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4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坎文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出口,只是点点头,保证自己明天一定小心。
  接下来众人又一起分析了对付那修鬼的方法,只是说到最后,也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一群人郁郁寡欢的散会,各自回家不提。
  回到宾馆之后,我也顾不上休息,直接把瞳瞳叫了出来。
  此时我体内九窍道炁都已经稳定下来,而且因为实力刚刚经过一段时间的飞升,短时间内想再有进境几乎不可能,所以,当初我一定要求亲自出战的依仗,根本就不是自身的实力,而是压在了瞳瞳的身上。
  瞳瞳是天胎。但凡阴物之类,瞳瞳同阶之内向来都无任何敌手,甚至当初她耗尽自身的天阴之力,身在鬼帅境界,就把鬼王级别的井鬼给搞定了。

  早在当初刚逃出尸阴宗的时候,瞳瞳已经告诉过我,这段时间她正处在进阶鬼王的关键时刻,让我不要找她,但现在情况太过危急,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到她身上了。
  无奈的是,我叫了瞳瞳好几遍,玉环之中根本没有任何动静,脑海中也没有瞳瞳的任何反应。
  我泄了一口气,瞳瞳现在应该还在进阶的过程中,至于什么时候能结束,到时候是成功进阶还是进阶失败,一切都是未知数。
  盘膝坐在那里,思索良久之后,我还是静静坐下来。继续开始修炼体内道炁了。
  在首场落败之后,这场交流赛的困难程度陡然提高了几个等级,与之同时,重要程度也提升了很多。
  早先没人考虑过失败的问题,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放到了所有人的面前。到时候五场比赛下来,一旦失败,不能说中原玄门从此就被南洋道派压一头,但消息传出之后,广东分会这边估计会被全国玄学界的人鄙夷唾弃,甚至会让广东分会从此一蹶不振。
  而之于我来说,这不光关乎荣誉,更关乎我自身的安危。
  虽说当初梁天心说过不追究这件事,可这些香港人一旦把我带走,十有八九我根本见不到梁天心就被他们给料理了。
  几乎是一瞬间。形势就严峻到近乎压抑的程度,我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尽量提升实力,到时候拼命一战。
  当然,即便最后落败。广东分会是否真的会把我交出去还不一定,而且即便他们同意把我交出去,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哪怕是灰溜溜的逃跑,我也绝不会拿自己性命冒险。
  只是有选择的情况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这种最屈辱的方式苟活性命。
  一夜苦修,第二日一早,我再次呼叫瞳瞳,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好自己吃了早饭,一路赶到了深圳分会。
  按照早先拟定的名单,今天出战的是张文非的师兄,张坎文。

  这次交流赛,张坎文可谓是我们这边最大的依仗,他有近乎识曜后期的修为,别说早我们广东分会,就是在全国玄学界,他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再加上他们客家人的历史传承一直绵延不绝,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说起他来,我们倒是有些庆幸,他是总会的理事,按理来说,已经不算是广东分会的人了,这次交流赛的时候。原本众人都不同意让他代表梅州分会的,说那样的话,事后南洋道派的人落败之后,万一得知这个消息,说不定就会以此为借口,不承认自己的失败,最后还是张坎文撒泼耍赖,硬生生要到了这次机会。
  谁也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过去,张坎文竟然成了整个广东分会最后的希望。
  众人会合之后,我意外发现陈叔和今天居然也来了,他整个人精神还有些不振,甫一见面,就给我们所有人低头道歉说,昨天是他自己太过自满,这才导致了第一场落败。
  说这话的时候,陈叔和一脸的悔恨表情绝非作伪,再没有早先倚老卖老的模样。
  看着他白发苍苍的模样,我心里也一阵黯然,这场交流赛不仅仅是个人荣誉。更是关乎民族荣耀,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即便是陈叔和这样的威望,尚且承担不住这种结果,若是换做是我呢?
  更何况,这件事深究起来,还是因我而起,到时候若是落败,怕是我在整个广东分会,乃至整个玄学界,都要坏了名头。
  若是最后我被这些南洋人带走弄死倒也还罢了,可惜我绝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最后多半要自己逃跑,到时候一个“民族罪人”之类的称号怕是跑不了了。

  我苦笑一声,摇摇脑袋把这念头甩到了一边。如此境地,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想再多也是虚妄。
  徐会长和张坎文他们都过去劝慰了陈叔和半天,然后张坎文还表态说,今天他一定要取胜。为陈老爷子报仇。
  陈叔和倒是不在意报仇的事情,只是不断给张坎文分析着昨天他面对那修鬼之时的感受,试图让张坎文提前做好功课,到时候增加几分胜算。
  白发苍苍的陈老爷子,在落败受伤之后。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在让人无法再指责什么。
  民族荣誉这种东西是铭记在所有人血脉中的,现在的年轻人或许接触的东西多了,觉得这些东西似乎无足轻重起来,但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或许是比自己性命更加重要的。
  看着他,我心里忽然有些羞愧,但抿了抿嘴唇之后,我的心思还是没有任何动摇。
  好一番交代之后,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陈叔和不得不停住嘴,提前一步告辞离开了。昨天落败之后,他能做到这一步已是不易,却是不能再苛求他去面对那些讨厌的南洋人。
  此时南洋道派的人也已经到达了深圳分会。惯例一般的在外面停留许久,所有人都接受采访,一点都不避讳的扬言今天要继续连胜的步伐。
  我们站在一旁听的憋屈,索性提前进了会场,静静等着他们的到来。
  一直到半小时之后,这些人才终于来到会场,又是那个黑胖子林仲,第一个走出来,说要自己继续打第二场。

  这是昨天就已经知道的结果,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意外和愤怒,张坎文直接站出来,二话不说,拱手之后,就拿出自己的法器,直接动手了。
  张坎文的法器让我有几分眼熟。乃是一把共计五枚铜钱。
  每一个铜钱的个头都很大,远比现实中那些从古时流传下来的铜钱大得多,而且铜钱上面还萦绕着一种玉色光芒,看起来略显诡异。
  铜钱这种东西,在玄学界不算稀少。不过用处最广泛的不是制作法器,而是用于占卜一道,就像当初胖子卜测天机之时,用的就是三枚铜钱。而用作法器的也不是没有,就像当初杨仕龙那把铜钱所铸的剑。不过像张坎文这种。弄个拳头大小的铜钱当法器的,着实还是少见。
  而林仲那边,以不变应万变,还是拿出昨天见过的那个小香炉,口中念出几句艰涩法诀,里面的黑灰之气流出,那修鬼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我们众人面前。

  但跟昨天不同的是,这修鬼不像昨天刚出现时候那样颜色黯淡,而是周身凝实,尤其头部更是粘稠发黑。嘴里那咬碎了陈叔和本命法器的惨白牙齿赫然还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