我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话,今天看到这个叫雷洋的识曜后期将头师后,所有人都已经绝望了。
  按照事先提供的名单,今天广东分会这边出场的是珠海分会的会长谢成华。
  跟徐会长一样,谢成华也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同样的,他的修为也不过识曜前期而已。

  等那个叫雷洋的将头师拿出一个玻璃瓶,祭出数只阴魂之后,谢成华还讷讷的站在我们身旁,犹豫着,似乎不敢上场。
  识曜境界内,相差一星,实力便有巨大差距,更别说前期和后期的差别了。面对这样一场必败的比赛,只要是个人,心里就难免踟躇,实在也怪不得谢成华的胆怯。
  最后还是陈叔和长叹口气,低沉说道。“成华,你还是上去吧,不要有输赢的负担,尽量保证自己不要受伤……不管怎么说,面子总还是要的。未战而逃,着实说不过去。”
  陈叔和说的简单,但从前两日的比赛中能看出来,这群南洋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子,面对这么大的实力差距,想保证自己不受伤,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谢成华脸色灰败,站在那里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喟然一叹,伸手一摆身上的长袍。抬脚往会场中央走了过去。
  广东分会的所有人都一脸沉默的看着他,心里不约而同的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等谢成华走上去之后,那名叫雷洋的降头师从身上拿出来一个水杯大小的玻璃瓶,伸手在空中摇晃几下,口中默念几段咒语,很快,会场中间一阵阴风飘起,十数个黑影出现在他面前。

  降头术传闻乃是苗疆巫蛊之道传至东南亚地区,与当地一些邪术结合而诞生的法术,在东南亚当地有极大的影响力,这些年甚至还传如内地一些沿海地区。
  从种类上看,降头术一般分为三种,分别是,药降、飞降和鬼降。
  从这雷洋的手法上来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他所修习的,应该是鬼降之术。
  降头术中的鬼降术表面看起来跟养鬼派的术法差别不大,但实际上,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养鬼派的风水师所养的小鬼,对他们来说。大约就相当于中原玄门之人的法器。
  对玄门的风水师来说,法器之中威力最大的,自然是自己的本命法器,养鬼派的风水师也是这样,几乎所有的养鬼派之人,都集中全力,饲养一只鬼,一身道术几乎都要通过这本名阴魂施展,一旦本名阴魂受损,风水师本身也会受创严重。就如昨日的林仲一般。

  而修习鬼降术的风水是则不是这样,他们善用拘魂术,搜集各种小儿阴魂,然后将这些阴魂聚集起来,念咒加持,随身携带。等到战斗时,鬼降师就会将这些阴魂一股脑儿的使出来,对人下降。
  简单来说,养鬼派是养一只鬼,而鬼降术则是养一群鬼。
  这雷洋身为识曜后期的降头师,身上绝对不会只有这十几只阴魂。估计在他看来。只需要这十几只鬼就能解决掉谢成华了吧。
  这倒是一件好事,鬼降师下降之时,召唤阴魂的数量跟降头术的威力呈正比,谢成华毕竟也是识曜境界的风水师,面对这十几只阴魂,全身而退应该无虞。
  可事实却出乎我的预料,谢成华似乎胆气已经完全没有了,面对这区区十数只阴魂,他直接把自己的本命法器拿了出来,接引道炁之后。那长剑模样的法器上,一道道炁长虹出现,随着他的动作,横扫会场中央,看起来气势唬人。
  可实际上,这显然是谢成华色厉内荏的表现,一番疯狂之后,仅仅灭掉了那鬼降师的两三只阴魂,自己的道炁倒是消耗了一大半。
  等他气喘吁吁的停住动作之后,那鬼降师双手一引,口中又是一段艰涩咒语念出,那十数只阴魂疯狂奔涌上来,扑到了谢成华的身上,转而消失不见。
  降头术脱身于巫蛊之术,蛊师对中蛊之人的性命有绝对控制权。同样的,降头师也能操纵中降之人的性命。
  谢成华中降之后,一脸惨白的站在那里,满脸的凄惶,而南洋道派那边的众人。一起哈哈笑了起来,指着谢成华一阵冷嘲热讽。
  广东分会这边的人也是一脸凄惶,不管怎么说,谢成华也是珠海分会的一会之长,此时中了降头。小命捏在那鬼降师手中,这可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陈叔和站了出来,满脸愤怒却不得不低头对那鬼降师求情道,“交流赛重在交流,这一场我们认输。不知道友是否能解了这降头术?”
  那鬼降师却是冷冷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我们降头师只擅长下降,却不擅长解降……不过听说你们中原玄门之术博大精深,想必一个小小的鬼降术,难不倒你们,何必舍近求远的来找我解降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