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勇马上起身,握住了楚玉良的手,显得很是激动,“大叔,当年您为了给受伤的常文老师采药,不幸从悬崖倒下来,致使头部受伤出*血,昏迷不醒。在医院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恢复记忆、身体复原又用了两年多时间,现在看您走路还不太利索。您老是见义勇为、舍己为人的大英雄,不但我尊敬您,全乡人民都爱戴您。
  您身体有伤病,大娘身体又不好,但就是这种情况下,您还是毅然让两个儿子为党和政府做贡献,为国去尽忠。您的长子,也就是楚党组,不远千里,去守护几十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您的次子又为繁荣地方经济做着贡献。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您坚决支持他们选择了前者,当然他们为国尽忠也即是在尽孝,是一种大孝。就冲您和家人做的这些,我们对您的照顾远远不够,太微不足道了。”
  看着陆勇感动的泪光盈盈的样子,听着陆勇的“肺腑之言”,楚天齐感觉很怪,很不习惯。
  平时楚天齐在和家里通话的时候,也听父母说起过陆勇对家里的关照,政府的一些照顾政策从来没少过楚家的。他当时对陆勇很是感激,感激这位党校同学的照顾,想着这次回来要专程去拜访对方,表示自己的谢意。
  结果对方先一步登门,带了众多礼物,而且不等自己表示感谢,已奉上了一堆奉承的话,把父亲脚的残疾,竟然说成是救人致残后遗症。今天陆勇一进门,就称呼楚天齐“楚党组”,让楚天齐一时不好称呼。无论称呼对方老同学或是陆乡长,似乎都不合适。尤其有些话意思到就行了,如果说的这么直白,又升华到这样一个高度,就太假了。反正楚天齐是这么认为。
  就在陆勇向楚玉良大肆奉承的时候,郝晓燕也拿完了东西,留在屋子里。
  楚天齐刚想喊“郝姐”,就被郝晓燕一句“楚党组”给噎了回去。接下来说话,郝晓燕也对楚天齐恭敬有加,言必称“楚党组”。当年的大姐、同事不见了,郝晓燕已经活脱脱的成了一个下属状态。

  陆、郝二人在为楚家人送上一箩筐拜年话后,便告辞了。离去的时候,楚天齐给陆、郝及那名小伙子回送了礼物。陆勇只象征性从整条香烟中取了一盒,郝晓燕和那名小伙子则什么都没收下。
  看着离去的轿车,楚天齐不禁很是无语。
  陆、郝二人今天的表现,在好多官场人的身上是常态,但那二人,一个是同学、室友,一个是老大姐、好同事,本应是很亲近的关系。结果却被陆、郝二人给弄成了下属对上级,而且自己和他二人根本没有任何上下级隶属。
  今天他们说是“拜年”,但这拜年味根本不对。他们说是政府照顾老人,可比自己家困难、可怜的人多的是,好像并没有享受到应得的政策,更别说乡领导上门拜年了。自己昨天回来,他们今早就上门,这分明就是做给自己看嘛!短短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两人称呼的“楚党组”,比在定野市一年中听到的都多。现在楚天齐反而体谅柳大年了,乡领导都这样,一个村干部如此称呼就更好理解了。

  陆勇、郝晓燕走后不久,常海和常文就来了。常海倒没有像陆勇、柳大年那样称呼“楚党组”,依然还叫“楚乡长”,但却拘束了好多。相比之下,常文倒很自然,而且还和父亲楚玉良下了盘象棋。寒喧了半个多小时,留下带来的礼物,常海、常文也走了。相比乡领导说的“日常用品”,他们的礼物更是直接用的,有胡麻油,有干菜等。
  临近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拜年人,让楚天齐没想到。这个人就是曾经的同事,也是给楚天齐没少使绊子的王文祥,当然在后来也被楚天齐“感召”的服帖了好多。但楚天齐觉得也就是和对方没了多少敌意,远没到登门拜年的份。
  没想到是没想到,见了对方当然不能慢待,何况还是对方上门。相比前面几位,王文祥倒是在客气拜年的前提下,并没那么多华丽的奉承之语,也没有常海的那份拘束,显得很是自然。
  王文祥还称呼楚天齐为“主任”,在询问楚天齐情况后,也简单讲了自己的近况。现在王文祥已经调离县开发区,到了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做局长。虽然这个局长权利不大,但毕竟是正科实职,是单位一把手,也算是升职了。

  在既将离开楚家的时候,王文祥向楚天齐表示了感谢。感谢楚天齐在开发区时对他的监督,也感谢楚天齐的宽宏大量,才让他没有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才有了今日一局之长的职位。
  面对王文祥的感谢,楚天齐不置可否,只是微笑回应。但他明白,王文祥说的基本是心里话,否则今天也不会上门的。他自嘲的想:自己还这么有人格魅力。
  下午两点多,要文武来了,这个在楚天齐意料之中,而且要文武已经提前联系过好几次了。和要文武一同来的,是二狗子,两人乘坐的汽车也是二狗子的,两人专门给楚天齐父母带来了礼品。
  要文武和二狗子随便的多,要文武对楚天齐还是保持着应有的下属对上级的尊重,不过更多的像是一个同事老大哥。二狗子还是一副小弟的样子,既尊敬,也真诚。
  从两人的话中,楚天齐听的出,要文武现在工作还可以,冯俊飞既限制他,但却也不得不用他。二狗子在单位干的不错,已经换了一个股做股长,而且还享受了副科级待遇。
  也是从要文武的口中,楚天齐知道了黄敬祖、王晓英的近况。知道黄敬祖还是担任年初的副县长,而王晓英这个乡丨党丨委书记却当的很是滋润。同样,开发区其他人的一些情况,楚天齐也知道了。
  在聊天过程中,楚天齐还专门问了二狗子大伯的情况,就是原开发区安全员苟大军。知道苟大军现在已经办了退休手续,还找了一个后老伴。在为这个老人高兴的同时,楚天齐委托二狗子把一对健身钢球送给苟大军,这对钢球是受曲刚送自己父亲钢球的启示,而在火车上特意买的。
  要文武、二狗子婉拒了楚天齐“吃晚饭”的提议,在将近下午四点的时候走了,并嘱咐年后到县城一聚。

  客人一走,楚家人的晚饭也开始了,冬天一直吃两顿饭。
  腊月二十八这一天又算过去了,楚天齐一天当中几乎没干其它事,干的全是接待工作,接待上门来的形形色*色拜年人。
  腊月二十九,昔日的同事、朋友、下属没有再来拜年。姐姐楚礼娟一家三口却来了,来一起过春节。
  一年没见,妞妞又长高了好多。进门看到楚天齐,便一下子扑到身上,小*脸在大舅脸上蹭着,埋怨大舅不回来看妞妞,说着说着,已经是满眼泪花了。

  被小外甥女这么闹腾着,楚天齐心中很温暖,一个劲儿的向小丫头陪不是。只到楚天齐拿出专门给外甥女的新书包,妞妞才破涕为笑。这要感谢雷鹏了,这个书包是在雷鹏为楚天齐购置的年货中。
  楚礼娟和刘栓柱一进屋,就开始和母亲张罗晚上的年夜饭。楚礼瑞则开始贴对联,挂灯笼,楚玉良和妞妞给楚礼瑞扶梯子、递对联、拿浆糊等,楚家进入了真正“过年”倒计时节奏。
  日期:2017-06-11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