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4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道昨天林仲从香炉里甩出来的黑色液体是什么,但至少能确定,修鬼的这种变化似乎是不可逆的。这也意味着,今天张坎文一开始,就要面对更大的压力。
  祭出修鬼之后。那林仲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张坎文却显然憋着一口气,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手里的一把巨大铜钱丢了出去,然后手中结印,口中念诀,一开始就发挥出了所有的能量!
  而那五枚铜钱抛出去之后,随着他口中的法诀,在空中排成了一朵梅花状,直接朝着那修鬼的周身五大穴窍钉了下去。
  修鬼虽是阴物。但命魂却与人类无疑,这周身的穴窍一旦被钉上,魂魄瞬间就会消散。
  人若是魂魄消散,还能剩下肉体残存,可这阴物魂魄消散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自然再无战斗力。而身为养鬼派长老的林仲,一身功力都在这修鬼身上,修鬼若是魂飞魄散,战斗力直接消失一大半,到时候张坎文即便战斗力残存不多,想赢他也是手到擒来。
  可就在这时候,那修鬼毫无畏惧,再度张开了自己的大嘴,惨白的一口牙齿,悍然迎着张坎文的五枚铜钱咬了过去。

  广东分会这边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昨天陈叔和的法器就是被修鬼生生咬碎了,难道今天张坎文要重蹈覆辙?
  在所有人紧张的目光中,张坎文稍一犹豫,然后手中一引,带着那五枚铜钱蓦然后退,避开了修鬼这一击。
  我心里悄然一叹,一个简单的避让,对输赢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张坎文终究是忌惮这修鬼的一口牙,弱了几分气势。
  张坎文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羞恼,双手速率更快,结出一道我从未见过的手印。
  这手印结成之后,指缝中像是闪烁着一道银色电芒,随着他蓦然一指,这银芒霎那间电射到早先那五枚铜钱上。铜钱随之泛出银光,在空中再度摆出一个梅花状之后,身影闪烁几下,居然消失不见了。
  硕大的几个铜钱自然不会凭空消失,之所以消失不见。肯定是其中另有玄机。
  那林仲面色大变,伸手拿出香炉,似要继续做法,但一切都来不及了,等那梅花状的五枚银色铜钱再次出现之时。赫然已经钉在了那修鬼的身上。
  随着一声凄厉尖叫,修鬼丝毫动弹不得,身体也从浓黑粘稠逐渐变淡,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消散。
  此时林仲才刚把那香炉拿出来,他看着修鬼被铜钱钉住,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也不说话,再度将那种黑色粉末丢进香炉内,疯狂的往修鬼身上甩过去。
  这一次,小小香炉中涌出的黑色液体更多了。几乎在空中连成了一条黑线,等那香炉中的液体全部甩出来之后,修鬼的身体再度凝实起来。
  不光是头部,此时修鬼全身上下都几乎变成了那种浓黑粘稠的模样,甚至手指脚趾上都有螺旋卷曲的长指甲生长出来。

  光从表面上就能看出来,这修鬼的实力再次得到了提升,但庆幸的是,在那修鬼的疯狂挣扎之下,张坎文的五枚铜钱依然牢牢的钉在它身上,并未有丝毫的松动。
  周身五大穴窍被钉住,除非这修鬼瞬间提升到天师境界,成为鬼仙阴灵,否则的话,它依然还要受制于张坎文。
  我心里松了口气,此时还是张坎文的赢面大一些,而且瞧那林仲的模样,显然香炉之内已经没有了那种可以提升修鬼实力的黑色液体。
  事实也的确如此,张坎文表情也轻松了一些,口中再度念出一道法诀,等这段法诀念完之后。那铜钱中最上方的一枚,银光蓦然暴涨,几乎变成一个脸盆大小的银色光团,将修鬼自脖颈到额头的一大片区域完全笼罩进去。透过银光,依稀还能看到修鬼长大了嘴巴,使劲儿在那片银光上撕咬,但银光本是虚物,它又怎能咬的中?

  一段法诀念完之后,张坎文很快就又开始念第二段法诀,随之另一枚铜钱上的银光也开始暴涨。
  局势已经很明朗,只要张坎文把这五段法诀全都念出来,等五枚铜钱将修鬼完全笼罩时,便可以炼化这修鬼,同时取得这一场的胜利。
  不愧是此次交流赛我们广东分会实力最强的张坎文,甫一上场,就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接下来只要他能再比掉一个人,我们就能把先前的劣势给扳回来。
  可就在我们所有人脸色都轻松下来的时候,那林仲却又有了动作,他从身上拿出来了一件法器模样的八卦镜。
  我一愣。以为他要放弃修鬼,自己亲自上阵。这就有些可笑了,南洋道派若说起养鬼这种阴邪手段,可能确实比中原玄门强一些,可要论道炁法器这些正统的东西,那还是一句话,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饶是此时张坎文还得分心对付修鬼,林仲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一点我十分确信。

  可接下来的事实再度出乎我的预料。林仲拿出八卦镜之后,并没有亲自赤膊上阵,反倒是把这八卦镜朝着修鬼丢了过去。
  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过来,这八卦镜模样的东西,根本不是法器,而是修鬼的魂器!
  早先那个被我杀掉的量开雄操纵阴魂时,便有魂器使用,这林仲的实力更高,怎么可能没有魂器?
  而且他选择这个时候把魂器祭出来,怕是有对付张坎文那五枚铜钱的把握。
  这一次我终于猜对了,那修鬼艰难的抬起手接住八卦镜之后,身上的浓黑粘稠液体,一下子涌到了八卦镜上面,把原本清亮的镜面镜身全部包裹起来,然后猛的一下。朝着自己身上的银色圆盘拍了下去。
  几乎是一瞬间,那银色圆盘就被完全遮掩住了,然后修鬼的动作不停,立刻又将八卦镜拿了起来,但铜钱的银色光晕却没有再次出现。而且被湮没在那种粘稠黑液之中。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张坎文脸色蓦然一变,我就知道情况不对了。
  接下来修鬼的举动也证实了这一点,它早先动作还有些不灵便,但此时似乎一下子轻快起来。手里的八卦镜根本不做停歇,很快就又把另外几枚铜钱全部拍上去一遍,等做完这一切后,张坎文的五枚铜钱全都消失了踪迹。
  我用道炁感应了一下,那粘稠黑液似乎对道炁有极好的隔绝作用。虽然只是隔着薄薄的一层,但我却根本感应不到铜钱的踪迹。

  不光是我感应不到,我转头看了一眼张坎文,从他的表情上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他也感应不到了自己法器的踪迹。
  此时根本不用别人提醒,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张坎文遭遇了麻烦。
  唯一幸运的是,那五枚铜钱并非是张坎文的本命法器,所以他并未像陈叔和那样身受重伤,反而再度从身上拿出来一个笏板模样的法器。
  笏板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拿在手上记事的东西。形状一般都是长条形,材质常见的有玉器和象牙等。这种形状的法器很是少见。
  这一次,张坎文没有结手印,也没有念法诀,就是那么轻描淡写的往下面一拍。
  日期:2016-07-1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