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3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着恭贺他了两句,这家伙却是满脸苦笑,抱怨着说,“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进境比你快。想这次见面嘲笑你几句,谁知道这一见面,你的修为我依然看不透……说说,你现在什么境界,几窍了?”
  这问题就有些尴尬了,我嘿嘿一笑,也不敢把自己九窍的修为说出去,只是模糊的说比他的修为高一点。
  毕竟才半年时间,天赋再高也总得有时间来修行,张文非倒是不疑有他,点点头,幽怨的说,“高一点也是高啊,压你一头的梦想,我估计这辈子是实现不了了……”
  这时候张文非的大师兄张坎文却是忽然出现了,挤到我俩身边,笑嘻嘻的跟我说好久不见。
  我吓了一跳,张坎文不是总会的理事吗,怎么忽然跑这里来了,我一问才知道,这家伙是听说了南洋道派挑战广东分会的事情,特意从总会请假跑了回来。
  我一阵汗颜,问张文非说,“你是总会的理事。也不算咱们广东分会的人了吧?”
  张坎文却是一声冷哼,“我是从梅州分会出去的,怎么不算了?回头你跟徐林说说,安排出战名额的时候,我们梅州分会必须占一个。那些蛮子道门里头,我们客家人的败类可不少,光这次来的,至少就有两个。不管怎么说,不能让这些数典忘祖的蛮子回头站在咱们的头上。”
  他话音刚落,张文非也立刻开口跟着说,“是啊,我们客家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忠于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即便那些远在异国他乡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也一样,可南洋这些跳梁小丑,还有香港那些什么养鬼派,连自己祖宗是谁都忘了。当然,也不光是我们客家人,咱们广东几乎所有有实力的分会,全都来人了,这一次,一定让南洋道派那群小丑们好好清醒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玄学。”

  我点点头,即便是在玄学界,民族大义问题也都有一个共识。那些南洋人,这次怕真要碰个钉子,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寒暄一阵之后,当初一起去过玄学总会的其他人也都纷纷过来跟我打招呼。这一批人,因为在吸收真龙脉时得到了我的帮忙,现在天赋最差的一个,也成功进阶到了点穴一窍境界,听起来似乎不怎么样,但自古以来,多少风水师在点穴境界蹉跎一生,而我们,这才过了区区半年时间而已。
  这一批年轻人,几乎可以确定,将来一定会称为广东玄学分会历史上最惊艳的一代。
  聊了许久之后,徐会长苦笑着过来,劝我们赶紧到自己的席位上坐下,说马上要开始讨论明天出战的事情了。
  我们过去坐定之后,徐会长大概跟我们讲了一下情况。说是跟南洋道派那边已经商议好,这次比斗一共分为五场,两边人各自决定出战顺序,不过要在赛前公布出来,以免出现作弊情况。
  规则很简单,就是一人一场,最后统计哪边赢得多,赌注还是跟先前说的一样,我们赢,养鬼派不再追究我杀梁开雄的事,若是他们赢,则要把我主动交出去给他们处置。不过这一次。南洋道派还又加了个条件,他们赢的话,还要送给我们几本道法书籍,包括养鬼派的豢养小鬼之法、泰国古曼童炼制之术等。
  这可不是什么礼尚往来,而是要赤裸裸的嘲讽中原道门不如南洋道派,所以才把他们的基础功法送给我们,意思是让我们拜入他们门下学习。
  徐会长把这件事说出来之后,台下众人登时就气炸了,广州分会的一个白须老者站起来,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小徐,你跟那些南洋人再通知下,这次规则咱们要改一下,除了一对一的比斗,还得再加个条件,就是赢了的人,可以选择是否继续跟对方下一个人比斗。老夫到时候第一个出战,要把这群南洋猴子,从头到尾教训一遍!”
  这白须老者,名字叫做陈叔和,是广州分会的会长,从悲愤上看,是跟总会李老爷子他们一个辈分的,比徐会长高一辈,所以才会如此称呼。

  他话音刚落,周遭一众人等,全都挑起了大拇指,纷纷出声赞道,“陈老好样的,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有陈老出马,看来咱们这次是白来了,那群南洋猴子,陈老一个人就能搞定!”
  “陈老,咱俩商量下,你打四个,最后一个交给我如何?大老远跑一趟,好歹也让我们开个荤呐!”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说着,陈老脸上的愤恨也略微消散了下,开口笑道,“大伙儿莫要怪老夫抢这个机会,实在是这群南洋猴子太过可恨。不亲手料理了他们,老夫怕是以后吃饭的胃口都要受影响。”
  他这一说,下面立刻又有人附和道,“那陈老你可要小心了,那群南洋猴子一贯爱说大话,十分不要脸。就算料理了他们,您老估计也得恶心的几天都没胃口。”
  这俏皮话说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纷纷又说起了南洋人以前说大话的事情,边说边笑,最后还是徐会长又维持了秩序,叫着我们一起商议出战名额的归属。

  所有人都想要这个名额,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靠各自分会的综合实力来决定归属,这样才选出来了五个分会。
  分别是我们深圳分会、广州分会、梅州分会、珠海分会和佛山分会。
  确定分会之后,出战的人选也很容易就定了下来。因为南洋那边全都是识曜境界,所以几个分会出战的几乎都是各自的会长,只有梅州分会是张坎文,深圳分会是我。
  四个识曜境界出战自然没有争议,只有我这个点穴境界的人惹起了不小的争议,但一来徐会长同意了,二来有了陈叔和的提议,所以人都觉得,他第一个出战,就能把南洋那边所有人都胖揍一顿,即便体力不支失手一个,也有张坎文他们顶上去,只要把我排在最后,并不会影响到大局。所有人这才终于同意了这个方案。
  我心里却是有些不喜,说实话我对自己也还是极有信心的,毕竟当初跟井鬼、后来跟燕南天的阳神等都交过手,对付比我高一层的敌人我已经有了不少经验,再加上我实力也提升了许多,对付一个识曜境界的人应该不难。可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把我排到最后,那多半就没什么机会动手了。
  可惜的是,我的抗议并没有用,陈叔和等辈分高的人三言两语就把这个顺序决定了,然后也不听我的意见,直接就交给徐会长,说这是最终方案。
  在中国,黄老之术自古就是正统,玄学界自然也避不开这个规律。
  最后我也只好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心里很是郁闷,估计到最后我也捞不到什么出场的机会。
  散会之后,张文非和许书刑等人叫着我准备出去找个地方聚一下,我们才刚从玄学会出来,意外遇到外面几个记者堵了过来,操着一口粤语,问我们怎么看待这次“玄学交流赛”。
  我们几个人齐齐傻眼,最后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那些香港人和南洋道派的人,都给各自地区的媒体通报了这件事,并将这次比斗称之为南洋与中国大陆的“玄学交流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